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車窗外的高加索



  我在提比里西停了好幾天,除了觀光之外,其中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申辦周邊其他國家的簽證。但結果都不盡人意。

  在城西的伊朗使館,我的下場依然是被打槍;亞塞拜然大使館尤其過分,申辦人員堅持我要有邀請函才能給我『有申請的機會』,但事後我到魯斯瓦維利大街上的旅行社詢問,一張薄薄的邀請函索價400美元,當場讓我很想寫一張USD$400的廢紙砸在他臉上。

  至於亞美尼亞,詢問的結果是我只能在邊界申辦簽證。這對我來說非常危險,因為我的喬治亞簽證是單次簽,只能夠出入境一次,萬一亞美尼亞不給我簽證然後我又用掉唯一一次出境喬治亞的機會,那我不就是卡在國界上挫屎……(這裡可沒有很大很大的航空站給我來個航站情緣),而且就算進入亞美尼亞了,我還是得再一次面對伊朗簽證的問題(因為亞美尼亞只能從喬治亞或伊朗進出),這實在是太複雜了,我決定放棄。


高加索地區國界關口示意圖



  總之,高加索三國誌我是只能擇其一了,既然如此我也就好好的玩一玩喬治亞吧。喬治亞最受外國遊客歡迎的,就是登山健行了。高加索山脈東面裏海,西濱黑海;稜線北方是俄羅斯,稜線南方則是亞塞拜然與喬治亞。雖然高加索第一高峰,也是歐洲第一高峰的厄士布魯峰(Mt. Elbrouz)落在稜線北方的俄羅斯境內,但是如果論山形冰河谷地、原始山村的建築奇景,喬治亞的國境內的高加索山區是最為特別的。

  聯合國科教文組織(UNESCO),更是將喬治亞境內西北部的上斯瓦內提山區(Upper Svaneti)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是高加索山區唯一有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部分。

  在旅行出發之前,我在幾個外國論壇如峰報(Summit Post)、荊棘樹論壇(Thorn Tree Forum)做了一點功課。有些文章內容提到,上斯瓦內提山區的治安非常糟糕,有一些被搶劫或強暴的消息,詐騙錢坑更是司常見慣,重點是沒有可信任的大眾交通工具可到達上斯瓦內提(LP裡建議用包車的)。除此之外,該山區鄰近阿布哈茲亞(Abkhazia),有一些政治上不穩定的因素在。因此就決定若要拜訪上斯瓦內提山區,那我勢必要花大錢在提比里西買行程了。

  但這大錢嘛……真是超乎我想像的大,隨便一個四天的行程竟然要價600美元,真是太可怕了(喬治亞人平均年收不到3000美元),我也只能垂頭喪氣的回到旅館,轉往卡茲別吉(Kazbegi)山區了。

  (說個題外話,我從高加索山上再回提比里西時,在民宿遇到了一群三男一女的以色列人,他們就是自己進入上斯瓦內提的,但那幾個人動作之確實、氣質之剽悍,讓人深感以色列國軍之精實威猛,我想就算是從他們背包掏出加農砲我也不會感到訝異。)


去不了,只好買張斯瓦內提(Svaneti)山區的明信片留念一下



  卡茲別吉(Kazbegi, 官方地名為Stepantsminda, სტეფანწმინდა)因卡茲別克山(Mt. Kazbek)而聞名,該山位於喬治亞與俄羅斯交界處附近,雖然並非喬治亞最高峰,但是因為她有八條冰河環抱,共同拱衛出獨立椎狀的山形,反而成為喬治亞的國家象徵。幾乎所有來喬治亞的觀光客都會拜訪這個地方,有能力上山的,就會去攀爬5047公尺的卡茲別克主峰;略遜一籌的,會在附近的冰河健行;一般觀光客呢,就是在山腳下的卡茲別吉仰望卡茲別克的高山雪峰了。

  從提比里西到卡茲別吉,通常都搭捷運從城北的Didube站搭乘小巴士(marshrutka)到山上去。這種巴士我在巴托米搭過一次,真的有夠爛,真難想像我得搭這種東西走上150公里三小時彎彎曲曲的山路。但首先我要解決的問題是,在一片塵土飛揚亂糟糟、充滿喬治亞文字的巴士站,哪一輛車才是往卡茲別吉的呢?


