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5IWojf3Cno&hl=zh_TW&fs=1&color1=0x234900&color2=0x4e9e00]

  下午第二個場次,則是英國的肯多影展,一共有三部片。

  第一部片是「艾格快速飛行傘」,一群快速飛行傘(結合定點跳傘與滑雪的運動),在瑞士阿爾卑斯的艾格峰北壁(歐洲三大北壁之一),做一次超快速的飛行體驗。全片只有三分鐘,就是一個字,爽,超級速度感與熱血的音樂搭配得天衣無縫,超級暢快。


  第二部片是「遺落的馬卡魯」,這部片則是這個場次的重點影片。本片描寫法國登山名家Jean-Christophe LaFaille在2005年的冬天,以冬季、獨攀、無氧集合三種難度最高的方式,計畫攀登馬卡魯(Makalu)的故事。馬卡魯高8463米,是世界上第五高峰,攀登的難度在14座8000公尺巨峰之中,也最難的前幾名之一。

  從2005年的十二月中,一直到隔年的一月底,導演先用一種充滿希望的方式,來展現LaFaille成功的可能。首先在攀登初期,就來一段冬季中喜瑪拉雅山區難得一見的好天氣,只是LaFaille在這一次因為高度適應不足,沒有能夠一舉登頂。只好回到基地營,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也開始凌遲著觀影者的我們。

  這些影片都是LaFaille自己拍攝的,經過導演的後製剪輯後呈現出的是有血有肉的氛圍。影像畫面在LaFaille本人,他的妻子,與他的天氣顧問之間不斷周旋,漸漸一開始的熱血的逐漸被枯燥的等待所佔據。冬季的喜瑪拉雅是非常可怕的,山頂上的強風甚至有時速高達兩百公里的噴射氣流,在這樣的風速中,即使是幾塊小小的碎冰,都能變成高速散彈把人打成海綿寶寶。在LaFaille離開基地營,作第二次的攀登時,因為天氣顧問的判斷失誤,讓他就差點遇到這樣的天氣,連帳篷外帳都被吹到飛走了。LaFaille又在一次懊惱的回到基地營。

  時間慢慢過去,四十幾天過去,天候依然不佳。所有人變得火爆,包括LaFaille本人、他的妻子、天氣顧問,還有基地營中的雪巴人。劇情至此,卻突然有了轉機。

  天氣顧問告訴LaFaille,在2006年一月底即將有一段四、五天的好天氣,LaFaille依然有機會成功。全片焦急、等待的情緒又被導向希望與熱血。在6900公尺的高地營上,LaFaille狀況絕佳,隔天可望能夠一舉攻頂了!

  畫面這時切到LaFaille的妻子,正遠在法國的等待LaFaille的電話,然後又切到LaFaille腳上冰爪的畫面,幾次反覆之後,他的妻子越來越焦急,從深夜等到白天,就要超過登頂並回程的時間了,最後畫面停在LaFaille離開基地營的路徑、馬卡魯壯麗的雪山之中,伴著呼呼的風聲,什麼都沒有,長達數十秒。

  最後畫面字幕打出來的是,LaFaille就此失蹤,再也不見了。

  此時一種巨大、難以名狀的失落感,猶如尖錐用力的刺向我的胸口。那是一種就要嘔吐,卡在喉頭而胸悶無法呼吸的難受感,久久無法散去。

  那種強大的感覺實在是太震撼了,導演另外穿插登山大師Reinhold Messner的訪談 (史上第一位完成14座八千公尺巨峰的超級登山之神),讓Messner扮演類似「狂言師」的角色,讓觀眾理解到LaFaille是一位多麼優秀的登山家,Makalu冬季無氧獨攀又是多麼艱難的一件事情。

