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11Jun-00.JPG

  到花蓮念書的人往往在畢業之後會變成兩種人。第一種人是從此視花蓮為此生永不再見的地方,離開之後就老死不相往來。

  但第二種人則是完全相反,那遼闊的天空與土地會深刻的烙進了心頭,從此花蓮成為心中永恆的故鄉。午夜夢迴之際,眼前總會浮現的是那一道高聳的山脈與遼闊的海;季風再強吹得再怎麼遠,即使漂流到地球的彼端,那一條思念的線將會牢牢植入縱谷泥土地的深處……花蓮啊花蓮,是多麼美麗鄉愁、是多麼糾結的牽掛。


  而我們山社這一群,無疑的是第二種人。我們從不說「去」花蓮,一定是說「回」花蓮的。而每年的畢業季節,總是會像鮭魚返鄉一樣,在鳳凰花烈焰如火與阿勃勒黃金雨落之際,回到我們深愛的縱谷平原。

  而這一次再回花蓮,我是跟學弟兔子一起行動的(本文有許多照片是他拍的,這是他的天空相簿)。我們計畫從北宜公路進入蘭陽平原,接著走蘇花公路回到花東縱谷裡的志學。


TH11Jun-01.jpg

  久仰北宜公路的大名,趁這一次來走一下。北宜公路是真的很危險,我們才剛離開烏來進入山區,馬上就有嚴重車禍在我們眼前發生!這讓我們更加的小心謹慎了起來。

  狹窄的公路到了坪林豁然開朗,我們只在7-11前休息停留,然後就上路了!


TH11Jun-01A.JPG

  台北的天氣很糟,但是越過雪山山脈的稜線之後,天色就較為明亮了。跟兔子討論了一下,我們決定去礁溪泡泡腳。從朋友口中得知礁溪有一座可以泡腳的溫泉公園,就讓我前去探究一下。

  原來這溫泉公園在礁溪遊客中心裡,用木頭搭起支架,然後再用水泥及石頭砌成一座座的溫泉池,設計的還頗不錯哩。

  泡了一陣子快睡著了,我們決定趕緊離開溫泉鄉,往羅東夜市邁進。


TH11Jun-02.JPG

TH11Jun-03.jpg


  由於地緣的關係,學生時代常去宜蘭爬山,每次我們都是選擇羅東夜市當成是下山慶功大吃大喝的地方,這裡有許多我們學生時代美好的回憶。

  所幸羅東夜市的變動幅度不大,現在的樣子還是跟以前差不多,記憶裡的畫面依舊保持著原樣。這次是中午來,店家幾乎都還沒開。於是我們去吃的是我經過N遍但從來沒吃過的羊肉湯。因為每次經過都好多人,我又不喜歡排隊,導致羅東夜市去了好多次,但有名的攤子卻沒吃過幾攤。


TH11Jun-04.jpg

TH11Jun-05.jpg

  而這羊肉湯還真不錯,不愧是人氣名產。吃飽喝足了之後我們離開羅東,繼續往南邁進。

  到了蘇澳之後,兔子提議去看一下冷泉好了。反正都泡了礁溪溫泉,再來個蘇澳冷泉平衡一下似乎不錯。結果到了門口發現一個人要200元,真是要命。我們原本只打算泡個腳15分鐘就要閃人了,才不要花這個錢勒!


TH11Jun-06.jpg


  蘇澳之後,就是大名鼎鼎蘇花公路的起點了!我去花蓮總是搭火車,無緣見是蘇花公路的恐怖。一直到了前年,因為大學朋友結婚在花蓮宴客,我們幾個老同學約一約開車赴宴,順遊花蓮是也。

  那一次我真是見識到蘇花公路的噁心、變態與恐怖了。一路上我暈得要命,臉色蒼白,好幾次都快吐了。最後到了花蓮時我早已剩半條命,回程我原本想放棄搭火車,但因買不到票而作罷,再接受一次同樣的酷刑。


TH11Jun-07.jpg

  結果回程就好多了。我想這一次應該會好一些。蘇澳上山之後,在路邊會看到一個觀景台。這觀景台還有一個名字叫「昭安觀景台」,路過時看到覺得視野一定會很讚,我跟兔子決定停車去看看。

  上去之後,哇!還真是棒耶!整個南方澳盡收眼底,海灣、沙灘、岩岬半島都好清楚。這是藍藍的太平洋,也是我們心之所嚮、日夜思念的東方之海。


TH11Jun-11.jpg

TH11Jun-12.jpg

  這海真的很美,我們也在這裡停留了很久,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這個觀景台。

  接下來,則是無止盡的漫漫長路了。原本想說要在粉鳥林、東澳或南澳停留的,但是一整個太Free,覺得好像會摸到天黑,為了避免在蘇花走夜路,我們決定就此直衝花蓮。


TH11Jun-13.jpg

  衝了好一陣子,終於到了和平溪畔。和平溪又稱大濁水溪,是花蓮與宜蘭的交界,越過和平溪,花蓮就到了。

  到了和平之後,就是我們都非常熟悉的路段了。於是我提議去和平溪出海口看一下。每次經過和平溪,看到那煙囪、看到那海都很想下去看一下。於是我們離開了原本的道路,沿著河堤去看看和平溪。

  和平溪的出海口彷彿一片荒漠,有著綿延成片軟軟的沙質爛泥。一不小心踩進去就真的是「陷入泥沼」了!幾番嘗試之後發現真的到不了最終的出海口,只能望著不太遠的前方,想像著滔滔溪水如泥漿翻騰的大濁水,將山上礦場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帶入深邃的太平洋。


