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我搭乘的火車,在提比里西的清晨



  夜裡的火車雖然是臥舖,但我睡得極不安穩。因為跟我同一間的是一群瘋狂年輕人,像白癡一樣瘋瘋癲癲吵了一整晚,講也講不聽的奇怪女生一下子哭一下子笑的,讓我沒有辦法好好睡覺。

  迷迷糊糊之間,一陣騷亂吵醒了我,天亮了。我趕緊把東西收好匆忙跑出包廂,列車空無一人,月台上人也漸漸散去,呼呼,差一點我就要跟著火車進保養廠了……

  穿過地下道、走出大廳,人潮不少但是非常安靜。車站左翼是忙亂的計程車、公車、小巴混雜的地方。我不打算搭計程車,從LP的地圖上看來,我想去的那一家民宿離車站不遠,用走的就好了。

  穿過車站前方的橢圓形圓環,就是市區的道路。一離開車站,就離開了那一點點僅存的人聲。這裡是喬治亞的首都提比里西(Tbilisi),有著一百四十萬人口的大都市,但他非常、非常安靜。

  獨自一人,我走在滿溢著古舊氣味的狹窄街道上。抬頭看去,兩側都是窗櫺上雕琢飾物、屋簷刻著愛奧尼亞柱頭的灰色大宅。可以想見這裡些房子曾有的傲氣輝煌,但今天他們有如沉默的老人:腐朽的屋樑、傾頹的石牆、灰濛濛殘缺的窗戶,鐵鏽色雕花的大門。整個街區飄著蒼老帶著幾分妖異的氛圍,這多少讓我感到有些惶恐,我聯想到威爾史密斯的電影「我是傳奇」,但他至少還有一條狗,但這裡什麼都沒有,沒有人、沒有腳步聲,沒有…聲音….


 

左:提比里西的尋常街景 右:俄羅斯東正教堂



  在沉默的街區繞啊繞,我看到一個綠色洋蔥狀的屋頂,那是一座俄羅斯教堂。往教堂方向走去,漸漸聽到一些人聲了。當我靠近教堂,往裡面看去,花園裡站著一群人,他們身穿黑衣圍成一圈…那應該是…棺木,啊!是葬禮,身穿白袍的神父正在祝禱,細細的、沉重的聲音劃破空氣中的寧靜……我低頭快步行走,背後一陣歌聲響起,悠揚的合唱迴盪在空氣中,是聖歌或是亡者的彌撒?

  教堂附近,應該是我要找的地方了。但是放眼望去,完全沒有一塊招牌。我沿著街道前前後後走了幾趟,看不到任何招牌的,看不出哪一棟建築物是民宿的樣子。幾趟之後,我有點懷疑我是不是走錯了,或是倒店了,我放下背包,靠著路邊的一扇鐵門,打算拿出指南好好的在研究一番。當我彎下腰在抬頭,眼角餘光看到鐵門上用粉筆寫著幾個英文字母:DODO

  「咦?難道是這裡了?不太可能吧。」望著這道生鏽的鐵門,我有些遲疑,這實在是不像啊?與其說是民宿,不如說是鬼屋。但我還是鼓起勇氣,推開這扇門……

  當我探頭向裡面看一眼,就知道是這裡了,這裡是我要找的地方,也是後來我在喬治亞稱之為『家』的地方。


看得出來嗎?這就是杜杜民宿(DODO's House)的大門



  「嗨!」「哈囉!」「早安!」門後是一片葡萄藤纏繞的中庭,晨光一束束的灑落在幾張白色桌椅上。椅子旁靠紅紅綠綠的大背包,幾個高大的年輕男女或站或坐的在葡萄樹下,我走進去,他們跟我打招呼……

  「我想……這裡應該是杜杜之家民宿吧」雖然這問題很蠢,但我還是問了。

  「那當然,不過,杜杜女士現在不在喔,你要等一下喔,來啊,來和我們一起吃早餐」答話的是一個高頭大馬的年輕白人男孩,看輪廓應該是北歐人吧我想。

  「他不在啊,那我也只好等一下囉」放下背包,我接過一根香蕉,然後就坐了下來開始聊天。這幾個高大的年輕男女來自瑞典,他們從亞塞拜然過來的,接下來他們要往南去亞美尼亞;另一個比較矮但是看起來很酷的白人男生,來自倫敦,他騎著重型機車從倫敦出發,預計的終點是東京,他今天下午要往東去亞塞拜然。

  是的,我有看到一輛非常帥氣的BMW重型機車,灰撲撲的車身但那是多麼閃耀的路線啊,他車上的板金會有越來越多刮痕、他的輪胎痕已經穿過英吉利海峽與歐洲,接下來將會穿遍整著亞州大陸再越過日本海,我想到台北市那些困在紅燈車陣裡亮晶晶的紅牌車,嗯,很新很帥氣、也很悲哀。

  「說不定我會繞去台北喔」他開玩笑的說……

  「不可能啦,我們是個島,有海」「可以搭船啊」「很遺憾,沒有可以載這麼大機車的船」你一言我一語的,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從金門隨著重型機車搭船到台灣,甚至廈門能不能到金門都是個問題,但反正都是隨便說說嘛……他也不可能到台灣的,這繞路也繞太大,而且他的重機一落地肯定要被開罰單的。

  「咦?這是…」正當我與一群老外瞎鬼扯,卻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走出門來…啊,是Steven,天啊!是幾周前在土耳其阿馬西亞撿到我相機的美國加州人Steven!

