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崩壁、崩壁,到處都是崩壁



..........................................

【4】稜上


  凌晨時分,太陽還沒升起,但是一輪豐滿的明月高懸,照得寬廣的萬大南溪溪谷一片輝煌。白天嘈雜而囂狂的怒湍惡水,在此刻竟收斂成一道孤獨的月下銀波。

  看著黯淡的天星,我們在撒滿月光的沙洲上吃完早餐,雖然天色未明,我們還是得拔營出發。前一天應該算偷懶吧,因此這一天就必須得補回來,記錄上從匯流口到安東軍三叉口的這一段路,大多寫得痛苦不堪,我想,今天應該也不好過。

  心裡這樣想,而事實也果然是這樣。

  從上切點走一小段路之後,就遇到第一個地形。這是一段溪谷旁山壁上的腰繞路,路徑窄小,大概只有半公尺,右邊是陡坡,左邊直下十五米就是溪水滔滔的河床,這段腰繞路的盡頭,是一個約三米高的石壁拉繩地形,雖然不高,但是這個石壁滑到不行,幾乎沒有好用的腳點。拉著三條傘帶、樹根、還有幾棵生命力旺盛的蕨類,我勉強趴著爬上去,大汗不已。

  可是我爬上去之後,踩爛了幾個泥土腳點,後來的夾子就沒那麼好上了。這個石壁有一個小小的over面,不太好使力,夾子一直卡在那個地方,試了幾次之後沒有辦法,只好吊背包了。我有一條五米的傘帶,扣掉繩結需要的長度,在這裡僅僅剛好夠長。

  費了一番力氣,終於把夾子和他的背包終於拉上來了,只是,就在我快要抓到背包的同時,恰好卡到一根樹枝,背包翻了一圈,咚!一聲,夾子的水壺吊下去了....

「這....」我和夾子面面相覷。這是在萬大南溪流域,夾子第三次掉東西了!

「欸,我想還是算了,而且溪谷很深,我覺得滿危險的。」

「嗯....那我在路邊找寶特瓶裝水吧~」夾子無奈的說。
  
  這應該算不好的預兆吧,從萬大南主支流匯流口,一直到櫸木營地的這一段路果然不甚好走,路徑不清、倒木當道,常常要繞來繞去的,更討厭的是無所不在的咬人貓,那潑辣充滿毒液的枝葉,即使穿著長褲也能輕易穿透纖維到達皮膚表面,一路上幹聲連連。

「幹!我的臉被咬到了!!」我爬上一個碎石坡後,一叢咬人貓襲面而來,閃避不及只好被咬,我氣得拿登山杖胡亂的大力狂砍!!

「幹!我也是,我的臉也被咬了!!」三分鐘後,聽到背後的夾子也大聲幹譙!大概是另外一棵吧!

  除了咬人貓之外,更讓人煩躁的還有綿延不絕的崩壁。我們遇到第一個崩壁時,很開心的以為崩壁到了,匯流口到櫸木營地之間,剛好中間有一個大型的崩壁地形。因此過了這個崩壁後,我們還很開心的休息,誰知道,崩壁接二連三、坐四望五,看到土石之間倒木上還是綠色的樹葉想也不用想那是新坍的崩壁。近幾年來天氣越來越極端,頻繁的暴雨也頻繁的改變山區的地貌。

  過了許久,真正的大崩壁真的到了。這個崩壁一看就知道是地圖上標明崩壁的地點,因為它非常的大,灰白色的大片土石蔓延,一眼難盡,大概有一百公尺長吧。不過長度雖長,難度卻不高,因為那些砂石還算緊實,重裝踩踏不會崩落,很輕鬆的就橫渡過去了。比起來前面那一些小型的崩壁走來還比較痛苦,因為一大堆倒木卡在砂石之間,我們得踩著鬆軟的沙土、彎著身繞過這些橫幹枯枝,那真的就很累人。

  過了這一個大崩壁之後,路況就好多了,而且,這裡有很多巨大的紅檜、扁柏,走在其中只覺得靈氣動人,步伐輕盈,一下子就到了櫸木營地。



萬大南流域高大的神木



  櫸木營地在上河地圖上標明為第二獵寮,但是這裡明明沒有獵寮,在大棵的櫸木下還是櫸木營地比較地如其名。這個營地頗腹地適中,綠意盎然,而且下方不遠處就是萬大難的這條支流,取水方便,實在是一個不錯的營地,問題是,上河的地圖標明的路徑到了櫸木營地後,仍然是溪左岸的腰繞,路並沒有過溪,那麼,路到底在哪裡??

