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小心翼翼、不發出一點聲響的上樓轉角;僅僅只是分秒之間沒有留神的眼光匆匆一瞥,2006擦身下樓、2007迎面而上。

  2006的最後一個月,是在許多紛紛擾擾的簇擁推擠中渡過的,不管是工作上的負擔、還是人際朋友之間的雜事,只覺得我整個人是一大團紊亂的雜線,忙裡忙外理不清頭緒來,這片小小園地,就荒蕪了。

  2006年的最後一天,我去參加一對學長姐的喜宴。這一個學長是我大學時期同鄉會的學長,也是我的恩人,他的人生大事我是不可不去祝賀的,因此原本排定的跨年計畫只好取消了,回到我的老家屏東。

  事前我也不知道有誰也會去,只知道我要幫我的好友櫻鐙代為祝賀,因此到了現場,當下我是毫無準備的。看到這麼多闊別多年的朋友,有好幾十人呢!我有點嚇了一跳。這些朋友都是好久好久了,大多是大學時期的,或是國中時的朋友,甚至坐在我旁邊的老友很閒,是我在幼稚園時就已經認識的,已經22年了。

  突然之間我有一種時空交錯的疏離感,在酒酣耳熱與南台灣溫暖的冬日空氣之間,五、六年前的日子像是發生在昨天一樣。每個人看起來都沒有改變、或僅僅只模樣胖了點、或瘦了點,但在我的眼中,他們還是五年前一模一樣。

  喜宴結束之後,獨自騎在回家的路上。途中會經過一個很大片很大片的甘蔗園,屏東的夜晚一向只有一點點星光,田間的氣味有冬季雜糧枝葉之間的豆香,混雜著幾絲乳牛的糞便氣味和乾燥的牧草芬芳,二十年來一直不曾改變。晚上的喜宴,像是夢境一樣幾年過去了也沒有什麼位移的痕跡。

  雖然我知道那只是我的認知,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偏見,人是不可能不會改變的啊!因為時空的錯隔,總是用過去的回憶來描繪眼前的這一個人。但這又何彷?年復一年的101煙火看起來不就都差不多?

  看著網路上101的煙火影片,我會以為是去年的資料畫面?一直到昨天看到擺在桌面上的月曆還是2007的封面,我才想說應該要撕開了,在沙沙的紙張摩擦聲中露出1月的字樣。嗯,新的一年來了!

全站熱搜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