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提比里西傍晚街頭夜景



  關於喬治亞這國家與酒的關係,有一些很有趣(甚至有點荒謬)的神話傳說。

  其中有一個是這樣的:遙想當年不知幾千年前,上帝創造人類、又創造各個不同民族之後,決定要將各個民族分封到不同地方去。但是要怎麼分呢?上帝就說,A年B月C那一天早上,你們就來排隊吧,先到的先選。

  於是各民族當然爭先恐後跑去排隊,每人都殺紅了眼想搶個好位置(我想天龍國國民當時應該排第一,所以到了現在還是這麼愛排隊)。唯獨喬治亞人那天酗酒醉茫茫根本就忘了,等到醒來所有人早就作鳥獸散囉,現場空蕩蕩的只剩下在會場打掃收桌子的上帝……

  想不到上帝一看到喬治亞人大驚!「怎麼會有人還沒來來領土地!」

  喬治亞人:「拍寫啦,阿就昨天喝太多了咩」(打嗝+臉紅貌)

  「唉,好吧,那就只好把這一塊給你了」上帝嘆息著。

  原來上帝私藏了人世間最美麗的一塊地想要自己享用,怎知會有一個醉醺醺的酒鬼睡過頭,所以上帝只好把這塊最美麗的樂土送給給喬治亞人了…

  老實說,這裡是不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土地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這裡酒鬼真的很多,而且是非常非常多……



卡茲別吉往提比里西的小巴士marshrutka



  離開了仙人隱士般的高加索,我再度回到了塵世中的城市。這一回,從卡茲別吉Kazbegi開往提比里西Tbilisi的小巴士,很神奇的只有我和一位中年婦女,終於不用跟酒鬼坐同一車了了,我心裡想…

  正當我舒舒服服的一人霸佔三人座位,暗自得意的享受高加索的草坡與雪溪…沒多久,驚人的畫面出現了。車子開始行駛後一陣子,我前面這位司機大哥(年紀應該跟我差不多說不定比我還小),他竟然不知從哪裡掏出一罐約750cc的啤酒,然後單手扶著方向盤打開那一罐酒,接著一邊愉快的、吹著口哨就這樣喝起酒來…

  「!@#$@#!$$!#$!#$!%!」 他還回頭對我說了一段話,猜想是要跟我說喬治亞的酒很有名很好喝之類的,笑笑的跟我眨眼還比出敬酒的姿勢……我….我…誰想在這個時候跟你玩Cheers啦!

  更厲害的事來了!過了幾分鐘,我們的巴士經過一個檢查哨,停車後裡面的警察跑出來看一下我們這一台車,我這時心中想說『厚啊,你災細啊齁,警察都出來了,還喝酒』

  結果,這警察竟然很愉悅的跟司機大哥聊天,他們看了我一眼咕嚕咕嚕的不知在說什麼,我想應該是說今天很神奇載到一個奇怪老外之類的…但重點是警察自己手上還拿著一杯疑似啤酒的玻璃杯,然後,兩人還乾了一下。。。


  這是怎樣,我來自一個連部落格寫到啤酒兩個字都要用紅字粗體字標上「開車不喝酒 喝酒不開車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等標語的國家啊(沒標吃10萬元罰單),但現在在我眼前的景象,真是太夏克了我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想不到,這一次可是連司機自己都是酒鬼了,天啊!!在我沿途不斷的默念佛號之下,車子穿越歐亞大陸疆界的高加索山脈、路過過險峻的懸崖、奔馳在青青草原裡雪溝的碎石路上、再越過山脈腰間的雲、雪與風…終於,我平安下山了…



提比里西的酒吧街(白天空無一人)



  回到了提比里西之後,我又回到了杜杜民宿。杜杜民宿的女主人是個經營背包客棧Hostel的能手,流利的英文善於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們聊天,懂得在人群之間適時製造話題,在彼此陌生的背包客之間牽線,讓人們能放下心中的隔閡輕鬆的展開交流。

