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窗外還是一片陽光,盛夏的午后懶洋洋的。沈重的腦袋還渾沌不清、身心極度疲累,但我還是認命的攤開大背包,一件一件的拿出地布、帳篷、炊具、睡袋慢慢的清理。就在我清理背包的肩帶時,一隻巨大、風乾的毛蟲蟲屍從我的背包腰墊後掉了出來,我撿起來看了看,想了一下,嗯,什麼時候跑進來的呢....應該是那個時候吧,那個在萬大南,與森林、蛾、還有飛蟲們共眠的夜晚....


..........................................

【1】松風林月夜

  萬大北溪的濁水滾滾奔流,貞如和他弟弟正在對岸揮著手,他們站在松楓吊橋殘存的半截橋墩下方。我們大聲的對喊,彼此用力揮動雙手,過了這條溪之後就此分別,我們的旅程就算開始了。

  去年八月聖帕颱風摧毀了這座吊橋,從此能高-安東軍這條路線就開始少有人行了。原因就是因為橋下的萬大北溪溪水滾滾如千軍萬馬,在豐水期想要涉水渡過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們決定了能高這條路線之後,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該如何渡過萬大北溪,因此我們便計畫用逆走的方式,從奧萬大進去;再從屯原出來,先渡過萬大北溪再說吧!

  幸好,現在雖然是夏天,但是好久沒下雨了,萬大北溪的惡水依舊,但是還是仔細尋找,還是有水位較淺的渡溪點,在河床上前前後後迂迴繞上一番後,我們終於成功渡溪了。


萬大北溪的滔滔惡水,樹林後還可見〝前松楓吊橋〞半倒的橋墩



  過完溪稍做梳洗後,我們便沿著步道往樹林深處走去,看來這一條路真的是很久沒有人走過了,步道沿路蓋滿落葉,一些木梯、欄杆也許疏於保養,顯得有些搖搖欲墜,真不敢相信去年這裡還是熱門的觀光景點。路越往深處去,兩旁的植披就越茂密,過了『園區外遊客止步』的立牌之後,芒草、蕨類更是直接淹沒了原本的路徑了。

「簡直就是中級山嘛!」我叫道!!

「這真的是傳統百岳路徑嗎?」夾子一邊撥著草,一邊回應我。

  撥著撲天蓋地的灌木雜草前進,隨著汗水迸發、溪水聲漸遠,高度也越來越高之後,路況才好了一些。一個小時之後,我們走到了記錄上的松風嶺。

「今天要睡松風嶺嗎?時間好像還很早耶,我們走到合流口的鐵皮獵寮吧」

「而且我們的時間比地圖快,應該沒有問題吧!」

「就這樣決定吧!」

  你一言、我一語的,談笑之間頗為快意,在松風嶺短暫休息,傳了簡訊給我們的留守之後,就沿著稜線而下,準備在前往萬大南的溪谷邊紮營。

  過了松風嶺之後,路徑轉為松風嶺的稜線南方腰繞,雖然天色漸晚,不過路徑還是滿清楚的。彎過幾個支稜、越過幾條溪溝之後,萬大南溪感覺上簡直就近在耳邊。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天色真的有一些昏暗了,我們把頭燈戴上備用,可能會趕一小段夜路吧。

  就在這個時候,感覺樹林的前方有一片明亮,我走上前去一看,哇,有一個崩壁!!

  這個崩壁不長,大概只有十多米,但是非常的陡,而且土石細又鬆軟,上頭完全沒有植披,看得出來是新坍的崩壁。

  「先下背包吧,我去試試看。」我抓著崩壁邊緣的芒草,小心翼翼的踩了一步,鬆垮的土石一時之間紛紛落下,我再用鞋子去踩,想做出一個腳點,但無奈土石實在太鬆又太細,而坡度又太陡,嘗試了好一番之後,還是沒辦法弄出穩固的腳點。


「我們迫降吧!」天色漸黑,要橫渡過去這一片崩壁肯定需要花上好一番工夫,而且再之後的路徑說不定有更新的坍塌地形,想了想還是只能做出這個決定。

  只是我們現在走的是腰繞路,路線是一邊山壁、一邊山坡,很難有可以紮營的地方。我們前前後後繞了一下,根本沒有任何平坦的地方,甚至只有崩壁前的那一段路較為平坦,看來只好在路徑上露宿了。

  於是我們選了一段路,合力用登山鞋和鏟子整了一下地,嗯,長度剛剛好可以我跟夾子頭對頭睡成一排,拉起外帳之後勉強有個遮蔽露水的地方;但地布不夠兩個人的長度,於是把睡墊、求生毯、綁腿都拿出來鋪了,看著這個緊急的家,勉強可以算舒適吧,我想。

  草草吃過晚餐之後,天色很快就暗下來了。森林夜裡,各式各樣的蟲子傾巢而出,空氣中充滿飛蛾、蚊蚋之類的,地上則有各式的蟲子走動,比如說,我的腳邊就有一種紅色的大毛毛蟲!『不知道有沒有毒?』一邊想著,一邊小心翼翼的用腳踢開。

  就這樣,一開始還會對著些小蟲東閃西閃的,甚至盡量不碰到步道旁的植物,因為上面也可能有蟲啊!但是越到晚上,我們也漸漸的越覺得無所謂了,反正牠們也只是在走路而已啊,也許我們還擋到牠們回家的路了啊!


步道上的露宿營地




..........................................