  「哇嗚!洋!是你,我們又見面了!」Steven看到我一整個瞪大了眼睛,我衝上前去互拍肩膀!

  旁邊的人也興致盎然,我跟Steven跟他們解釋著,半個月前我在阿馬西亞弄丟了相機又被Steven撿到的故事。提比里西離阿馬西亞可是至少有一千公里遠呢,這可真是有緣千里也不會遠啊……為了慶祝這難得的緣分,我趕緊跟Steven來一張合照,呵呵…


我與Stevan的合照



  「唔,這麼多人啊,哈囉!新來的朋友你好」這時候一位老婦人從門外走進來,想必她就是杜杜女士了。

  「哈囉,你好,我是今天早上到達提比里西的,請問您這邊有空的床位嗎?」我趕緊問,看來這裡生意很好,不知有沒有空床。

  「呵呵,有的,算你好運,今天這一群人正要離開,所以你剛好有地方可以睡!」杜杜女士看著那一群瑞典人,那一群瑞典人對著我笑笑的。其實我想跟她說要我睡花園也是可以的,但是有床可睡那是最好啦。杜杜女士領著我進入她的民宿,對這裡的廚房、浴室解說如何使用,一邊和我聊著我從哪裡來,到喬治亞要去哪裡玩諸如此類的。她的舉止言談有一種特殊的魔力,說話很快,有點嘮叨又充滿著親人般的關懷,讓人放鬆心情,並且會想想跟她一直聊下去,就好像到某個遠方親戚家拜訪一樣。

  大致將東西安頓好之後,我走出房間,迎面而來的杜杜女士手裡拿著一張紙,一邊對我說著一邊寫在紙上,告訴我該如何從她的民宿走到提比里西的主要景點,一個路口、兩個路口、過橋、左轉、看到雕像再左轉……還諄諄告誡教我怎麼搭捷運,票價是多少,在市區要去哪邊換錢等等事項。因為我跟她說這一兩天我會停在這裡,今天我想去老城區走走逛逛。

  我得承認她是有一點囉嗦啦,可是,當我拉開民宿的大鐵門,上午的陽光正照射我的雙眼,心中升起一股暖暖的感覺,也許這是個沉默的城市,但我手心裡的那張紙,給我的卻是充滿的是遙遠異鄉的滿滿愛心。


杜杜民宿的房間




  更多提比里西的相片
, , , , ,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夾子
  • 呵!!!看起來不會很像鬼屋阿XD
  • 是喔....我覺得那還滿像鬼屋的耶
    加上旁邊就是教堂的墓園....
    真的很有鬼屋的Fu

    阿猴 於 2011/03/17 20:46 回覆

  • elecvi
  • 好溫暖好熱情洋溢喔...看到目前為止都是開心的事情耶
    好棒!
  • 很糟糕的是應該也不太會張揚...
    呵呵...

    阿猴 於 2011/03/17 20:48 回覆

  • Shan-Chi Wu
  • hi 我人正在Tbilisi, 看你這文章挺有感覺的....哈.....可惜現在這邊太冷......希望下集可以快點出來!!XD
  • 現在Tbilisi應該超冷的吧.....
    想想下雪的Tbilisi應該也滿有特殊風情的....
    你是因為出差嗎??

    阿猴 於 2011/03/17 20:49 回覆

  • sanjeff
  • 那火車看起來令人想躍躍欲試
    跟你前幾週比起來,你有摩登原始人的樣子囉...XD
  • 哈哈....對喔你是火車迷.....
    那列車其實海滿舒適平穩的
    畢竟前蘇聯的工業有一定水準....
    只是同一室的人太吵啦!!!一夜難睡.....

    阿猴 於 2011/03/17 20:51 回覆

  • Shan-Chi Wu
  • Kazbegi積雪....害我上山走得要死.....但頗漂亮的
    Tbilisi天氣不錯.....大概有10度吧....我是在旅行....跟你一樣也是玩亞西/中東.....
    看你的文章才發現我去的這些地方原來是這麼回事XD
    走了Rustaveli跟舊城好幾趟都沒有注意到你講的這些東西
    果然是內行人看門道 哈哈
  • 你有去Kazbegi啊....
    真好....我去的時候天氣超差的....
    我在Kazbegi等了五天四夜都沒有好天氣
    只好黯然下山>,<

    阿猴 於 2011/03/21 2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