  待在提比里西時,恰逢幾場世足賽正在開打。有幾個晚上杜杜女士有湊合著我跟幾團阿多仔一起去酒吧看世足賽,不過我時在是對那一類的場合不太喜歡,能避就避了。

  這次重新回到提比里西之後,我又換了幾個新室友,其中一個是來自愛沙尼亞的老兄Lauri。這位愛沙尼亞人很有趣,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他就說他是來自『北歐』的愛沙尼亞,聽到北歐時讓我心中不小心冷笑了幾聲。不過這人顯然不是簡單人物,他在德國念大學,曾經到香港學中文,還知道我們的台海問題喔,我只知道愛沙尼亞面對波羅的海,其他還真是一概不知,真是慚愧。

  這位老兄似乎對東亞人很有好感,也知道不少日韓明星,還知道周杰倫耶,(不過日韓影星我只知道漢字名,他們的發音誰知道啊=_=,台灣明星我大多也不知英文名,幸好周杰倫叫Jay我知道),大概是這樣,他也對我特別有話聊,問了我不少有的沒的東西。

  我在提比里西又待了三天,幾天相處下來還頗有兄弟般的情誼咧。我在喬治亞的最後一個晚上是周五,Lauri知道我要回土耳其去了,他一直慫恿我跟他去酒吧喝酒,他在德國念書時有幾個喬治亞同學,他們今天要聚會,而且剛好是星期五耶,星期五之夜多美好,一定要去喝酒的啦!

  在盛情難卻之下我實在很難推辭,後來我也就跟他們一起去了。想想也好,讓我了解到白人是怎樣去酒吧喝酒的。

  傍晚六點半,天色還還帶點藍白色的餘暉,Lauri的喬治亞人同學Gorge來杜杜民宿找我們,然後就出門去了。

  結果,第一站竟然是去民宿對面的小超市買啤酒,這是什麼鬼,不是說要去酒吧嗎?這兩個人不知道在幹嘛,不過他們倆都各選了一罐啤酒,我也就呆呆的跟著買,然後跟他們走出超市。


瑪加許維利橋頭的青銅獅子,白天拍的,很可愛!



  沿著這幾天我往市區的方向,我們三個人走到了瑪加許維利(Marjanishvili)橋。

  「差不多了,我們就在這裡喝吧」Lauri說。於是我們三個人就在橋頭的青銅獅子旁邊喝起啤酒來。

  接著我們三個人一陣子閒扯淡,喇一些五四三的瘋話。不過我們聊天聊到一件事情讓我很傷心,那就是薪水。

  「欸,洋,你們那邊一般人薪水都大概多少啊?」Lauri問我。

  「一般高階工程師月薪大概1000~1500歐吧,如果是主管會高一點,也許有2000歐,如果是一般工作大概是600~800歐吧」老實說每次跟歐洲人談薪水話題我都很受挫,但跟歐洲人比就算了,在巴托米的濱海公園我遇到一個開民宿的伊朗人,我跟他說到這個數字他竟然對我說「笑死人了,你們薪水那麼低喔,乾脆來我民宿工作算了」。嗯。。。

  但是跟愛沙尼亞比,應該會好一點吧……我看到Lauri眼睛瞪得大大一顆,怎樣怎樣,這樣算高嗎?我心裡想。

  「蝦密!你們的薪水竟然低低低低低到這種程度?台灣算是人類發展指數很高的先進國家,我以為台灣應該沒有德國那麼高(月薪5000歐),想不到竟然連一半都不到。」

  「那你們國家像是acer或是asus這些高科技牌子是怎麼來的啊」他又補了一槍。我也不知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說你們這些高級歐洲人享用便宜電腦手機還不是我們台灣這些工蜂賣命而來的…只好苦笑以對…

