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著名的Siri Pada's Shadow

Sri Pada峰頂著名的Shadow




  凌晨三點天還未亮,躡手躡腳的輕輕推開民宿的鐵門,深怕吵醒主人們。

  Green House就蓋在登山口旁,拐個彎,石頭鋪成的山徑上充滿人聲鼎沸。兩旁小販一攤連著一攤,看到我們就吆喝著,此刻雖不算是人擠人,但也算得上是川流不息了。


  走沒多久,就碰上一群白人,親切的打聲招呼,彼此帶著微笑說bye。漸漸的,一路上看到越來越多的白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當地人更多了,一大群接著一大群結伴而行,不過這也讓我感到太好奇了,他們到底是住在哪裡?

  再往前走一段路,答案揭曉,我知道為什麼了!我注意到山路兩旁有一些規模比較大的攤販,他們會在招牌上寫著「HOTEL」的字樣,雖然說我知道在斯里蘭卡,HOTEL通常指的是「餐廳」而非旅館,但此地的Hotel倒是扮演類似旅社的功能。這些HOTEL中總是擺著許多椅子,有一些是類似我們火車站那種座椅,大部分是長條形、一整排的木頭長椅,當地人就或坐或臥,就躺在上面休息、睡覺。於是這些簡陋的小餐廳,就真的成為當地人的HOTEL了!

  此時不免有些感嘆,700盧比對我們來說是小錢,甚至是不可思議的便宜,但是對當地人來說卻可能是昂貴而非必要的享受。(根據Wiki上2006的資料,斯國年人均約1500USD,也就是日薪約5美元,700盧比就等於是一天半的薪水了)


據說淡季就空無一人

一路上滿滿都是攤販啊!這是較大的Hotel,但據說淡季就空無一人了!




  Sri Pada為斯國的國家聖山,一路上有許多大大小小不同宗教、不同樣式的各式廟宇,有幾座規模相當宏大。這些都是世界各國的信徒捐獻建造的,尤其以日本為多。此地山路只能步行,車子根本無法進入,建造這些廟宇,想必需要龐大的人力與金錢,難怪日本人在斯里蘭卡人眼中相當受到敬重,日後在可倫坡的見聞更是如此。我想大概是因為歐美人雖然有錢,但不懂佛教,而日本大概是當今世界上唯一有錢而又懂佛教的國家了!

  我們在路過一座橋時,被一個當地人攔住,要求我們捐獻。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進入Sri Pada向外國人收取的清潔費之類的,結果被攔下才知道是要捐獻蓋廟的,老實說,當時連哪個宗教要蓋廟我都不曉得,糊裡糊塗就捐了1000盧比。捐獻完後填了一本簿子,是他們要紀念的嗎?我也不知道,不過裡面倒是滿滿的歐洲名,Deutschland、France、UK最多吧.....還有Poland、Czech之類的,USA倒是比較少見,台灣的就更少了....

  捐完錢之後有一個法師為我們祈福,這時看到神龕才知道原來是印度教的廟宇。後來要離開的時候,有一群白人也被攔住,但似乎發生一點爭吵,我想應該跟捐獻有關。基本上我算滿迷信的,廟宇捐獻這件事本來我就不落人後的,可是一定有人會排斥這個,比如說那一群白人,應該相當不高興,也許是民情風俗的差異吧。


這是印度教風格的大門嗎?

