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的風推著太多的雲,他們從東方湧出、從日出山的那一頭擁擠而來。本來所期待的星星、獵戶座、昴宿星團或是大橢圓什麼的,露臉只有倏忽一瞬。很快的,大熊座的屁股就被所有的風與霧包圍,什麼都看不到了。

 當然我們沒有這麼快死心,在石門山頂跑來跑去生爐煮水驅趕寒意。可是天空不捧場,四點半、五點、六點十五分,遠方西邊的雲頭頂戴上淺淺粉紅,日出了。但我們依舊沉在慘白的色溫下。

「下山吧」我無奈的跟大家宣佈,另一團是中大的學生,他們還在山頂開趴,揮手道別,悻悻然的下山。


 上次跟草履蟲、郭公來的時候也是這樣,一模一樣的情景、背景都是白色的石門山。幸好,我們在前一天有早那麼一點點上山。上一次,我們眼睜睜的看著大片丹紅色岩牆的奇萊北,在停好車奔下座位關上車門之後,幾秒不到的時間就黯淡成黑色的奇萊。

 這一次,我們還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合歡主峰寬廣的步道上,輕鬆的漫步、拍照。





 不過,還是慢了一些些。奇萊背後,東邊成片的雲海綿延到遠方的花蓮;翻騰雲沿著塔次基里溪爭湧而上,越過武嶺,成為雲瀑宣洩注入崩谷下深遂的濁水溪。

「欸,你們運氣很好耶,竟然看到雲瀑,我這也才看過三次,這是第三次。」我對大家說。

 夜色將近,奇萊主、合歡東、奇萊北三山鼎立,詭譎的暮色映照塗上鮮豔的金紅。我知道上日落前山頂絕對是來不及了,那就在這裡慢慢欣賞,紅色的岩峰吧。





 從石門山再度回到合歡山莊,山莊仍籠罩在霧中,看不清天空的顏色。該怎麼辦,要繼續走嗎?

 在山莊中瞎混了一陣子,還看了半場DVD(這可是我們電子阿宅的標準配備,我、武哥、阿寶、郭公,每個人都帶數位單眼+Notbook上山,連上山都要宅=_=,只有凱西賢伉儷們比較正常)。老實說爬山到現在,就算沒下雨只要有霧我都不覺得算是好天氣了。然後就會非常懶惰。

 可是,難得上來,而且還是一大群同學耶,好像還是該作點什麼事才算。跳上車子到小風口合歡北看一下,馬的都是霧雨,更糟,於是就決定是合歡東峰了。

 這跟上次草履蟲來合歡的行程一模一樣,也是先到小風口,又回來爬合歡東。雖然這時候身邊都是霧,我想,說不定山頭的另一邊都是太陽喔!





 呵呵,接近山頂,眼前果然出現了成片的藍天!這天有好多人都上來合歡東峰。早上我們遇到的中大團,現在又遇到了,而且,他們在山頂拍求婚影片,超有趣的。





 這讓我聯想到前陣子超紅的南湖婚紗,或是楊南郡老師的桃山婚禮。但是桃山跟南湖對一般人而言難度實在太高了,我想還是合歡山區比較可親。如果國家公園兼顧保育好好規劃,成為婚禮勝地好像也不賴呢(不過前提是大家都要作好LNT啦,否則婚禮自High生靈塗炭造成生態浩劫就不好了!)。

 下山回到登山口,經過在武哥的車子,後面,有個人看起來好熟悉啊,定神一看竟然是朝睿!!挖靠!這真是太有趣了,竟然遇到老同學。今年四月,我、武哥、阿寶、郭公跟朝睿都去花蓮參加威羽的婚禮。那時朝睿也開始爬山就有提到合歡山這件事,結果我們竟然又在合歡遇到了,真是有趣的巧合啊!





 之前已經有我、郭公、草履蟲在爬山囉,現在還多了阿寶、朝睿、凱西夫婦,耶,那下次去雪山吧!不過,也得我的肩膀恢復元氣@_@,明天開始認真看醫生!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