  「那你是多少啊」我反問Lauri。

  「嗯...這個嘛,一般我們愛沙尼亞差不多是1000~1500歐左右,但我的工作比較高階一點,大概3000歐吧…」Lauru大概覺得高出我太多,有點不好意思。

  「那喬治亞呢」我問了

  「嗯,大概300拉里吧」嗯…於是我跟Lauri一陣靜默,300拉里大概不到125歐。

  「走了,該是出發了,向酒吧裡的年輕美眉進攻!」George趕緊變換話題化解沉默。

  「走了走了,天黑了可以去了」Lauri趕緊接話。

  我後來才知道,原來這些白人們覺得身上要有一些酒氣進酒吧才不會丟臉,所以我們才去雜貨店先惡補一些讓身上有些酒味才man啦…嗯…小弟我受教了…

  結果走沒五分鐘就到酒吧街了。原來就是瑪加許維利橋上再向右走的街區,之前我都是向左走,難怪不知道。


我們喝酒的其中一間的酒吧



  進了酒吧街之後,就隨便找一家下去喝了。這家酒吧里其實人沒有很多,稀稀落落的只有幾桌,不過音樂到是很大聲。我們找了一個靠近舞台邊的位置坐下,聊天都要用吼的

  「今天不是周五嗎?為什麼人那麼少?」

  「現在還太早吧,等等才會有人」

  「你不覺得不太High嗎?」

  「好像有一點」

  「是啊,提比里西真是一座寂靜的城市」Lauri大聲吼著。

  這時候樂團正彈奏著不知幾百年前的英語老歌,吉他貝斯震耳欲聾,主唱嘶吼著用力唱歌,兩個喬治亞美眉(其中一個還穿著海綿寶寶的T恤)在前方熱舞,但是不知怎麼搞的,真的熱不太起來。


  真的是一座寂靜的城市。


我和勞瑞、喬治的大頭照(我臉真的很大)



  真的有些奇怪,這一家酒吧喝完後,我們立刻轉戰另外一間,接著喝完後又去另外一間,每家酒吧都震耳欲聾,但氣氛真的都不High。其中有一家我印象很深刻,音樂開得很大聲我耳膜都快炸了,但其中有一桌是兩人面對面,他們用各自的筆電默默的在上網....彷彿周遭的喧囂與他們無關,有如紅塵中的蓮花。

  但我們還是一間喝完又喝過另一間,嗯,隨著夜越來越深,這條酒吧街的氣氛有越來越High了一些…

  總之,我們大概喝了有七八間吧,說不定有10間,但這兩個人竟然絲毫沒有醉意的樣子,太厲害了,我的酒量也不算太差,但此刻也有點微醺感(下面的夜景照片可以證明我沒醉喔)。

  「走吧,我們去另外一邊,那邊有聚會在等我們」George接了手機後對我們說著。

  「去馬提克希橋」George又說著。於是我們離開了酒吧區,走到魯斯塔維利的雕像前,再沿著大道一路向南。

  夜晚真也許有某種神奇的力量,白天看起來又華麗又落魄的魯斯塔維利大道,在夜色與燈光的魔法下,竟然變得如此夢幻而攝人心魄,連白天看起來很畸形的國會大廈在重重燈光的投影之下,竟然也顯得晶瑩剔透、華貴非凡!

  夜晚的大道上原本很吵的我們三個人,看到這些美麗宏偉的建築物也安靜了下來,我與Lauri忍不住拿出相機狂拍。


夜晚的國會大廈,燈打上去之後還不錯呢!



  只是我喝了太多啤酒,老實說越走我越覺得膀胱快爆炸,已經有些舉步維艱。

  一開始我以為只有我這樣,結果我發現原來George與Lauri也面臨相同的窘境,走到歌劇院附近我們看到有一家電影院還開著,趕快進去借廁所……

  但不知為何他們好像不外借的樣子,總之George跟店員講了一下還是不讓我們進去,喂,這位阿桑啊,你不知道人急跳樑狗急跳牆天大地大尿急最大嗎?但阿桑很堅持我們只好又出門了。

  阿接下來怎麼辦?嗯,我看他們兩個使了一下眼色,「就是那裏了」他們的視線投向著歌劇院旁的暗巷。

  「稀稀稀稀稀哩哩哩哩哩哩哩~~~」「呼~~~」燈光很暗,應該看不出此時歌劇院旁的巷子裡,有三個男人正在作著人類最爽快原始的解放….

  「哈哈哈哈」望著地上三條長長的尿痕,我們忍不住相視大笑……這實在太荒謬了,我竟然跑去跟阿多仔喝酒,而且又在人家的精華大街上當眾灑尿?這是怎樣!