印度教式的石頭大拱門



路上的佛塔

路上的大佛塔,還在建造中,似乎是日本人出錢蓋的,不確定





  從Google Map上看來,登山路線會先沿著Sri Pada北方的稜脈的山腰盤繞,到了Sri Pada巨大的岩石山頭之下,再一舉往上攀登。根據資料,Sri Pada早在一千多年前即成為斯里蘭卡的國家聖山,歷代國王常至此登頂祭拜神聖足印,為了讓這些王公貴族們順利登頂,這一條有千年歷史的山徑,早已修築的相當完備。雖然Sri Pada外型嶔險雄峻,但事實上相當好走,甚至我們有看到只有單隻腳、虔誠的信徒一樣可以扶著欄杆,一步一步跳著登上峰頂。

  最神奇的是,明明道路陡峭非常,但是一路上直到登頂之前,山路邊還是有攤販在賣東西。他們賣的東西有各式飲料、麵包零嘴、香花供品一應俱全。想走到此地只能靠雙腳,這些東西真不知怎麼背上來的,太厲害了。之後在路上有看到攤販們的「送貨Express」才恍然想起,對了,南亞印度文化圈的,人人頭頂工夫都超強的啊!他們就是頭頂著一個大竹筐,裡面裝滿滿的各式商品,從山下運至山頂。

  那時我覺得他們真是太辛苦了,明知會很貴,但還是選了一間商家買了兩瓶氣泡飲料,就當成是登底罐吧!結帳時,原本75盧比的橘子汽水,他們收100盧比,這....只有多33%,還讓我有些嚇一跳的....便宜,原本我想說會賣到兩倍價格的說。在台灣的風景區,一般都是多五成,比如說20元的茶飲料通常賣30;10元鋁箔包則大多要價15等等....但是台灣風景區用開車就能到,但這裡只能用走的啊!相形之下,我想斯里蘭卡果然是民風淳樸(嘟嘟車司機跟觀光掮客例外=_=)。


峰頂旗海飄揚

峰頂神廟旗海飄揚





  漆黑的深夜裡,真是只知此山中,林深不知處,埋著頭走這陡到不行的階梯,根本不知自己身在哪裡。回頭望向來時路,一路上點點路燈蜿蜒,遠方幾個小村就只剩幾搓小小的燈火,讓我想到很久以前的玉山日出之旅,從這裡著達勞西還真有點玉山頂看東埔的感覺。平常就在台灣中央山脈走來走去的,這山徑雖陡,但還算是小case啦....一路上一直超車,不知不覺,眼前出現幾棟水泥房....原來峰頂到了!

  天空仍然一片近黑的深藍,遠方只有幾片雲飄著,但是月光明亮,只有一點點星星。Sri Pada的日出,是每個斯里蘭卡人引以為傲的美景,提到Sri Pada,他們總是會很驕傲的對你說,這將是你看過最美好的日出經驗!為此,這次雖然不用判位,但我依然帶著指北針,而且到了斯里蘭卡之後每天記錄日出的角度與方向,為的就是這一天啊!

  到了峰頂,人似乎不多。峰頂是一個大約一百坪的平台,平台中央有一座華麗的神廟。神廟建築充滿南亞風格,但看不出是哪個宗教的建築樣式。平台圍著一圈欄杆,欄杆繫上五色旗直至神廟的屋頂,山風吹動五色幡飛揚,夜空燈柱照射下映光影交錯、透射出一種神性的氣味。

  這裡是各個宗教的共同勝地,人來人往之間,頭戴小白圓帽的是穆斯林;頂上盤著頭巾的是印度教徒;項上掛一條十字鏈的,就是天主或基督徒;剩下的,就是為數眾多的佛教徒了。信徒容易辨認、但各教教規就不是那麼容易分得清楚了,尤其是印度教與伊斯蘭教,他們的禁忌我完全摸不著頭緒,雖然大學時曾經翻過古蘭經與羅摩衍那,但還是我完全搞不懂到底有那些禁忌需要尊重、那些需要避免的。在Sri Pada峰頂,真的是綁手綁腳的,不知該怎麼辦。

  比如說上面那張照片,其實旁邊有一個牌子,英文的說明「似乎」是不能拍照,我拍完後才發現,但是那個牌子語焉不詳,猜了很久還是不知能不能拍。後來幾個當地人上來,大剌剌的閃光燈就下去了,也沒人阻止。到底能不能拍,到最後我還是不知道啊。