亂糟糟的Didube巴士站



  問路人?我已經追著五個人搭訕了,沒人理我;問賣票的人員呢?還殘留蘇維埃官僚氣的老晚娘只對我說一句:「不是這裡」。最後我拿著書,秀出LP卡茲別吉上的喬治亞文字「ყაზბეგი」,對著一輛又一輛車子上的司機問了…折騰了好久,終於問到一輛車是開往卡茲別吉的車子了。而且,是我很討厭的那種marshrutka臭爛小巴。

  這種小巴都是人滿了才會開動,這裡「滿」的定義是指「完全」塞滿人,比如說一排三人的座椅必定會坐上四個人,外加走道上追加一張椅子又多一人,平常在台灣九人座的小巴這裡大可以塞進二十個人。其實這種車我也覺得沒甚麼,在南亞多得是,但是當隔壁坐著一個智缺的酒鬼時,那就真的非常糟糕了。

  喝酒沒關係,但酒品最要緊的就是不能發酒瘋,無奈這國家到處都是發酒瘋的人,我在提比里西的街上碰過好幾個。但是街上遇到的閃開就好,在肉碰肉肩碰肩的小巴士車廂裡,若隔壁坐的正是個老酒鬼,哪真的超噁心的!

  所以這趟路大概是我旅程中最噁心的一趟車程,一個充滿酒臭、不管旁人不斷鬼吼鬼叫的噁心中年男子,上了車還在喝酒,而且隨時有嘔吐的可能,我一路上一直提心吊膽,深怕他一個轉頭就希哩嘩啦的把他的早餐嘔在我身上……於是趁著走到一半中途休息站休息的時候,很不要臉的偷偷換位置,讓他跟他朋友坐一起(連他朋友也嫌棄他),才稍稍解除我受到胃酸攻擊的恐懼。


前面那一顆大頭就是討厭的老酒鬼

在休息站兜售,相當有高加索風味的厚襪子



  隨著山路盤旋高度逐漸攀升,空氣由炎熱轉為清冷,小巴士也經過好幾個山村了,車上的人也漸漸隨之變少。窗外的景色也越來越美麗,兩旁的青山也漸漸的出現一些盛夏不融的殘雪了。

  這一條道路通常被稱為軍功大道(Georgian Military Highway),蘇聯時期興建,是用來控制外高加索地區的軍事設施之一。要讓軍卡坦克可以走,因此路況還不錯,絕對不會危險的。從提比里西出發,大約走了兩個多小時後,我們的小巴爬上一道非常陡峭的河谷山坡,在陡坡上道路呈現之字形愈形愈高,融雪匯流的小溪常在我們左右,天氣不太好在冰風帶點霧雨的一片蒼茫之中,有點隱士仙人的味道在。

  坡度越來越陡,有些路段也變成碎石路了,最後一個陡坡,小巴士一股作氣衝刺登上山坡,那是個很大鞍部,東西向的山形拔地高起連成一脈幾可登天的巨峰:南向來時路是一條向源侵蝕的小小溪溝:而北方呢,幾乎是平坦的高原縱谷綿延著翠綠的草原,而幾座巨大的雪峰錯落其中。

  是的,這裡是歐洲與亞洲的地理分界。如果我是一滴雨水,從天而降若是遇上一股風,讓我偏南一點,將會滑入南向的溪溝進入亞洲;或偏北一些呢,則就是沿著山間縱谷進入歐洲的土地了。

  雨真的下了,灰濛濛的烏雲搭在青山的肩膀,往北的道路隱沒在遠方的霧靄之中,那是我今晚要去的地方。


在這個鞍部是歐亞的疆界:左邊是亞洲;右邊是歐洲




  更多高加索照片
, , ,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夾子
  • 關口狀況就像花系列愛情故事那樣的錯縱複雜= =!!!
  • 真的....而且我想到現在由喬治亞進入阿布哈茲亞幾乎是不可能的.....
    那一條邊界應該畫上黃色X才對=_=

    阿猴 於 2011/03/24 21:54 回覆

  • sanjeff
  • 遇到這種辦簽證的經驗後
    我想美簽也不算什麼了
    不給簽證可以選擇不去
    但小巴可不能不搭
    只能說阿猴你辛苦了
    持續欣賞你的inline...
  • 呵呵....如果真的能夠去得成的話,那辦簽證不管多辛苦都值得
    還有,真是感謝你的支持喔....謝謝這位大大^^

    阿猴 於 2011/03/28 20:35 回覆

  • claire121521
  • 那個襪子有台灣原住民的fu...
  • 我也這樣覺得耶....
    所以特比把它拍下來^^

    阿猴 於 2011/04/09 17:45 回覆

  • Andy P in Seattle
  • Hey, really enjoy reading your travel experience!! great works!! I have read other travelers' articles, none of those article as interesting as yours!!

    Please keep writing!! Love it!

    Andy
  • Hello,
    Thank you for your response, and thank you like my article~~

    Akau

    阿猴 於 2011/10/23 20: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