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亞美尼亞、納赫奇凡與伊朗交界附近的大阿拉拉山



  離開土耳其的多烏巴亞澤特前,我去提領了很多美元,並且還去銀行把其中一些換成一些小額的鈔票,但到底應該換多少呢?我算了算,身上大概有400美元,這樣在伊朗應該夠吧……

  伊朗是一個很特別的國家,ATM與信用卡在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通用,唯獨伊朗例外。因為伊朗是世界老大美國的死對頭,因此被經濟封鎖,與世界上幾乎所有的金融系統都不能相互連動,只有少數幾個波斯灣國家例外。因此進入伊朗前就要必須準備好足夠的外幣現金,不然可是很麻煩的!

  跳上了開往關口的小巴,一上車車子馬上發動。小巴在安那托利亞荒原上奔馳著,車窗後的白雪覆頂的大阿拉拉山越來越遠,我就要再次告別土耳其了。

  不到半小時,小巴就到了關口。

  這一次通過國界關口,有別於進入喬治亞忐忑緊張,此刻我的心情是非常輕鬆的,因為…我的護照上早就貼好了伊朗簽證,一點也不擔心被拒簽趕回去。一想到偉大的波斯文明就要近在眼前了,真是又期待又興奮!

  從土耳其出境真是簡單的不得了,海關人員只是看了我一眼,輕快了蓋了個章就放我過去了。

  到了伊朗邊境那一邊後,一時之間我也不知該怎麼走,只好隨便就跟著人群一起前進著。雖然龍飛鳳舞的法爾斯文不認識半個字,但我也是有長眼的,我看到在土耳其端混雜著排隊的男女,到了伊朗端就分成了兩列前進著,當然也就很識相的就跟排在男性端這邊了。

  說真的,這兩個國家真的很不一樣,在土耳其端的海關蓋成很正常普通的水泥房子;但是到了伊朗這一頭,他們硬是弄得跟軍營差不多,一區又一區用重重的鐵絲網隔開,鐵絲網上還有一些鐵絲尖刺,氣氛很是肅殺。其間還有成群的、穿著軍服的大隻佬荷槍實彈的來回穿梭,把這裡搞得好像是什麼核武秘密研發基地,內有鋼彈火種源變形金剛。

  伊朗這邊的海關非常嚴謹,其實通關的人不是很多,但是在一層又一層重重的關防檢查之下,行進的速度緩慢非常。

  好不容易,終於輪到我了。在我交出護照前,海關人員隨口問了「Japan?」

  「No, Taiwan」我回答?

  「Taiwan?」他的口氣讓我覺得不太妙。

  接過我的護照之後,他對著封面看了恨久,然後從頭翻到尾,每一頁的簽證都看得超仔細,不知在看三洨。

  「Unnnn…Sir…」過了好一陣子,我忍不住想打破沉默……

  此時他突然站起來,向裡面辦公室的人喊叫了一段話,沒多久一個看起來像是他主管的人走出來,開始研究起我的護照。

  於是同樣的步驟再重複一次。一頁又一頁,這個人很仔細的翻著我護照上每一頁所有的簽證。

  又再過了好一陣子,前一個海關想到了什麼事一樣,再度站起來。他吆喝著我身後等到超不耐煩的人群(因為等太久,我早就感受到他們惡毒灼熱的目光燒得我背後發燙),然後他走到了另一面的空櫃檯,叫這些民眾去那邊重新排隊。

  所以,現在這一邊只剩下我了,還有那一個主管,繼續翻著我的護照。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情況一樣膠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翻到甘願了(他來回已經不知翻過幾次了),然後又對著辦公室喊叫…

  「靠腰,現在是怎樣,又要再來一次喔」平時我這奧客最愛在旅館飯店餐廳,裝腔作勢的拍桌喊「叫你們經理出來」,但這次我不敢了,不要…不要再來了啦…..