觀看日出的人潮


觀看日出的人潮





  我們五點半左右到達峰頂,算一算大概花了三小時。這時峰頂平台其實不算太多人,之前計算日出的時間約在六點半左右,感覺還很早,就在這地方閒晃。

  繞了一圈,才發現原來峰頂平台之下,原來是一圈水泥走廊。裡面好多人,有些坐著休息、有些就鋪了塊布就地睡覺。大家都在裡面避寒吧,斯國雖位處熱帶,但山頂高寒、大風呼呼吹來好像台灣的中央山脈。

  出去之後在小繞一下,看看有什麼地方最適合看日出的,結論是一開始進入山頂的階梯那一帶是最佳的、比較不會被擋到的角度。誰知道,感覺才逛一下下,看日出比較好的位置,片刻間已經是人山人海,擠成一團了!在人群中鑽來鑽去,想要擠出個好角度來,無奈人實在是太多了,根本沒什麼好地方,於是我們各自散開,各憑本事去卡位了。

  我繞著圍牆,走到峰頂南邊的平台旁。這裡的角度比較偏一些,所以人就少了一點。我想當地人早就作好功課,他們都知道什麼地方是最棒的,如果我沒帶指北針,肯定是瞎子摸象囉!我看了一下自己的指北針,嗯,此地雖然較偏,但應是勉強看得到的啦,所以我就在此定住,慢慢混進人群中。

  這個地方像我這種外國人就多囉!一定也是傻呼呼擠不進黃金角度的。有淡金髮白皮膚高細鼻樑的北歐臉、也有圓鼻子大眼睛的南歐臉,他們說著我完全不懂的話,不知他們從哪一個國家來的。憑著在台灣中級山鑽樹林的身手,漸漸的我擠到接近欄杆之前,約人群中的第三排吧。


黎明曙光

黎明曙光





  站在擁擠的人群中實在不怎麼舒服,而且還得拎著我沈重的登山鞋,我只覺得手臂越來越沈重、時間越來越漫長....Sri Pada峰頂的日出,變化非常緩慢,卻又十分細緻。天空原本是接近墨水般的深藍,隨著東方益漸明亮,漸漸成了深邃寶石般的色彩。等到遠方雲彩描出金邊,我們的頭頂,就像是一塊華貴的大天鵝絨,原本的滿天星斗,此時就只剩金星獨綻鋒芒。

  我看了看錶,六點囉!太陽就快要升起。此時站在我前方的,是一群當地的年輕男女,在這個時候,他們開始交談,像是在討論些什麼事情。講了一陣子之後,其中一個女生,表情有些惋惜,在另一個女生及其他男生的目光中,點了點頭。接著他們用彼此手機拍了幾張團體找,彼此使了眼色、點個頭之後,他們竟然集體離開,離開的時候對著我笑了一下。

  我後方的外國人們,當然還有我自己迅速捕上位置,擠到第一排去囉!雖然語言不通,但是回想起剛才這一群年輕男女的談話,我竟然通過語言的隔閡,大概知道他們在說什麼。我猜測,他們大概是說我們這些外國人,大老遠跑來斯里蘭卡相當難得,而且可能就只來那麼一次了,而我們自己是斯里蘭卡人,在Sri Pada看日出的機會很多,就讓給這些外國人吧!