  在本片的強大後座力之下,接下來的片就顯得食之無味了。

  最後一部片是「油水計畫」,描述幾個美國大男生,用一部能夠吃生質燃料改裝車,從北美最北端阿拉斯加最北小鎮貝羅,開了九個月一路往南抵達南美最南端巴塔哥尼亞的帥亞。他們一路上划著激流獨木舟、一路向人介紹自己的改裝能夠吃油炸廢油、豬油、棕梠油等發動前進。全片充斥的美國夢與舒適感,可是上一部片的衝擊太大了,完全無法平復,這幾個美國人的嬉皮笑臉在鏡頭上頓時覺得有些討厭。而且我也不喜歡生質燃料,我不認為生質燃料比石油高貴多少。所以本部片也一樣完全沒有心得,當下我覺得趕快結束吧!!

  接下來就到了晚上,最後一個場次班芙場了。

  其實這個時候我已經快要不行了,屁股都快裂開了,累得要命超想睡覺的,而且遺落的馬卡魯這部片讓我心情超級低落的,其實有點不太想看了。後來在新光影城門口,跟小武、秋豪,還有秋豪自資所的朋友等人聊天吃東西,聊了一陣子精神好多了(應該是吃完飯肚子不餓了,哈哈),想想又繼續留下來看,反正都花錢買票了,那就把他看完吧!

  本場次第一部片是「岩翼」,跟上一場的「艾格快速飛行傘」很接近,一樣是從山頂定點跳傘+滑雪。一整個手法、音樂都很接近,而且也一樣,只有三分鐘XD。

  第二部片是「腳上的翅膀」,是一個澳洲人,為了追求夢幻中的「粉雪(powder snow)」,他在年輕時存夠了單程機票錢,就衝動的飛到歐洲瑞士去滑雪了(因為澳洲沒有粉雪)。片中沒有講明,但他似乎就此定居在歐洲了,而且交了一些好友,從此在世界各地滑雪,從年輕一直到中年。

  他們在尼泊爾下雪的森林中,在巨大的杉樹之間轉來轉去(原來還有這種划法呢!),看起來非常有趣。另外還有約旦,那則是另一個世界了,在巨大、綿延不絕遠至天邊的白色雪漠上,純淨無暇的雪壁上劃出一道又一道的美麗弧線,在片中也提到,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這樣的天地絕景之間享受大自然的恩賜,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啊!

  這是一部溫馨小品,有美景、友情,以及少年到中年不曾停止的夢想。基本上這部片應該是滿棒的,不過我還是沒能從下午「遺落的馬卡魯」中回神過來,所以還是覺得食之無味。

  第三部是「轉動的獨木舟」。這部片的故事跟上一部「腳上的翅膀」很像,就是把滑雪換成激流獨木舟,幾個熱血青年到世界各地,尋找激流獨木舟很棒的地點。他們從南太平洋的羅尼望、歐州的義大利、挪威,還有美洲的加拿大。片中最驚險的,就是義大利一座兩段式的瀑布滑下,大概有二、三十公尺高吧,看起來非常刺激。另外加拿大哈得孫河上的急流獨木舟+衝浪,這也很棒,讓我也好想到那邊去住啊!!

  不過本片放在「遺落的馬卡魯」之後依然還是沒辦法讓我熱血。和上一部片一樣有點太清淡了。

  第四部片,也是整個影展的最後一部了。壓軸的這一部「夢幻路線」同時也可說是這次影展主打的一部。這部片可是攀岩超級明星「Chris Sharma」的紀錄片啊!很多攀岩短片都可以看到Chris Sharma的身影,他最強的就是有很多很誇張、變態的路線,他卻攀爬的相當輕鬆寫意,簡直就像是在石壁上散步一樣!不愧是一堆攀岩比賽的冠軍!而且Chris Sharma還真的長得滿帥的,所以在攀岩界頗受歡迎!

