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清真寺裡面的掃地工人



  在台灣計算一周的日子有幾種方法,除了周一、星期一之外還有一種說法是「禮拜一」。據說這源自四百年前的荷蘭時期,當時的荷蘭人為了便於讓信教的西拉雅人知道「Sunday」這一天是要作「禮拜」的,所以就訂這一天是「禮拜日」,其他日子就直接用禮拜一到禮拜六排列,而不是像日本用原意「月曜日」的方式來命名。

  源自亞西的一神信仰的幾種宗教,在每周都要有一天是要「作禮拜」的,但他們的「禮拜日」卻都不一樣。最原始的猶太教訂在星期六;基督教、天主教則是星期日;而伊斯蘭教呢,則是訂定在星期五。

  因為星期五在伊斯蘭教裡是做禮拜的日子,在古代伊朗大一點的城市都會有一座舉辦「星期五禮拜儀式」的主要清真寺。伊斯法罕伊瑪目廣場北方,就還有一座規模也很大的星期五清真寺。


舊城區的木屋很有伊朗特色



  從伊瑪目廣場穿過帝國市集,就是伊斯法罕的舊城區,星期五清真寺就在舊城區裡面。我的Lonely Planet上形容伊瑪目廣場到星期五清真寺這一段路,步行其中可以充分體驗「伊斯法罕乃世界之半」的歷史風情。

  我自己走過之後,那的確是非常有趣,但並非我原本想像中的沿路上都是恢宏富麗的巨大建築物。完全相反的,在狹窄如迷宮般的街道裡,沿途都是小小的舊木屋、灰撲撲的泥磚牆、古老的寺院、鬧哄哄的市集……這是在德黑蘭、設拉子都找不到的亞西情調。


舊市區裡奔跑的小朋友



  雖然我手上有地圖,但是要逃離帝國大市集並不是容易的事情。市集裡的巷道有時是石頭尖拱走廊,走幾步路又變成一般街道了,彎彎曲曲的巷弄有很多小販或工房,鑽行其中很是很有趣。

  走了一陣子之後,商店逐漸減少,我覺得我好像走入一般的住宅區內。路上有一些小孩子在泥土牆之間玩耍追逐,然後我又跟蹤著一位毛拉(神職人員),我想要偷拍他,我按了幾下快門,換得幾張模糊的照片,但他的背後似乎長著眼睛似的,腳步輕快的一下子就消失在蜿蜒的巷弄裡……這裡的伊斯法罕完全不像個一百五十萬人口的大都會,倒是比較像座落在沙漠中的古老小鎮…..


舊市區裡蜿蜒的巷弄街道

這樣看真很像沙漠裡的荒涼小城



  這段路上,還有幾個景點,其中我進去的有阿倫瓦勒之墓Mausoleum of Harun Vilayet、阿里清真寺磚塔Minaret of the Mosque of Ali、Masjd Hakim Tomb等地方。

  這些寺院規模不大,沒甚麼人在裡面,而且也不用收門票,但需要捐獻一些金錢,我現在只剩約等值於30美元的伊朗里爾和15歐元的現鈔,就快要山窮水盡,也不能捐太多。


 

左:阿倫瓦勒之墓清真寺 右:阿里清真寺高聳的磚塔



  看著手上的Lonely Planet,在老城區中似乎還有幾個有趣的地方,但是我對著地圖一直並不能找到全部的景點…走著走著實在是熱得發昏,很多我就放棄了。我覺得拜訪伊朗最好的季節應該還是秋天,據說秋天的伊朗公園與行道樹會充滿金色的落葉,相當詩情畫意…夏天實在是有夠熱的!