  當下我感到非常震撼,而且相當慚愧。前年去爬玉山時,我也是在山頂看日出,當時也有碰到香港人跟日本人。玉山小小的山頂,又碰上大批人潮,自然沒什麼好地方好角度囉。原本站得好好的地方,突然前面擠出兩個日本歐吉桑,當下不太高興,狠狠地咒了幾聲,就跑去其他地方了。

  其實,每天都有日出,太陽光一樣平等的照著地球上每一個人,照在美麗的人心上,將會更顯其美麗;若是照在狹窄的心胸,恐怕怎樣也探不進那深深的幽谷。此刻,黎明的光芒已在我的面前閃耀,氣溫依舊寒冷;但是我身後方才離去的斯里蘭卡人,他們卻成了溫暖的微風,吹進我狹窄的心胸裡了。


日出了

終於日出





  六點二十左右,眾所期盼的太陽光終於露臉,相機咖擦咖擦聲此起彼落。陽光喚醒整個大地,平原與山脈的輪廓也逐漸清晰。這個時候,山頂喇叭傳出讚頌經文的吟唱聲,日出峰頂、藍天飄旗,更顯聖地的莊嚴氛圍。

  過了不久,有一群穿戴小白帽的穆斯林,撐著幾把華麗金色的傘、手捧著敬奉的供品,繞著東側階梯進入峰頂平台裡,似乎要舉行某種特別的儀式。我不知道底能不能對著他們拍照,但為了避免冒犯,最後還是把相機收起。

  他們進去之後,大批穆斯林也湧進平台裡,應該是要舉行敬拜祈禱的儀式,原本想要跟著進去,但想想還是算了,伊斯蘭教規特多,隨時都有禁忌,為了不觸犯對方,還是迴避以對,等他們結束,再去看峰頂神廟裡的神聖足印。

  這時外國人們全部都在平台外圍階梯上,我看到一個穿著整齊的當地人,於是問他什麼時候結束。結果他也不知道,因為他是印度人啊,印度人、斯里蘭卡人我們看來真是傻傻分不清楚,雖然他們自己覺得差別很大。


IMG_1140.JPG

神廟、藍天、五色旗





  這個敬拜儀式非常久,等待的同時,此地著名的Siri Pada's Shadow我們來來回回拍了一大堆,仍然還未結束。有幾個老外等的很不耐煩,一直往裡面探頭探腦的。儀式全程約40分鐘,一直到七點十五分才結束。這時大批人潮又動起來了,人群湧進小門,等著排隊進入神廟裡面。

  幸好我們進去的門,剛好是比較靠近入口的,所以一開始就排得很前面。一下子就輪到我們了!神廟門口的牆壁上,有一個華麗的大理石浮雕,仔細看,原來是腳印的形狀,這我們日後也有在可倫坡的水中廟看到。進入廟中,又是看到一個令人震驚的畫面。

  原來神聖足印,是一個石頭上有一個類似U型的淺凹槽,U型凹槽的上方,有一尊釋迦牟尼佛的坐像。但是我們前面是一個穆斯林小孩,他在一個長者的指引下,對著神聖足印磕頭敬拜,但他此時,也對著佛像磕頭了啊!

  在我的理解中,穆斯林是不能對偶像崇拜的,甚至連祭拜過偶像的供品也不能食用。這個畫面讓我愣住了,覺得有些錯亂。從神廟走出之後,我突然有種釋懷的感覺。

  這個高山峰頂上、作為四大宗教聖地,教徒們只要遵守自己宗教的教規即可啊!其他的宗教只要保持尊敬,彼此之間,自然能夠和平相處。這時,我對於剛才處處害怕冒犯其伊斯蘭與印度教的行為,覺得有些小氣。也許他們根本不覺得怎麼樣呢!只要忠於自己的信仰,對於不同信仰的其他人,只要保持微笑就好了。

  我想,如果耶路撒冷也能像Sri Pada這個地方一樣,我們的世界會少很多紛爭,不過,這樣的包容,可能就只有這個島嶼能夠做到吧。


晨霧與湖

從山頂看去,相當漂亮的山脈與湖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ixon
  • 很棒! 你的文章很值得細細咀嚼, 真是個lucky people啊!
  • 謝謝啦,你的文也是,
    而且我覺得你的經歷比我有趣得多耶
    希望下次出去玩也能遇到很多有趣的當地人^_^

    阿猴 於 2009/04/17 19: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