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伊斯法罕伊瑪目(國王)清真寺


【之一。國王的清真寺】

  這一天中午,我正在伊斯法罕的伊瑪目清真寺漫無目的的閒逛著。伊瑪目清真寺是全世界最著名的清真寺之一,大概是三百多年前,當時薩菲王朝英明神武的阿巴斯大帝下令興建的。

  這座清真寺規模相當宏大,在古代世界是全球最大的建築物之一,我在伊斯坦堡也看過那邊舉世聞名的藍色清真寺(蘇丹哈邁德清真寺),這兩座都是規模龐大宏偉、挑戰人類極限的清真寺。雖然都是伊斯蘭教的清真寺,但兩者的建築格局、內部結構、裝飾風格等卻是大大的不相同。但說來有個最根本的不同之處,土耳其的藍色清真寺專注於讓內部形成理想中的小天堂,窗戶可說只是引導光線進入寺院的建築物件。而伊瑪目清真寺完全不同,圓頂前方巨大的伊萬門劃出了大片的開放空間,圓頂下方的牆壁有三面更是開出了不成比例、透空的大型拱窗。

  若說這只是為了要引入光線,似乎也過頭了,望著這些巨大個伊斯蘭尖拱窗戶,看起來像是極力的要讓寺院內外的世界連通,但我想不出這有什麼目的。

  我繼續在寺院裡漫無目的的散步,因為正午的陽光角度不好,覺得照片怎麼拍都拍不好,繞了幾圈找不到角度,有些氣餒。但我還不能離開清真寺,因為裡面的工作人員告訴我,等一下有一場為觀光客舉辦的吟誦可蘭經的表演。這我有很大的興趣,我是異教徒,在他們伊斯蘭每日祈禱的時候我都不能進去,可是我一直很好奇他們是怎麼吟誦可蘭經的。就快要離開伊朗,即使這只是給觀光客看的表演,但有這個機會也是非常難得的!

  但是我必須在裡面等半個小時,因為清真寺我已經逛的差不多了,就感覺有點久。我在川堂間走了幾遍,這時有一群年輕的伊朗人靠過來,男女都有,他們想跟我聊天。

  老實說,跟伊朗人聊天這件事我已經有點膩了,因為不管是老的少的學生或店員,內容通通千篇一律,通常是簡短的噓寒問暖,問我在伊朗去過哪些地方之後,接下來總是落落長的抱怨,內容不外乎是抱怨伊朗沒有啤酒啊、伊朗不能自由戀愛啊、伊朗不能歌舞狂歡啊、伊朗物價飛漲政府都不管啊之類的…有些比較大膽的(尤其是男性),會拿出他們的手機,讓後讓我看裡面的赤裸美女圖、甚至是色情短片,然後一副很神祕的說…這些在伊朗是違法的唷……

  一個、兩個、三個…有時候連在公車上遇到,自稱是教授的人對我說的也是類似的話。如果我心情好,我會禮貌性聽一下,但也不會多說什麼回應的話;如果我正在趕路或是被太陽曬得發昏不想說話,我會用很短的方式解決他們的碎碎念…大概是「你去問你爸啊,這是你們的選擇囉!」,或是「那就跟我們台灣一樣啊加入美國啊。」之類的狠話…

  在伊瑪目清真寺裡,靠過來的這群年輕男女是大學生,長得眉清目秀的還頗有氣質,跟他們說話還滿舒服的。這群人裡面有一兩個英文比較好的人先跟我說話,其他人有時候會插嘴,或者只是聽著。聊天的內容果然如我所猜想,大概是那些話題。不過這裡是清真寺,他們的抱怨含蓄得多,大概是問我們有什麼自由開放的東西,然後從我的話語中露出羨慕的眼神。

  他們邀請我一起去喝茶,我回絕了,我要留下來聽教士吟誦可蘭經。大學生們不可置否般看著我,並笑著說這是給觀光客聽的,我則是回答「是啊,但我確實是個觀光客啊」,然後對他們眨眼笑一笑。

  這個時候,工作人員已經在圓頂下方排放座椅了,我比了比椅子的方向,然後準備往那邊走去。這幾個大學生似乎有點失望,看我沒有跟他們去喝茶練英文的意思,也就悻悻然的離開了。


清真寺的大圓頂


【之二。圓頂下的可蘭經】


  這果真完全是為觀光客安排的,工作人員清點在場幾位觀光客的人數,然後搬出幾張椅子,後來大家陸續就定位後,我發現這椅子還真的不多不少剛剛好,計算還真是精準….