  我們在營地周圍繞來繞去,怎麼看都只有營地下溪這條路,而且下溪處有一堆布條,到底要不要過溪呢?從這邊看對岸,怎麼樣也看不到那裡有布條,蹉跎一陣子之後,我決定過溪去看看。

  過溪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因為水不淺,我們必須脫鞋涉水,而涉水後還得等腳乾了才能穿上鞋子,不然腳溼溼的穿鞋走路,很容易長水泡。

  不過,渡溪後走沒幾步,我一下子就看到布條了。為了確保起見,我在往上探去,果然有明顯道路、還有接續的布條。

「馬的,又被騙了!」續萬大南合流口的錯誤之後,這裡又來一個,我很不爽的碎碎念。這時候已經接近中午,我們的進度嚴重落後,我今天不想繼續待在萬大南流域了,今天我一定要抓到安東軍的稜線!!



第一獵寮前最後匯流口



  結果,同樣的事又再度發生。

  兩個小時候我們走到了最後的合流口,這條支流,在這裡又會分成兩股溪,地圖上標明的路線,在右方溪流的左岸。但是,一條鮮黃色的布條在兩谷溪中間晃啊晃,路到底要怎麼辦?

  這時候,我已經不想去看溪左岸有沒有路了,我們就直接跟著布條,在溪右岸的林下大石頭間,追著布條套來跳去,因為時間已經不多,天空灰沈沈的,也許就快要下雨。

「欸,如果我們能夠趕到三點半到第一獵寮的話,那就衝安東軍三叉營地吧」我對夾子說。

  記錄上有提到,從支流合流口到第一獵寮這段路並不好走,我們走來也頗有同感,而且逆走的視角是由下往上,這並不容易追得到布條,常常得在溪谷的林木巨石間尋找,耗了不少時間。另外,由於我們是逆走,在溪谷之間到第一獵寮就必須尋找上切點,記錄有提到上切點並不明顯,事實也是這樣。不過,當我們接近上切點時,前方溪谷恰好有一個不太好過的瀑布地形,於是很幸運的就這樣撈到了上切點。

「耶!!剛好三點二十七分!」過了上切點,走了一小段溪溝後就是第一獵寮了,我很開心的對著夾子說。

「我今天好想脫離萬大南,我快受不了了!我們要不要衝上稜線?」我問夾子。

「我也是,今天還是衝稜線吧!」夾子也一樣受不了萬大南了!我們很像趕快離開萬大南,趕快衝上傳說中的能安草原,傳說湖水如鏡、綠波似海的能安草原。

  不過,地圖上標明從第一獵寮到安東軍三叉營地需要兩個半小時,依我們虛弱的體力,恐怕要三小時或更久。可是萬大南實在是太痛苦了,大腿滿滿都是咬人貓咬出來的紅色疹子,手腕上到處都是血痕,我跟夾子的雙手貼了一片又一片的透氣膠帶像補丁,衣服也被有一堆有刺植物勾得破破爛爛的一身狼狽!

  裝了晚上的用水,短暫的休息之後我們就往稜線直上,奔向夢想中的能安。

  不過,接下來的這一段路,我幾乎不記得了。綿延不盡的陡上、又溼又滑的爛泥土坡。漸漸的,雲氣蒸騰、穿梭在杉林之間,我們越來越高,但是天色也越來越暗。

  終於,在西方仍滿佈霞光、金星還獨自明亮的此刻,我們走出了黑暗的森林,迎面而來的是廣裘的大片視野。太陽已經隱沒在雪山之後,但是天色明亮,餘輝映照下的草原顏色是柔和的淡綠橄欖,然後還有緩緩的綠坡之後,孤標秀出的安東軍山。

  我們終於上稜了。


安東軍三叉營地的月落



..........................................