星期五清真寺的入口,看起來沒有很大耶



  穿越過了灰濛濛的舊城區,我終於找到星期五清真寺Jamé Mosque of Isfahan, مسجد جامع اصفهان。這座清真寺,是目前伊斯法罕最古老的清真寺,最早在八世紀就開廟了,現在的樣子當然是歷代王朝增建修築而成的。

  在伊瑪目廣場上的伊瑪目清真寺建好之前,這座清真寺一直是伊斯法罕舉辦星期五禮拜的主要寺院。等到伊瑪目清真寺建好之後,星期五禮拜則就移到那裡去舉辦了。不過星期五之名依舊是保留了下來,成了大家稱呼他的名字。

  這座清真寺也是伊斯法罕的第二大清真寺,至少我從舊市區低矮的天際線之間還是能望見黃沙色的巨大圓頂。不過他的入口還真是出乎意料的…有點小…一時之間還以為走錯了…


遼闊的中庭,以及其中的水池



  進去入口,穿越長廊之後視線豁然開朗,我走入了廣闊的中庭。中庭Sahn, صحن是伊斯蘭宗教建築一種重要的特徵,中央還會有一個水池howz。伊瑪目清真寺雖然規模宏大,但我去的時候剛結束星期五的祈禱會,中庭裡布滿鷹架棚子,實在無法好好的欣賞。現在到了星期五清真寺,總算是開闊多了。

  從中庭這裡可以看清楚伊朗的四伊萬清真寺,伊萬門ايوان是具伊朗風格的方形大門,三面為牆、一面有開放的伊斯蘭尖拱,頭上則是切半的圓頂。在規模很大的清真寺裡,會有四座伊萬門圍繞著方形的中庭,所以稱作四伊萬清真寺。


星期五清真寺質樸的內部空間



  目前的星期五清真寺,只有在圍繞著中庭部分有貼上藍色花紋的磁磚,其他部分包含圓頂都維持著原本黃沙色的原來面貌。雖然沒那麼華麗,但我倒是更喜歡這種古樸的感覺。

  裡面的空間也是一樣的,裡面的柱子、拱廊、圓頂等,都是由磚塊或是灰泥所建成的,而且沒有塗上油漆或貼上磁磚。我進去其中一個空間時,剛好遇到工人正在掃地,漫漫灰塵飛揚整著空間,但是天窗上斜射進來的陽光正好照在這一群工人上…在這樣樸質古老的空間裡,有一種時空凝滯的恍惚。


 

左:用磚砌成相當精巧的尖拱結構 右:漂亮的石造米哈拉布聖龕

星期五清真寺南面的伊萬門,有兩根拜塔



  跟人潮洶湧的伊瑪目清真寺相比,星期五清真寺真是安靜多了,我在裡面隨意慢走,待了好久。時當盛夏正午,伊斯法罕正曝曬在45度C熱辣辣的陽光下,我很清閒的躲在清真寺裡乘涼。不知為何,就算外頭再怎麼熱,清真寺裡總是相當涼爽。

  有一個年輕爸爸,帶著他的小孩來這裡玩水,享受夏日天倫之樂…還有一群女學生,似乎是在做校外教學,應該是來伊斯法罕參觀的吧…我躲在拱廊下,倚靠著拱柱…就快要睡著…眼睛半張半閉之間…有一個小朋友跑過來,跟我說這裡不能睡覺,霎時間我突然想到這樣也許有些冒犯,我對著他笑了笑,趕快起身,裝作若無其事的四處拍照……


在中庭池邊玩水的小朋友



  離開星期五清真寺後,我直接走大馬路回去,結果一下子就回到旅館了,我在迷宮般的老城區繞繞繞繞這麼久,實際上只有一小段距離…在旅館中庭,我又遇見了約漢拿,他和他的一位來自柏林的德國同鄉正在那邊聊天。約漢拿要去烏茲別克與中亞,那位老兄則是從中亞來要轉向阿拉伯,約漢拿正在向他請教。我看到他們,也加入的話局,加上一位後來又湊過來的波蘭人…嘖嘖又是一場沒完沒了的嘴砲大戰…