  觀光客們就坐之後,有一個穿著西裝的大鬍子出場,來到了圓頂下。他將桌椅擺在穹頂下的圓心石上方,並且告訴我們這裡的音響效果非常好,有相當動人的迴音。這點我知道,這清真寺我繞了好多次,也不知道玩過幾遍了。

  簡短的介紹之後,他就拿出可蘭經,似乎要準備開始吟誦了。『啥!?是這個鬍子西裝男!?,我還以為會是某個身穿黃色長袍的毛拉,結果是一個穿襯衫的,大概是伊朗人認為給觀光客異教徒觀看的,不宜用宗教正式穿著吧!』我心裡想著。

  幾聲類似宣告或呼喚的句子之後,大鬍子先生翻開可蘭經,開始吟誦了起來。據說最純正的可蘭經必須使用阿拉伯文閱讀,除了阿拉伯文文意難以翻譯之外,使用阿拉伯文讀誦才能夠完全體現可蘭經文的聲韻之美。

  這位大鬍子先生外表粗獷,但他開始吟誦可蘭經之後,那聲音卻是不可思議的輕柔。他以一種似歌非歌、像詩又不是詩的方式,慢慢的,可蘭經的經文一字一字…串連成句逐漸的從他口中頌出…

  伊朗清真寺圓頂正下方的圓心石,是一種特別的建築設計。如果你在圓心石上方輕輕拍一聲,或是用腳踩一下那一塊地板,那拍掌聲或是踩地聲,就會產聲轟隆轟隆的震動而且聲音迴盪整個空間…

  若在這邊吟誦可蘭經呢?那就會是一種非常驚人的奇幻體驗了。這一位鬍子西裝男先以低迴的經文鋪陳,一字一字出口後逐漸連貫成句,經文的聲音慢慢在空間中累積,開始流動著繞著圓牆,只感覺越積越多、越發滿溢…不知從什麼時後開始,他的音調逐漸聲高,但又倏忽壓低,製造出一波又一波遞次推升的聲音的浪潮…於是聲音包圍著我們,從圓形的牆壁、從上方的圓頂,從腳下的石頭地板…隱約中,可以預知的將有什麼逐漸要湧來…

  但是他停了下來,這一段經文結束,翻開另一頁,又重新吟唱了起來。這一次和方才略有不同,一樣是低聲但節湊更急促了些,這些短句很快的在空間中相互推擠,成了河流在我們繞行在我們身邊。接下來更大坡度的語調與經文出現,若說前一段經文是微風下的月光海,那現在我們要面對的是風暴前的海洋。語調的落差越來越大、經文越來越長,很快的,空間內佈滿的聲音的浪濤,我幾乎可以感受到音波震動的那一股力量。風暴中,一句長長的經文昇起,音調越來越高,那高度勝於之前所有的波浪……那聲音幾乎直達圓頂,不,應該幾乎是直達天聽,我能感受那股力量幾乎能充塞寰宇直達星際!

  慢慢又平靜下來了,經文以和緩的語調進入尾聲。如果聲音有顏色,這些只存在空氣裡振動的聲波以濃烈的色彩出現在我眼前,在最後神聖的光芒中逐漸朦朧、淡出、隱沒,然後消失在清真寺藍色絢爛的磁磚裡…

  真是一場神奇的體驗,我仰望圓頂,哪些古澀不得其義的經文幾乎化成生動的阿拉伯字體,乘著聲音的氣流在這偌大的空間裡碰撞激盪,彼此交融在空中旋舞,然後飄出巨大的尖拱而飛到遙遠的雲端…。

  是啊,飄向雲端。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什麼畫面,那是我應該看過、也想像得到的畫面。那是什麼?我在腦中搜索著。


我的手機(伊朗電信)


【之三。訊號】


  我腦中浮現出剛才那一群大學生的臉,還有設拉子的消防員、阿拉伯茲山脈的嚮導大叔、德黑蘭公車上座位旁邊的教授,以及路上、公園裡隨機向我搭訕的路人甲乙這些一張張不太清晰的輪廓;談論的話題都雷同、描述的內容都類似,臉表情和語氣都差不多,他們好像都在尋找某些出口。表面上,他們向我這個外國人訴苦,事實上與他們對話的是自己的底心,我是一面鏡子,映射出的是他們自己內在亟欲宣洩的憂愁。

  但這是伊朗人自己選擇的不是嗎?三十年前選擇的是柯尼梅、選擇的是神學政體、選擇的是伊斯蘭主義的國號。

  那為什麼又要埋怨?或者說,是什麼觸發了他們,他們看到了什麼?讓他們開始對現狀產生了不滿與埋怨?

