悶雷太晚、
雨季太晚,
南風與北鋒交會的時節太晚。

驟雨還來不及打穿白桐花落為春雪;
泥水卻折彎了累累金褐的稻穗。

在一個有著燦燦陽光的正午,
你從溼潤的林下拾起一顆熟黃的梅,
它豐美而飽滿,些微地滲出黏膩晚春的氣味。

而你,是要拋向空中讓它的汁液融在大地的羊水孕出新生;
還是要將它封藏時間的瓶裡等待只為發酵成微醺一瞬的夢?

全站熱搜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