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Y0768.JPG

從Oliver Garden 俯瞰 Kabak 海灣




早上11點天氣炎熱,搭上了費提葉開往Kabak的小巴,小路在山崖上彎來彎去,很像我們的蘇花;眼下湛藍的地中海則讓我想到太平洋。



到了Kabak之後剛好看到一個背著大背,穿著登山鞋的傢伙,我猜想八九不離十應該是要去健行的,一問之下果然是要去利西亞之路的,而且路線完全跟我一樣,要從卡巴克走到奧瓦哲克。既然目標相同,簡單問候之後我們決定一起同行了.....

這傢伙看起來有點年紀,一問之下已經37歲了,他叫Thomas,是個住在布魯塞爾的比利時人,他在是一家廣告公司市調主管,我則簡單介紹我自己,是個來自台灣的工程師.......

從巴士終點往下,大約只要5分鐘,來到一家民宿「橄欖樹花園」,LP有提到這一家,問了一下價格,60TL(約1200NTD),我原本以為是兩人價,因此覺得還OK,但想不到付錢時才知道是一人價格,是我聽錯囉.....但是已經騎虎難下,也只好硬著頭皮住下去了......
(但是事後證明這是個正確的決定,我在哪裡遇見一群相當棒的人,他們讓我燃起我的熱情,並且讓我描繪出我未來理想的生活與生命的目標)

我跟Thomas快速的安頓下來,決定先往Kabak海灘走去,時值正午,氣溫約45度,地中海的陽光熱辣得嚇人,先在海灘躲一下,等到下午陽光和緩一些之後再開始行走。

Kabak是LP推薦的一處靜謐的海灘,遠離人聲鼎沸的費提葉、卡亞與死海,位在公路的最終點,地中海翡翠般的海水輕柔的拍打小小的潔白的沙灘,沒有遮陽傘,沒有躺椅,只有十多個人在海灘上。

我跟Thomas走到沙灘的最南邊,那邊剛好有一個簡陋樹枝搭成的棚架可以休息,簡短的討論之後,我們決定三點半在開始走,畢竟陽光實在是太強烈了....休息一陣子後,Thomas就跑去玩水了,我則是繼續坐在沙灘上發呆,不久之後,有三個男生走來,我招了手示意他們可以來這邊坐,定神一看,原來是剛剛在巴士上,坐在我身旁的三個土耳其人,由於我這個東亞臉實在是太好認,他們倒是早早就認出我來了....

簡單的聊了一下彼此,原來他們是伊斯坦堡人,但是在安卡拉念書,其中一個剛剛畢業,是個流體力學的工程師,另外兩個人即將畢業,聊到了關於我的事情,我說我來自台灣,在旅程中,只要提到我的故鄉台灣,我一定得花時間解釋台灣與泰國的不同,但他們倒是馬上了解,並且告訴我台灣就是Formosa,Acer與ASUS來自台灣,並且有曾經世界第一高的台北101...這真是不簡單,這可是我旅行到現在,第一次遇到真的了解台灣的土耳其當地人

聊了一下,Thomas從海裡回來了,也加入我們的話題,土耳其大學生一問到Thomas來自比利時,竟然直接就問起比利時現時的南北之爭,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直接,我也很想問Thomas這個問題,但畢竟跟他剛認識還不太熟,感覺不太禮貌。

Thomas倒是也很坦然,直接了當的表明這是政客操弄權利,玩弄人民情感的手段,那些人只是想在歐盟爭得一席之地(歐盟首都在布魯塞爾),讓自己的權力更加龐大而已,他也說道,雖然他說法語(這時我就問他所以你來自南部囉?他說是的),但他也會說流利的英語,英語對他的工作反而是更重要的,哪一種語言並不會影響他(註1)

話題回到我身上,他們都了解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但他們想知道台灣人的意見,我不知道他們的政治立場偏左或偏右,於是用很委婉的方式講道,台灣是個小國,只能在大國的狹縫中求生存,台灣人並不能決定自己的未來,決定權在與美國與中國的身上,我們並不能知道十年、二十年的世界會如何,如果中國未來強大,台灣遲早會變成中國的一省,若是美國持續強大,那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話鋒一轉,回到土耳其人身上,我問他對於滿街都是凱摩爾的看法,土耳其大學生也是很坦然,他說他其實不喜歡這樣,這樣非常威權,但是凱摩爾的意象對於土耳其的世俗化有著重要的力量,雖然在PKK之間有著某些程度的矛盾,但土耳其持續的世俗化有利於歐洲甚至整個中東....

舌劍小試一番之後,我們都知道彼此的底子:土耳其人與比利時人知道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台灣人與土耳其人都知道比利時弗拉芒與瓦隆的關係;台灣人與比利時人都了解土耳其人入歐盟、世俗化、與PKK的問題。於是嘛....一場嘴砲大戰,竟然就在靜謐的地中海卡巴克海灘展開

這場嘴砲真是無所不談,從台灣的最高峰可以扯到馬里亞納海溝,從中國北京上海的現代化可以扯到鄂圖曼、利西亞人甚至希臘城邦(比較可惜的是忘記扯一下賽普勒斯問題),最後談到信仰,更激烈的戰火開始了.....

首先是問我台灣的多神信仰是怎麼樣的形態,我努力解釋台灣民間信仰是一種有別於世界所有信仰的獨特信仰,但是土耳其人一直想問我對於一神信仰的看法,既然我知道他不喜歡凱摩爾,因此很有可能是偏向伊斯蘭化那一邊的,於是我盡量想迴避這樣的話題,但實在有點讓我招架不住,結果Thomas加入這個戰局,他開始陳述他認為的一神教是怎樣的一神教,但是土耳其大學生問他是天主還是基督(其實不用問也知道是天主,比南瓦隆怎麼會是基督),Thomas於是自己說他是天主教的,但是土耳其大學生卻認為天主教不是很存粹的一神信仰,於是他們的辯論又更激烈了.....但是至此我已經聽不太懂他們的討論,太多宗教性的專有名詞,也許翻成中文我知道,但用英文還真的是聽得霧煞殺......完全無法加入......話題的最後變成有點神祕主義,真理是甚麼,信仰是甚麼,誰能界定誰又能判決? Thomas下了一個結論,我們不能知道那些倒底是甚麼,雖然不了解,但是「希望」真理是存在的....

最後他們自己也承認,在這樣風景優美的安靜海灘上,談論這些實在有些嚴肅了......大家慢慢安靜的下來,大學生玩起足球,Thomas又跑去游泳,我繼續坐在沙灘上......


IMG_0089-1.JPG

靜謐的 Kabak 海灣





後記:辯論過後,時間已經四點了,我跟Thomas出發走利西亞之路,但是實在是太熱了,幾乎是完全受不了,走了一個小時候我們決定折回。路上Thomas跟我討論到,他很欣賞這些大學生,他們既聰明有有主見,在土耳其是難得的知識分子,我也非常同意,旅行這一段時間,這是難得一見言之有物的土耳其人。之後我們又回到卡巴克海灘,Thomas買了啤酒請大家喝(超貴的),之後我們一起走回去,我跟Thomas回到橄欖花園,大學生們搭巴士回費提葉.....


<註1>最近比利時剛剛選完大選,弗拉芒分裂派大勝,偏偏比利時又是今年的歐盟主席輪值國,加上歐元債信危機,最近埋下了太多不確定的因子....

全站熱搜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