  夜裡,我們三人一邊笑鬧著走著。這時我抬頭仰望天空,星光閃耀,在這有著漂亮燈光的城市裡怎麼會有這樣的星空呢?我想想,因為只有這一條大道有著輝煌的燈火吧。這是一個沉默的城市,在靜謐不語的黑夜只留下魯斯塔維利這一口發著微光的窗:在很深的夜裡,只要有一點光,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你就能看到方向!酒精與魯斯塔維利大概是喬治亞人心中的那一點光吧?我想……


打上燈光的城市廳(我沒用腳架喔,可見這時我還沒醉)



  我們穿過了城市廳、穿過了老城區,到了馬提克希橋,這裡我認得,有一座波斯清真寺、一個古老的土耳其浴場。餐廳就在土耳其浴場旁。

  Lauri與George的同學們已經在那裏的戶外露臺上,好大一群人,大概有十來個吧。這些人看起來像是當地的高級分子,後來載我們離開的喬治亞女生開的車是Golf,這間接證明了這一點。

  有了酒精的催化,我們很快就聊開了,真難得在喬治亞可以同時遇到這麼多會說英語的當地人,一群年輕男女瘋瘋癲癲的右開始喇一些五四三的東西。

  「唱個歌來聽聽吧,唱一下你們的民謠吧,洋」啥?民謠,我會唱的拿坡里民謠應該比台灣民謠還要多,情急之下想到了很簡單的「雨夜花」。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無人看見,每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

  「The flowers open at rainy night, the flowers open at rainy night. It was blown to the ground. Nobody saw the flowers by the wind. The flowers fall to the ground, it’s no longer return to the branches…」我用英文歌詞的意義,並且解釋歌詞內容是在描述被愛情拋棄的女孩...

  「很美」

  「這就是愛情啊…」有人輕輕嘆道。

  他們也吟唱了他們的民謠,也念了他們的詩,這我才知道原來魯斯塔維利是喬治亞最受敬重的大詩人,整個國家最氣勢恢弘的大道以詩人之名,這讓我想到俄羅斯紅場前的普希金…這些國家,窮雖窮但該有的文化氣質也不會少的。

  黑暗的時候看天星,在一個國家陷入最深最黑暗的困境、或是力爭上游脫離泥沼的時刻,偉大的詩人乃是指引人民希望的燈塔,普希金如此,葉慈、惠特曼亦同。

  「你可以念一首你們的詩嗎?」這可真的考倒我了。鄭愁予?余光中?席慕蓉?鯨向海?夏宇?我覺得這些人的東西並不具有代表性,不過還是應觀眾要求念了一下余老的「拉庫拉庫溪」,順便跟喬治亞人說一下台灣的山脈跟高加索的樣子有夠像…

  說真的,這樣吟詩唱歌的場合還真讓我聯想到古中國那些輝煌承平的唐宋時代,當時李白、蘇東坡這些人也是在酒席之間吟詩唱和嗎?


這是今晚的酒伴們



  Lauri坐在我對面,每次我的前面的飲料空了他就趕緊叫一杯新的來。Lauri一直跟我說那是果汁、茶,我傻傻的喝就下去了。

  想想我被他婊了,我跟他說我不要再喝啤酒喔,他說OK啊,那些東西都不是啤酒喔,但我大概真的快醉了,還真的分不出來。

  「快喝啊,洋,這是你的茶,不會醉的」我想那一大杯應該是該死的長島冰茶,那也調得太好我還真的分不太出來,甜甜的很順口。那一大杯喝完我真的醉了,世界變得花花綠綠的所有的東西都在律動著,啊,這美麗的夜晚多美好,露臺下的馬克瓦里河水聲滔滔,遠方山丘上聖三一教堂燈火依舊,閃耀著夢境一般的無邊輝煌,與天上金燦燦的星子相呼應和,人對著天、山脈立著教堂、尖頂的正十字看著遠方永不融化的雪線…


這是在餐廳拍的,已經開始不穩了



  最後怎麼結束的我也記不得的了,只記得Lauri跟George還要續攤去夜店,但我真的不行了,身體輕輕飄飄無法使喚,雙手雙腳不聽控制而搖擺,這些酒鬼太厲害了,我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