  影片從Chris Sharma尋找一條他心目中最難的路線開始。首先是他和他的好友,到希臘的小島上去尋找深水獨攀的好地方。深水獨攀(Deep Water Soloing)就是到一個人獨攀水域旁的岩壁,因為是獨攀而且沒有確保,所以必須在深水域旁的岩壁才行(掉下來可以掉到水裡啊)。在某個小島上,他們發現一個很好的洞穴,於是Chris Sharma就開始攀爬,輕鬆的攀上洞穴的天花板....實在是太強了!!

  接著,畫面就轉到西班牙地中海旁的Mallorca。這個地方有一道海上拱門上的岩石,稱為「Es Pontas」,必須從岸邊游泳游到Es Pontas下方,才能開始攀爬。一開始Chris Sharma真是屢佔屢敗,不斷的在四點動態攀登的岩點掉落海上,即使是人類世界第一名的攀岩好手,在Es Pontas的面前也無法稱心如意啊。幾次失敗後,Chris Sharma離開了西班牙,到了世界各地去攀爬。從這裡開始,導演一步一步的勾勒出Chris Sharma的背景與成長過程,包括他的啟蒙老師、他的朋友等等。導演的手法用的不錯,用多個面向、旁敲側擊出Chris Sharma的個性與面貌。

  在這同時,他也爬遍了世界,法國、加州、委內瑞拉...繞了一大圈宛如練功之旅後,Chris Sharma再度回到西班牙,游到了Es Pontas面前,準備再一次挑戰他「夢幻路線(King Line)」。當然,還是沒有那麼順利,可以一蹴可幾的,他還是掉落了幾次。但是,這一次他精神飽滿,表請看起來充滿沈著,終於,幾次動人心魄的超大跨距動態攀登、攀上岩壁天花板之後,Chris Sharma終於站在Es Pontas的拱頂,完成了他的King Line!

  看完「遺落的馬卡魯」之後,原本沈重不已的心情,在Chris Sharma攀上一個又一個高難度的攀岩畫面後,也一點一滴的消失。「夢幻路線」播完之後,整個人心情真是好多了。我想那是因為導演將Chris Sharma的個性與執著演繹的很好,原本我只知道這個名字,甚至以為他是歐洲人(攀岩強者感覺都在阿爾卑斯啊)哩,看了這部片才知道Chris Sharma這個人。老實說,真是一部很好的熱血勵志片。Chris Sharma不為名、不為利,只是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而他的夢想很簡單也很單純,就是攀岩而已。片子最後的討論時間,主講者Matt(來台灣定居推廣龍洞傳統攀登的外國人)有提到,Chris Sharma在美國超紅,代言個什麼產品的一定是百萬大富翁了。可是他沒有,他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用在攀岩以及攀岩教育上面。

  我真的很羨慕這種有單純且堅定夢想的人呢!Chris Sharma就是要攀岩,單純的攀岩,然後做到最好、成為世界的最頂尖,為後人制定了新標準,然後;繼續攀岩。那種又單純、又執著的夢想,實在很動人。想想我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這就是我這種平庸之人與強者的差距吧....

  每一個影展梯次的最後,都有一場講座時間。比較有趣的是剛剛提到的Matt,他為了將龍洞的傳統攀登推廣到世界上,真的比台灣人還熱血、還有毅力耶!Matt本來似乎在新竹工作,但是為了推廣龍洞傳統攀登,就把工作辭掉了,然後過著有一餐沒一餐喝西北風的生活!天啊!外國人都這樣嗎?連我們眼中的「休閒活動」都如此執著,都當成夢想來認真看待,想想我覺得很慚愧啊,其實我也有一些想做的事情,嗯,在等我一下下吧,也希望到時喉,我也能夠有這樣的動力、決心、與對夢想認真的執著與勇氣!

  到了散場,我也好想去龍洞攀岩啊,也很想去買Matt寫的那本「龍洞傳統攀登」,不過在2006年我的手指受傷後就再也無法攀岩了,看一看很熱血是很熱血,可是又沒辦法攀,那種感覺是很矛盾的。所以我還是朝海上發展吧!哈哈,我愛大海!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