  幸好出來的是一個(看起來像是)軍人的小咖,因為這小咖對他是卑躬屈膝的。他對這個人吩咐幾句之後,把我的護照拿給這個人,然後就帶著我離開這個房間,但方向是往我進來的地方?

  「不好意思,請問有甚麼問題嗎」這時在是太奇怪了,要趕我回土耳其嗎?這小咖看起來比較慈眉善目,我忍不住就問了他…

  「沒甚麼事啦,沒問題啦,No problem, No problem!!」靠,我最怕聽到No problem這句話了,通常這句話出現接下來都沒甚麼好事發生……

  方向非常奇怪,不是回土耳其的關口,而是走出去後轉往另外一邊。一路上這個人跟他幾個弟兄愉快的打招呼,氣氛是不奇怪啦,但發生在此刻很奇怪。他帶我到一個被鐵絲網包圍起來的地方,靠,我感到有點毛,雖然我神經大條個性樂觀,但此情此景我還是忍不住聯想到奧許維茲之類的畫面……

  接下來更讓我傻眼了,他帶我到鐵絲網牆邊角落,然後,他身手俐落的鑽過兩張鐵絲網旁邊的破洞……然後對我招手,「你也過來啊,走這邊」…

  啊啊啊!!請問這是哪一招!!!???好好的門不走為什麼要這樣鑽狗洞!!

  我非常狼狽的、手忙腳亂的解下我的大背包,然後很吃力的將大背包擠過那鐵絲網破洞,然後我身體再鑽行過去…幸好我旅行了兩個月為了省錢已經瘦了十多公斤,不然被卡在這裡那還得了!!

  這老兄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唉,這國家好奇怪啊!?

  通過鐵絲網後,就是一個類似高速公路收費站的地方,還有一些疑似卡車過磅的裝置,現場大概有幾百輛卡車吧…排隊等著要進入國界…

  老兄選了其中一個像收費站的小房間,把我的護照拿進去,並揮揮手把我擋在外面,不知道會怎麼樣……

  我在外面看著裡面的人影,老兄跟裡面一個人說話,說沒幾句之後老兄把我的護照交給那個人,接著很快我聽到『咚!』一聲,那是蓋章的聲音。


  終於蓋章了。


  然後這老兄拿著我的護照,讓我看上面的章,然後笑笑的拍拍我的肩膀。

  接下來就是莫名其妙的順利了,我們走原路(也就是鑽狗洞)回去,回到我剛剛卡到陰搞了很久的地方。然後那位主管出來了,看看上面的章,他很滿意,然後就放我過去了。我解下背包,想要放在X光檢查機上,但那邊幾個海關滿臉笑容對著我揮揮手,不用檢查。

  然後我就出關了,我就踏上伊朗的領土了……


  好奇怪,為什麼這麼奇怪。前一刻還非常肅殺,搞得我好像是叛國的間諜就要被送上軍法審判,這一刻又好像VIP一樣連背包都不用檢查?

  之後到了德黑蘭,我跟一些外國背包客們講到這件事,他們也沒有這種遭遇,只有我遇到這樣。而且我拿出護照,我上面蓋的章跟他們的樣式也不太一樣。於是問了問伊朗人,這是怎麼回事?那伊朗人看了看,跟我說:「我想,你這個應該不是一般人通關蓋的章,你這個可能是貨物進入伊朗的章吧……」

  呵呵,原來我不是人,我是貨物耶…

  看了看時間,這一次通關竟然也花了我兩個多小時,短短的十公尺我竟然走了那麼久,根本和喬治亞那一次差不多嘛!但無論如何,我總算是進入伊朗了。走出海關回頭看去,建築物的背景是亙古白頭不老的大阿拉拉山;而向前望去,遠方有一抹淡淡的山稜浮在乾熱的空氣上,我想那裏就是札格洛斯了……


  札格洛斯山脈,人類農業革命的發生地,一切文明與歷史的原點…..


我終於進入伊朗了,手機漫遊訊號也變成了IR TC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