  輕易的被酒精打敗的我在夜店門口跟他們揮揮手,然後一台計程車靠過來,跳上去,我回了杜杜民宿。

  迷迷糊糊的打開蓮蓬頭沖澡、再迷迷糊糊的往被窩裡鑽,最後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凌晨三點半,我的喬治亞的最後一夜,與酒精對抗的瘋狂一夜…


這是夜店門口的照片,應該看得出來我已經醉得一蹋糊塗了




最後還是要再次呼籲,請大家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未成年請勿飲酒,謝謝。


更多喬治亞的照片請到:提比里西高加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sanjeff
  • 看到薪水的那一段...真是蛋蛋的哀傷啊...
    而且你說到天龍國
    排隊的那一段,我真的笑了...
  • 薪水真的很傷心
    剛剛我又跟我同學聊天聊到這一件事情
    台灣薪水越來越低了,幾年後說不定就要去大陸變台勞了T_T

    阿猴 於 2011/04/05 19:58 回覆

  • sanjeff
  • 後半段就更憂愁了
    要我背出詩詞,滿腦子還真的是唐詩宋詞而已
    還真想不到台灣有啥代表性的作品耶...ㄟ害...
  • 鄭愁予跟余光中早期有些東西有描寫一些台灣的意象
    但常常會扯到一些莫名其妙(跟我無關)的鄉愁
    席慕蓉的高高的騰格里真是感人啊...但我不是蒙古人=_=
    楊牧有好一些,比較跟土地有連結,但他的詩大多沉溺在文字的美感上
    所呈現的意象滿普通的,翻成英文後應該沒什麼美的感覺吧
    吳晟雖然刻意跟土地有所連結,可是他的東西我毫無感覺,看看就算了
    至於夏宇、鯨向海、陳克華....嗯....我不是潮男文青,他們的風格應該跟我不合.....

    不知道我們政府跟外國人宣傳台灣的文學是拿誰的作品當樣板??
    (或許根本都沒有)

    阿猴 於 2011/04/05 20:18 回覆

  • lostpoem
  • 真是有趣的一段經歷阿
  • 真的是很有趣啊....
    雖然妳沒有一起來很可惜....
    不過這些奇奇怪怪的經歷還真的要獨自一個人走才會發生就是了....
    這樣也算不錯啦...呵呵....

    阿猴 於 2011/04/05 20:20 回覆

  • 夾子
  • 哈!!!我也喜歡拉庫拉庫溪
  • 我也是啊...而且余老那一系列就拉庫拉庫溪寫得最好
    其他的舊普普通通看過就忘了.....

    阿猴 於 2011/04/09 17:46 回覆

  • 悄悄話
  • hung
  • 每次看TLC搶救貧窮大作戰,
    美 加一般的工作,社工 大眾運輸疏導員,年收入都約有140000ntd,
    真是的。
  • 唉唉....對啊.....
    生活在台灣就是這樣啊.....

    阿猴 於 2011/06/28 21:45 回覆

  • minminp
  • Hi, 純綷在找旅遊文章時逛到這裡~
    寫得很好哦!! 風趣有內容。
    給你個讚!!!
  • 謝謝你的留言囉^^Y
    感恩~~

    阿猴 於 2011/08/19 23:44 回覆

  • Dennis Tsai
  • 在搜Svaneti游记的时候发现你的文章,最后被你的奇妙旅程吸引,不知觉看到最后一篇,赞。另外那个小巴之旅真是爆笑。上次去Gori乘小巴其实感觉也还好,可能你和酒鬼大叔有缘,哈哈~
  • 哈哈....感謝你的收看囉....
    最近閉關中,要再過一陣子才有空分享遊記了^^"

    阿猴 於 2012/01/08 19:23 回覆

  • 想想
  • 請問你怎麼到喬治亞的???自己旅行嗎???
    因為我也好想去~~~~
  • 嗯,是的,我是從土耳其過去的。
    但是喬治亞的邊境與簽整不太能確定,但至少今年我有朋友從土耳其進喬治亞是沒有問題的。

    阿猴 於 2012/10/25 20:10 回覆

  • 訪客
  • 很興奮下個月就要去喬治亞,但好擔心酒量不好,醉了一個人不安全,不喝又無法融入感受氣氛,兩難....,還是先練酒量再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