  對著在半空中交纏旋繞的經文聲音,讓我聯想到某些東西。於是我想起來了,訊號,是訊號。那是更高速空氣中的振動、以至於人類無法聽到的聲音…甚至就算真能耳聞,這些01011011的位元編碼,是比最古老的密咒最難解的文字還要更晦澀的語言。

  但這些在空中飛馳著、奔流的電磁波動,卻能真切的傳遞著人類的訊息。這些伊朗人跟我們一樣有手機,陽春到觸控智慧型的每個人通通都有;他們也能夠隨是隨地上網,不論大城小鎮,到處都是網咖。我們能夠接收得到的、發送得出去的訊息,他們一樣也可以。

  這裡禁止色情片,但怎麼每個男人手機裡都有成人短片?這裡反美,但是電腦裡怎麼都有美國女星赤裸的豔照?封閉的世界一但接上了網路,只要接受了0101數位的編碼來傳送訊息,就像水壩下開了一道裂縫,只要小小的一道裂口,壓力就會崩毀看似牢固的高牆…只要等待時間…

  只要時間,種種的情緒、種種的不平、種種渴望自由的嚮往,就會累積到那個壓力點…然後,潰堤,炸開。

  三十年前伊朗選擇推翻親美的國王,他們欲建立的是一個理想純淨的伊斯蘭國度。但是三十年後,網路上線,世界卻藉由了訊號孔進入了伊朗,裂縫產生,伊朗人的視野也被打開了,可以窺得世界真正的樣貌,而非被控制捏造的擬真劇本。那些不滿、那些不平,開始蔓延。

  我幾乎看得見,新的革命的種子,正在伊朗社會的角落萌芽,那氣息就在我的身邊流動,幾乎就要嗅出味道來。


, , ,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tzuyaya
  • 寫的好精采,尤其是體驗可蘭經吟誦的那段,
    讓人彷彿也墬入經文的迴音中。
  • 我那時一直很想錄下來...
    可是又不知道能不能錄影.....
    我想問但又開始了不能打斷.....真是千金難買早知道

    阿猴 於 2011/06/16 22:01 回覆

  • 夾子
  • 全球化是摧毀最大的力量了,什麼都能滲透,什麼都能改變,什麼都能同化。但當大家發現自己的根源、特色哪裡去了?就又有一股亟欲抵抗的力量,追求曾經的傳統。但回不去的是,已經全球化的文化,難以令人抗拒。縮小一點來看吧!花蓮不正是如此,當我們看見西部的種種便利與發展富裕,開發就成了唯一的趨勢,但是當我們要求保留東部的原貌和特色時,難以抵抗的是高鐵的快速,台北生活的便利,這的確是相當矛盾。只有少數像區紀復一樣的人,甘願也不顧外在眼光,在鹽寮過著簡樸生活。呵!!!這是我從訊號聯想到的事情了。
  • 這個好難回應喔....其實我這篇文「旅行的意義」是關於我自身的一些感想,
    經由旅行我得到一些東西、自己的定位之類的.....都是在寫自己啦.....

    至於你提到的全球化,我想有某些東西是普世相近的,比如說自由意志、幸福生活等
    我那時是在土伊邊境的多烏巴亞澤特寫這篇文章,當時就有革命的預感
    想不到今年一月就發生了,好快,而且是在我過門不入的埃及,甚至一直持續到現在

    至於像是花蓮,當然像是東發條例我也覺得非常愚蠢,
    但你不覺得東部夢想詩歌節那一天,上台那些人的言論有些過分的夢幻了嗎?
    那些訴求會讓我聯想到荷蘭人西班牙人到台灣前的部落時代,已經一去不回了啊....
    就像是你說的區紀復,只是很少很少的人能那樣作,也只容得下及少數的像他那樣的人
    我除了讚嘆,卻也難以追隨效仿啊....

    阿猴 於 2011/06/16 22:20 回覆

  • Lydia
  • 那就跟我們台灣一樣啊加入美國啊。

    這是哪招...XDD

    不過30年前選擇的人應該還是忠於他們的選擇吧
    你現在說的抱怨族群應該大部分都under 30..!?
    這就較做禍遺千年嗎...
  • 對啊....大多是三十歲以下的....
    但是有些老人也是耶,
    真不知道他們在想啥!?

    阿猴 於 2011/06/16 22:00 回覆

  • claire121521
  • 這篇真的好精采......

    那些狠話 還蠻好笑的XD 哈好壞
  • 最狠的應該是「加入美國」,我如果說這一句她們真的會不爽
    (我想我沒被揍也是命大耶)

    阿猴 於 2011/06/16 21:57 回覆

  • claire121521
  • 那句你是真的有講出來喔??? 我以為你心裡想而已耶XDDD
    btw明信片我寄出去了喔 應該已經到了
  • 有啊.....我講完也覺得不妥....但說都說了.....
    而且我已經盡力克制完全不敢開某人的玩笑,哈....
    好啊,我這幾天注意一下喔

    阿猴 於 2011/06/16 2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