TH11Jun-15.jpg

  我想,和平溪應該是全台灣最僻遠的出海口之一。除了最後的出海口,整條和平溪沿線都沒有人類居住地,但卻佈滿無情的水泥礦場,日以繼夜對著山脈開腸破肚,然後將這些砂石運送到各地,建立起一座又一座的水泥叢林。

  但是和平溪是花蓮縣界,代表著花蓮土地的開始,愛烏及屋的心態下,不僅是應該要可憎的水泥廠,連帶哪一座巨大的煙囪看來也覺得順眼可親了起來。


TH11Jun-14a.jpg TH11Jun-14b.jpg

  公路過了和平,就是和仁。和仁是我們常常去海泳的地方,有時興致來了,就帶著帳篷去和仁海灘過夜,晚上數著海面上星星,更深的夜裡就地躺在礫石灘上,枕著北迴鐵路上火車疾駛進入山洞後轟隆轟隆的震波裡入眠。

  然後我們搶在日出之前起床,目睹那金色的奇蹟越昇,從世界上最遼闊的大海。太陽一曬就熱了,於是我們縱身跳入深深的太平洋,與浮在海面上曬太陽的水母共游,且被螫的一身是傷。據說在五月,曼波魚巡遊至花蓮的季節,在和仁海域常常能與巨大而溫和的曼波魚共游,只是我從來沒能遇過。但我知道海面上有水母,而更深的海域則有無數的大魚。每每我看見那些碩大的黑影,在我底下的海水深處快速的巡游著,我總會幻想會不會就突然衝上來,然後把我撞得受傷,甚只讓我從此葬身魚腹……

  但是事實上從來沒有。


TH11Jun-16.jpg

  和仁之後就是清水了。

  一提到清水,身體就忍不住微微的震顫。對花蓮來說,清水代表著所有平原的最盡頭。在花蓮,甚至遙遠如縱谷中段瑞穗的舞鶴台地,只要空氣夠清楚,站在高處都看得清水。清水啊清水,奇萊之外清水是另一位從亙古以來鎮守花蓮的神祇,千年萬年之前默默的守護這美麗的土地。


TH11Jun-17.jpg

  而清水之於我,還有另外一個更深的回憶:清水大山東面的每一條溪溝都有我的足跡。第一次接觸到溯溪的那一年的夏天,我狂熱而縱橫整個花蓮的夏天,我去了花蓮溪的每一條支流,也拜訪了清水山系每一條溪溝:大清水、小清水、石公、沙卡噹與立霧,這些公路旁不起眼的小小山谷,每每轉進去之後,我都能親眼見到藏著令人驚嘆的大山的秘密。

  所以每次坐火車當我經過清水斷崖下方的隧道,在短短幾秒露出天光又旋即進入下一個山洞的瞬間,我都會非常激動,因為每一個短短的幾秒在隧道之間透出陽光的山澗啊,都是源流自清水大山的溪水,那一年夏天,我跟著迷了般總是瘋了似的三不五時往清水跑,對我而言,清水有一種難以名狀、類似戀人仰慕般的那種魔力。


TH11Jun-20.jpg

  在日落前,我們終於回到志學。若是以前我住在這裡的時候,我還真難想像看到校門口會如此激動。從這道門進去再從這道門出來的時光裡,我在我的青春塗上了花蓮炙熱的艷陽、海岸山脈吹來的季風、中央山脈捎來的雲雨、太平洋浩瀚無垠的天空、與橫跨了整座縱谷的彩虹。

  而當我們到了志學時,也很巧的遇到了夾子跟阿噗。於是我們一起回去學校,並且在校門口拍了這張照片。


TH11Jun-21.JPG

  也沒有事先約定,好像自然而然就會碰到一樣,我們去了操場,去看看新建的岩場,看著這樣壯觀的岩牆、星羅棋布的岩點,真為學弟妹們感到高興,也覺得有一些微微的妒羨呢!

  不過我沒有去攀岩,年初受傷之後很多事不能作,只能望巴巴的看著他們再岩點之間跳躍飛舞著。在之後,就是愉快的晚餐時間囉…來了十多個人…整家店都快要被我們掀翻啦!但是我覺得這裡的店家很幸運,吵歸吵,但這才是學生間的活力氣息!

TH11Jun-22.jpg

  晚餐之後我們跑去壽豐的山區夜探,去看青蛙與蛇。這群人裡面阿欽與夾子都是夜探高手,很會在一片黑漆漆的樹林夜裡,找到小小的目標。

  但這一天是太陽高照的好天氣,還真不容易找到蛇蛙,這要在下雨過後才容易找到的。但無論如何,我們還是看到了幾隻赤尾、一些莫氏樹蛙、還有倏忽而過來不及拍照的雨傘節,而像那些傳說中的百步與鎖鍊蛇,則是只能在夢中了。


TH11Jun-24.jpg

TH11Jun-23.jpg

  晚上我跟兔子去阿欽家借宿。阿欽家在鯉魚潭干城那一帶,原本要成為民宿但沒有成為民宿的一棟夢幻建築。住在這樣的城堡裡,每天開門迎面而來的就是從木瓜山與百葉山之間吹過來的山風,這樣的生活,夫復何求啊!!

TH11Jun-29.jpg


  11' 初夏,追尋記憶裡的花蓮,待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