【5】日上安東軍

  安東軍三叉營地是一個寬廣的淺草原盆地,特別的事,盆地中的草坡並不全都是玉山箭竹,其中夾雜著許多水草之類的植物,我想以前可能是個廣大的看天池甚至是湖泊吧,也許在某個地震後地質改變再也無法蓄水,於是成為今日的地貌。這種地形相當常見,例如雪山山脈水源穩定的推論池,經過921大地震後,也成為一個平日乾涸只有雨天才能蓄水的看天池了。

  而像這樣的營地幾乎是最棒的,軟軟又平坦的大片草地,躺在上面一定超級舒服的。不過我們選了一個盆地邊緣,土質較硬、水草較少的地方,希望不要壓到這一片美麗、軟綿綿的水草。

  我想這真是一個好地方。天色還未全黑,一隻又一隻的水鹿不斷成群的前來,一下子便將我們團團包圍了。我們在帳篷旁一邊煮食、一邊看著滿天星斗、十數隻水鹿近距離的圍在我們身邊。等到月亮升起,明亮的光華照得群山成了銀白世界,牠們竟然靠得更近了。

「挖靠,牠們靠得超近的,我好怕公鹿用角戳我。」夾子上玩廁所,最後進帳篷的時候說。

「你有沒有很怕牠把你的雞雞啄掉啊?哈哈哈!!」我開玩笑的說。

「有耶,超害怕的,不過我轉身之後牠們還排隊去舔尿耶!真是有禮貌。」

「哈哈哈~~」

  在這個星月交輝的高山之夜,惡夢般萬大南的種種,也隨著晚風飄落深深的溪底,留下的是美麗的草原、可愛的水鹿,還有溫柔的夢鄉。



月落晨光干卓萬



「天啊,這真是太美了!」

「哇!真是太棒了!天氣真是好到爆,還有這些草坡實在是太美了!」

「欸,你看那個那個凹谷,有點像小型的圈谷耶!」

「是啊,不過這個谷地全部都是箭竹草坡,更漂亮耶!」

「在那裡紮營一定超夢幻的!」


  昨天實在是太累了,今天決定睡到自然醒,拉開外帳,走出帳篷的那一刻,天啊,實在是太震撼了,深邃的藍空逼眼懾人心魄,絕美的草坡翠青漫延四方。晨光斜射,將遠方安東軍稜脈糾結的山體,映照得肌理分明、壯碩雄渾。


晨光與藍天下的安東軍



  而安東軍真不愧是一等三角點,山頂上的展望遼闊無比,向北看去,近一點的淺綠色山區,是高山準平原的能安群峰;在更遠的北方,是威名赫赫的奇萊連嶺;合歡東峰獨特的山形則更在其後成為淡淡的剪影。西方隔著萬大南開闊的河谷,獨峙一方的寬廣山塊就是難纏的干卓萬了,干卓萬主峰、牧山、火山,一峰連著一峰,頭角崢嶸。而雪山山脈和白姑大山在這個角度連成一氣,看起來線條柔和了許多,怎麼也不像是以天梯、陡坡聞名的雪山大劍!在更過去就是埔里盆地了,紅塵和喧囂遠在山的那一邊,我們是從那紅塵而來,也將朝著紅塵而去。

  而東方和南方,則是另外一個重點,從這個角度看過去的群山並不常見。東方視覺的盡頭是花東縱谷和海岸山脈,從這裡看去晨光刺眼,但我幾乎能夠看到東華學舍的高高樓塔和芳草萋萋。比較近一點的,則是叢林深處的望台、武陵、大檜、林田、二子,哈崙的鐵道仍在山間迂迴,索道的咕嚕聲和崖上的汽笛卻已遺落在林間枯木的腐植層底。所以,山城的繁華終於落幕,森林也終於能夠喘息,但是啊,那落葉蓋不盡、荒草覆不了的是歷史的記憶。多少年少的夢想牽引思念在這片沈默的山林呢?哈崙啊哈崙,上一次沒能夠跟上秋豪的隊伍,我想這傳說中的名字,就只能從他的照片中想像了。