  再次走出旅館後,好像下午了,沿著察哈爾巴克大道,我決定去查揚德羅河畔看,去看日落餘暉下的三十三拱橋。


伊斯法罕兩座名橋之一的哈鳩橋



  伊斯法罕有兩座有名的橋梁,有著獨特的造型聞名於世,說真的世界上造型特別的石橋也不算太多,伊斯法罕就占了兩座。

  我前一天中午先去看的是哈鳩橋Khaju Bridge, پل خواجو。這座橋一樣是建於薩菲王朝時代,有四百多年的歷史。這座橋梁其實也是一座水壩,被伊斯法罕人稱作是「賦予生命之河」的查揚德羅河,原本不太寬的河面流到這裡,變成了一座寬廣的小湖。古代伊朗人就利用這個水壩,來供給孕育薩座菲帝國的王都,開出了「世界之半」伊斯法罕這樣美麗的文明花朵。


近看哈鳩橋



  哈鳩橋有兩層,下層的部分有二十三個橋拱,橋的兩端各有一個堡壘建築,中間還有一個八角亭。

  兩端堡壘的部分現在一部分是作為文藝中心之類的地方,在推展伊斯法罕的文化觀光,這不禁讓我聯想到現在台灣最夯的文創產業…結果伊朗也在玩這一套 呢…裡面有一個漂亮的伊朗姊姊,很熱心的跟我介紹一些伊斯法罕的事物,也是有跟我推銷他們的DVD啦…但我沒有買就是了…

  她實在非常美麗,應該是我這幾天看到最美的伊朗人,臨走前我問她能不能對著她拍一張照片,她揮揮手、臉一沉就不跟我說話了…伊朗的女生真的非常漂亮,但又很抗拒拍照…對於我們而言真是很可惜,這樣對她們來說這是甘之如飴的信仰,還是被迫壓抑的無奈呢?


哈鳩橋下玩水的伊朗人



  哈鳩橋的橋上是人行步道,橋下則是小朋友的玩水樂園。橋樑下方水壩的部分河水很淺,很多人在那邊嬉戲著,伊斯法罕雖是個大都會,但是流經市中心的河水依然是很乾淨的,雖然類似的夢想很難達到,但我還是希望台灣各大都市裡的河川也能有乾淨的一天。


伊斯法罕兩座名橋之二的三十三拱橋(真的有33個橋拱喔)



  三十三拱橋Si-o-se Pol, سی وسه پل,是另一座更有名的橋樑。老實說,我剛到卡鳩橋時還以為那就是三十三拱橋,但是數來數去只有二十三個拱,我還以為是改建了呢,真的很笨。後來跟其他背包客聊這件事才發現是我弄錯了…只好再去查揚德羅河一次,去看一看真正的三十三拱橋。


三十三拱橋全景



  我在Lonely Planet的創辦人托尼惠勒的書中,有看到他提到了伊斯法罕與三十三拱橋,其中他對於三十三拱橋河畔的咖啡座的描述,真是讓我悠然神往。

  我到達三十三拱橋的時間是傍晚,正是宜人的時候,在那邊喝咖啡想必非常舒服…但是我走近一看,一杯竟要50000伊朗里爾,大概是5美元…天啊只剩30美元的我只好默默離開…就這樣算了…


三十三拱橋下硬是要叫我拍照的伊朗人



  這座拱橋也是行人徒步橋,沒有汽車干擾,非常舒服。橋頭兩側都是綠帶公園,黃昏時分擠滿了來這裡乘涼、欣賞日落的伊朗人。沿著河流,我想找個可以拍整座橋33個橋拱的地方,結果越走越遠…

  走了好一段路,才找到可以完整讓三十三個橋拱完整入鏡的地方。我按了幾下快門,拍了幾張照片…

  當我拍完照,有兩個伊朗男人叫住我,雖然他們不太會說英語,但我從手勢中也知道他們叫我拍照。要拍就拍,反正記憶卡容量這麼大…當我喀擦拍完照之後,他們也湊過頭來看看照片,看完他們就走了…我還以為他們會叫我寄照片給他們咧…

  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想起了昨天那個不讓我拍照還對我臭臉的漂亮姊姊,我蹲在河邊,望著夕陽照耀著查揚德羅河水…不知怎麼的,我想起了街頭上隨處可見的柯尼梅肖像、想起了標籤上寫著”Beer”的果汁汽水……

  『真是莫名其妙!』我站起來,對著地上的一顆石頭,隨便踢到奔流不息的河水裡……



  更多伊斯法罕的照片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