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烏石港北堤清晨的衝浪者



  水氣太潤、渲染著很近的海岸只剩下薄薄的淡彩,再遠一點的,比如說龜山島,就完全隱沒在粉色的光暈裡了;日出不像日出比較像日落,烹煮太平洋熬著一大鍋玫瑰色的奶油。一個又一個衝浪者站上浪花、應該要是很帥又熱血的,可是這片海的柔焦用得過份了,演的是少女卡通。

  可是,可是,這浪太漂亮了,一道推著一道的長浪,形狀是美好的弧形,終點沙灘白亮亮的泡沫不散,好想好想下去。

「你想下去嗎?」我問郭公。

「不要。」郭公答得乾脆。

  如果郭公下去了,依我的個性一定也會衝的。幸好沒有。現在我摸著我的左肩,我想我要是入水再隨便划個兩下,它一定會廢掉的。嗚嗚嗚,我可憐的肩。還是等明年吧。


外澳岩石海岸的日出



  出了烏石,海浪就安分了。使不上勁;抬不起身,敷衍的、隨便擺個兩下,就躲到岩石的海藻縫裡。大概是天氣太熱了吧,不想動。

  我和郭公爭辯著大學最後一年到底有沒有來過三貂角的燈塔,可是那涼亭風太輕鬆椅太舒爽,不知講到哪就睡著了。

  因為有一隻鳥,咕嘟、咕嘟、咕嘟~~太有規律的叫,大概是周公派來的信差,有誰能抗拒這樣美好的請柬?然後還有一隻大白斑,輕輕划飄漫漫,它的翅拍得有些笨拙了不夠優雅,幸好風也是輕輕的。


三貂角燈塔



「大白斑都這樣,墾丁的也是」閉上眼,我自言自語。

  咕嘟、咕嘟、咕嘟~~那一隻鳥依然叫著直到有另外一對自行車騎上來。趕快把被我們佔用亂亂的涼亭整理一下,看看手機,時間還不到十點。

「我以為過很久了。」

「我也以為快中午了。」

「要去哪?」

「隨便。」


卯澳的石頭屋



  回到公路,順著路牌,右轉進了卯澳。

「我有聽貞如講過這個地方耶,進去看看吧。」

  一進去,就知道為什麼這個地方在某些圈子裡會熱門,一棟頹傾半倒,但又難掩風華的美麗石屋,獨自站立在海岸。停好車、下來不過二十秒,成群的觀光客大隊如潮水般湧來,唔....

「哇....好多人」

「是怎樣,這種地方怎麼會來這麼多人?」

「挖哪知」

  在往前走,有一個小廣場,停滿遊覽車,另一頭,還有車在排隊。所以,所有幽靜的、遺世獨立的想像....就只能成為想像。

  也沒什麼拍照,一下子就匆匆閃人了,不過也不是因為人多,是因為太熱了,太陽超大,石花菜一杯、麒麟一罐、茶理王一罐,再來罐大瓶的礦泉水吧。


北海岸金沙灣



  卯澳接下來是金沙灣,剩沒幾粒沙的金沙灣。龍洞接棒。到龍洞沒有攀岩,也沒有潛水,那就睡覺吧。剛好吃飽,眼皮正重的哩。好多人在潛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阿多仔、也有泥哄人。不過太陽那麼大,還是午睡好。海浪的聲音好舒服,好舒服。

「鼻頭角,欸,經過那麼多次,從來沒有上去過,要不要去?」

「好啊,反正現在還很早,四點左右再到深澳也來得及。」

  所以就上去了。週末好多人,不過幾乎都是要去下面的礁石區的釣客們,走步道的人還滿少的。這步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算短。上去下來也要一個半小時吧。

「欸!這海崖很壯觀耶」

「感覺跟東部的斷崖不一樣,可是,那是另一種風情,像是....澳洲大洋路?」

「是滿壯觀的,不過沒什麼人走」

「離台北太近了吧,近就無趣了。我想。」

  快要傍晚,大辣辣的烈日扎得脖子好痛,也照得石壁和海水閃閃發光。


鼻頭角終點的海崖



  離開鼻頭角,就快要進基隆市了。我們的目標是深澳,不過好像沒有路標。

「到底在哪?會不會過頭了?」

「前面那個岬角應該是八斗子吧,我記得地圖上畫深澳在八斗子對面」

「可是快過去了耶....」

「欸欸欸,那個,跟著那個阿華鯊魚羹」

「那裡?」

「就那個牌子,在右邊,要右轉了」

  急轉彎,幸好後面沒有車。路不大不小,一進去,撲鼻而來漁港的氣息。路邊都是釣客,港裡都是海釣船,北台灣的釣魚人都在這裡了。路走到底,就是一堵黃土色的石山,應該在那裡。

  四點半了,就快要日落,好像沒多少時間,而且我們不知道路在哪。就憑感覺走吧。


深澳岬上的蘑菇岩石,對面山上是九份



  石山旁由兩個大大的圓筒,應該是儲油的吧。旁邊有一條路,一進去,滿地垃圾。

「我的媽呀!會不會太多垃圾!!」

「沒辦法啊,這裡又不是旅遊景點,這樣才有密境的Fu啦~~」

  過了垃圾堆,稍微乾淨了點,不過還是不知道在哪裡。就只好隨意走走,幸好這個半島小小的,繞了一下海岸,再上了一個小土丘,一顆顆蘑菇般的怪石連著長了一大片,而對面山頭就是九份。在一朵一朵的大蘑菇間繞行,幾步路然後,一個巨大的海拱、古老的石象就站在我們眼前!


深澳的象鼻石



「哇嗚!這太酷了!」我興奮的跑過去,可是一下子就腳軟。那海崖又直又高。

  可是我還是移動著腳步,慢慢的、移到最邊邊想要靠得更近看得更清楚,我想這時候來陣大一點的風我一定會閃尿拉濕了一褲子。拍了一陣子側面離開,然後又一樣的到正面的那一端海崖,這邊海崖更高了些,也陡了些,不過從這裡看,象鼻的形態更明顯。象鼻、象耳、象頭,就只差一對象牙了。


深澳象鼻石另一面的樣子



  今天的海很安靜,青青藍藍、只有一點點波紋一點點的浪花碎末。長長的象鼻深進海裡,想必牠今天吸水吸得很過癮,沒那麼多泡泡也比較不會脹氣。太陽就快要下山,黃澄澄的日光照在大大的石象就變成一頭黃金象了,泰國有白象,我們的深澳有一頭金象喔!!

「要等日落嗎?」

「不太想,我肚子餓了!」

「我也是,去廟口吧。」

  大金象還在喝水,再來一點晚風、再來幾顆星星和一輪月光,立在黑黝黝北海的就會是另一頭銀象了。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ostpoem
  • 清清淡淡的ㄧ篇小品<br/>像是ㄧ道可口的開胃菜<br/>有沒有主菜阿
  • =v=
  • 文筆真的好,一邊想像實際爆笑的對白與表情,但跳躍於電腦螢幕卻又如此雋永舒服XD<br/>拔過,這位長官,您的上一篇連載是結束了嗎(是得我在催稿)
  • akau
  • 哈哈....快了快了<br/>(裝死貌, 其實在逛ptt八卦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