  從南方看去,這一列連峰橫屏的雄偉高崗,才知道台灣果真不負高山之國、高山之島的美名。安東軍再往南,便進入中央山脈的主脊陷落區,從此而去十餘公里直至七彩湖畔的六順山,便再也沒有超過三千公尺的山頭;六順山之後再十餘公里,中央山脈的稜線也只在三千公尺上下。但是,那再過去,就是丹大山了,丹大山的威名,總會在每個岳人心頭縈繞,那是台灣最深最深的最深處;那是島嶼的心臟、島嶼的靈魂;那是自然之神的最後疆界;那是每個愛山人永恆的夢想。玉山、秀姑巒、馬博拉斯、東郡大山、馬利加南!島嶼上最高、最雄偉、最峻峭的山稜,都集結在丹大-玉山-大水窟的這個山區。還有還有,多少傳說、多少祖靈、多少鮮血與戰場,多少逝去的歷史和過往的夢,也都發生在這個山區。現在我們在安東軍山頂遠遠的看去,蒼蒼點黛、悠悠浮雲,這裡是緩坡青草芬芳、那邊是山頭刀戢相向。還要多久,才能去拜訪那夢想中的夢想呢?


夾子、與看過去的能安群峰



安東軍快樂的登頂照



  山頂與留守連絡之後,得知短短的時間內台灣東南方突然產生一個颱風,開始影響的時間大約再三天後,我們只得改變計畫,放棄原本要去的牡丹池以及奇萊連峰,直接從屯原下山。

  告別了安東軍,接下來的,就是美麗動人的高山湖之國度。


清新可人的屯鹿池妹池



..........................................

【6】白石綠坡湖水藍

  拔營之後約半小時,我們就到了屯鹿池妹池。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湖泊,面積並不大,深度不深,但是湖水清澈無比,跪地掬水而飲,真是無比的鮮美甘甜。路徑在湖的東南,但這並不是一整片草原,而是在箭竹間一條一條、切割縱橫的水道,行走其中還得跳啊挑的,甚為好玩。這些水道有的比較寬,像是一條小溪;有些水道較小,輕輕拂過水生植物;有些水道則潛入地面,在另一頭又鑽了出來,但他們最後都會流入屯鹿池妹池,然後在池西南的某個角落流出。原來這是活水,怪不得那麼甘甜。

  我們在這裡玩了很久,而且還以為屯鹿池到了,後來才知道這個不是屯鹿池,而是屯鹿池妹池。只是,這麼美的一個高山湖泊,給她一個「妹池」之名,似乎有些委屈,不過啊,即使湖神有靈,大概也不會計較,其美麗質天生,又何必在意名字與否?

  從屯鹿池妹池出發,大概還要再二十分鐘才會到屯鹿池。屯鹿池相當大,真的可以稱作屯鹿「湖」了,形狀圓圓的,有點像滿水位的嘉明湖,但是湖的對岸還有成片的冷杉和長滿淺綠草坡的山頭,我覺得比嘉明湖更美哩!如果湖水再深一點,深到水色發出沉靜的藍,那就很像歐洲的阿爾卑斯了。只可惜湖畔營地成堆了垃圾,透露出這裡的公民水準還差歐洲一大截的無奈現實。

  沒在屯鹿池停留多久,一方面是剛才玩太久了,一方面我們覺得屯鹿池妹池比較美,邊走邊拍,就這樣離開了屯鹿池。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我真想在這裡過上一天啊,對面的草坡山頭看起來好美,真想去爬一爬;屯鹿池妹池的上游還有什麼,真想去探一探....


藍天下的屯鹿池



  穿過一個又一個冷杉林、一塊又一塊的草坡,爬升到最高點在望下看去之後,那就是萬里池了。

  萬里池是這條路線最大的湖泊,從這裡看下去,有著雙峰山頂的白石山就在對面,寬廣的水域佔據這裡跟那裡,兩座山頭之間所有的面積,粼波盪盪、水漫煙興、風乘霧起之後越過湖水盡頭的森林,就將是太平洋波濤萬里。再更近一點看,可以發現下面是兩個扇形的谷地,較小的在下游,流水匯聚成萬里池;較大的在上游,一條又一條的水系隱身在箭竹林下,這要靠近它才看得出來。

  我們下坡走到湖畔的時候,已經中午了。下去之後,原本很高興,但是在再更往前走,就覺得不太妙了。

「欸,夾子,我覺得路怪怪的,我先去看一下路。」一叢又一叢的箭竹林,好像到處都是路,又好像都不是路。

「要不要在這裡午餐?」夾子問道。

  但是我越往前走,越覺得路實在是有夠爛的,我想先走完這段路在休息。

「欸,夾子,我覺得先過湖在吃午餐好了,路好像很難走。」我在高於人的箭竹叢中大喊。

  當我鑽出箭竹林,一腳踩入深深的沼澤爛泥之後,我就知道,苦難開始了。這裡並非單純的箭竹林,彎彎曲曲的水道蔓延在茂密的竹林之下,有一些是清澈的沙質河道,但更多的是爛泥夾雜的水澤。

「幹!我陷到爛泥裡了!夾子你要小心!」跟一叢茂密的箭竹搏鬥完之後,我又一腳踩進爛泥,鞋子連同綁腿一直到膝蓋,整隻小腿都淪陷了!

「幹!我也是!」不久之後,我也聽到夾子的幹聲。

「幹!又來了!」

「幹....」想不到,美麗幽深的萬里池,湖畔傳出不爽的幹聲連連。

「挖.....靠......幹%$$#@@%*)2」箭竹林中,我一個不小心,整個人連同背包差一點栽到一個大沼澤裡,幸好一手有抓到箭竹,我隱約覺得鼻尖都要碰到泥巴了。但是悲慘的是,我的眼鏡掉了下去,胡亂在泥巴裡撈了一陣子之後,終於給我撈到了!!此時不爽的情緒大爆發,罵了一連串髒話!!

  半小時之後,我才終於脫離噁爛的泥沼,跳到一個還算乾淨的小草坡。此時路跡就在眼前,登山布條飄啊飄的,但是,有一條不算窄的溪溝橫在前方,該怎麼過去?

  夾子還沒來,我下了大背包,嘗試著用登山杖當支撐,看能不能跳過去.....

  幸好跳得過去,不然還要在脫鞋渡溪,又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過了一陣子,夾子也來了,此刻他的臉臭到不行,想必也被泥巴搞到滿腹怒火。一直到吃飽喝足,在用溪水洗盡滿身爛泥之後,心情才好了一些。


白石山與萬里池



  再次陡上,不一會兒,萬里池又在我們腳下了。

「從這裡看萬里池還真美。」夾子說。

「是啊,但誰知那一條路會走的那麼雞巴」我答道。

「貞如還說萬里池是第二漂亮的,可是竟然著麼累人」

「不過萬里池的確比屯鹿池美,無可否認。接下來,過了這座山,就是最美的白石池了。」


  從萬里池畔到白石山頂,整整需要四百公尺,坡度不算太陡,但我們還是走得氣喘吁吁。等到我們走到山頂,午後的雲霧早就簇擁而上,山頂的展望和傳說中的牡丹岩,只能用幻想的了。

  下山之後,天氣就漸漸轉好,和緩的坡谷和柔美的草坡在穿透雲霧的陽光間,顯得山色迷離而空濛。山背之後腰繞著山徑,轉了一個大彎之後,迎面而來的是刺眼的陽光,還有緩坡間水光粼洵的一個大水池。

「這是應該是白石池妹池。」夾子說。

  即使是「妹池」,面積也不小,從這裡看來遠超過半個屯鹿池的大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白石池應該大上許多。

  所以,路徑再往前、山徑又轉了一個彎之後,遠遠的就可以看到,一個很大很大的水池,在夕陽下閃爍著波光。


夕陽背光下的白石池妹池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shung
  • 差點就沒續集可以看了,弄的好像真正的探險小說哩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