【2】迷山驚魂


  一夜好眠,森林中蟲子雖多,竟然沒有會叮咬人的,這個地方甚至也沒什麼露水,睡袋、背包等裝備幾乎是全乾的。

「這實在是太神奇了,我還以為會溼答答的耶!」我一邊把東西塞進背包,一邊說著。

  但是困難才正要開始!幾分鐘後,我們回到了那道崩壁前。這次我先下了背包,想要用土石踩出一條能走的路徑出來。我小心翼翼的用鞋子做出腳點,一個、兩個…大概做到第五個腳點吧,實在是無法在前進,因為這裡坡度變得更陡,土石不斷崩落,連前一個腳點都波及,我只好退回原點。

「你看下面那邊似乎比較平緩,我們用下去再繞過好了。」我回來後,夾子對我說。

  我想了想,那個坡度實在太陡了,先繞到下方,再從較緩的那一邊橫渡過去也似乎是唯一的辦法了。

「OK,那我先下去探一下吧!」我說。

  但是這茂密的植披有如重重的天羅地網,時而樹藤結陣、時而枯枝橫前,我只能揮舞著登山杖左劈右砍的,勉強終於鑽到崩壁下方。但這個地方事實上也沒有真的平緩,坡度依然陡峭,但是已經足夠我們安全的橫渡。

  但是另一端的植披卻更加繁茂,而且是令人生氣的那種、三度空間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各式枝葉,這一步背包才被藤蔓勾住沒法前進,身體得扭曲翻轉才能脫逃;但下一步又換成眼鏡被枝葉推擠掉落地面,跟瞎子一樣驚恐的在腐植層上摸索尋找。我胡亂著揮舞著登山杖,好希望是我櫃子裡的那把山刀,等我鑽出層層的植物密網,已經是氣喘吁吁,大汗不已了!

  夾子在我後面不久,上切到路徑後一狼狽,哈,我也一樣吧!

「啊,我的筆掉了!」夾子正要做記錄,卻發現筆被勾掉了。

「你還要找嗎?我想,你沒有機會找到了,我的筆讓你用吧!」我看了看夾子上來的地方,植披茂密到像沒有人走過,我看是很難找了~

「希望這樣的路不要再出現了啊!」我說。



就是這一個讓我們露宿的崩壁!



  但希望往往就只能是希望,這一段地圖上平凡無奇、記錄上又沒什麼描述的腰繞路,又接二連三了出現幾個崩壁,我們又來到一個很大的崩壁前面,大概五、六十米長吧。

「這該怎麼辦,這要往下繞,我看要繞道溪谷了吧!」這時候太陽很大,崩壁上展望不錯,但我們很煩。

  東看西看,沒其他路跡了,也沒有布條,我們又回到崩壁前。

「我上去看看好了,說不定可以高繞過去。」我指著崩壁頂的森林,看起來的確是不高。

  樹林下全是芒草,雖然茂密,但是往上走了一小段,卻隱約有些路跡。我沿著崩壁旁抓著芒草往上走,走上好一段路之後,竟然看到路條了!我高興的對著下方的夾子大喊:「有路條!!」

  接著我再往上探了一段,腰繞路的路徑就出現在眼前。也許是久無人跡,生命力旺盛的芒草將這段上切路掩蓋的亂七八糟,加上我們是逆走,某方面來說路條等指標物在視角上就有些吃虧了。

  過了這個崩壁之後,路徑轉為支棱旁的腰繞直下,而且是走來很舒服的那種軟軟松針路呢!我們也很開心的往下衝,衝著衝著,路卻越走又越奇怪....

「這路有點怪怪的,不太像路耶?」

「可是又有腰繞路路跡的感覺,再走看看吧。」

  走著走著,路越走越不明,接著,好像真的沒路了。

「沒路了,而且好久沒看到布條了,我們要不要退回去?」

「先退回剛剛有路跡的地方吧。」

  於是我們又折回,回到剛剛比較像是路跡的地方。下了大背包,我們決定先休息一下。

「我先去探一下路吧,你看上面似乎有路跡。」我指著上面,一棵岩石上的樹木,看起來有腰繞路的感覺。

  我背著腰包,想說先稍微探一下路。我爬到那面岩石上,上面過然有一些路跡,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有連續路基的感覺。在往前走了一些,出現一小段平坦的路面了。我跑回去跟夾子說:

「欸,前面好像真的有路喔,我再去看一下!」

  於是我又跑回那面岩石,沿著剛才發現的路跡前進。那一小段平坦的路出現了,但是隨即又湮沒在植披下。但是前方又似乎有腰繞路,我於是又在往更前探一些。像是被米粒誘惑的小雞,我被一小段、一小段的疑似路跡,引誘到密林的深處。

  『唉,真的沒有路跡了,再往回找吧。』我心裡想著,想要回頭走到下背包休息的地方,看著那些斷斷續續的小小路跡,我有些疑惑了起來。

  『我記得有一棵樹,樹下有一些栗蕨之類的....然後我剛才有爬上一小段泥坡....接著應該有個地方是三棵樹木長在一起....』可是,可是,我越走卻越不對勁,這些樹、這些蕨類、這些石頭和青苔其實都很像,我往前、往後、往下看,這一帶的植披並不茂密,到處都有很像是路跡的痕跡!

  『糟了,我走到獸徑去了!』看道路上有一大堆、一粒一粒的山羌排遺,才驚覺我走到獸徑裡了,而且,我迷路了!!

「夾子!!夾子!!你有聽見嗎?」我急切的大喊!其實我走的不遠,應該聽得到聲音。

「嗚嗚~呼呼呼呼~~~」似乎有人回應我,但是聲音被樹林吸收了,很難分辨,是風聲嗎?還是人聲。

「夾子!!夾子!!你有聽見嗎?」我再度大喊!

「嗚嗚~喔喔~呼呼呼呼~~~」嗯,我仔細聽著,想分辨出裡面的人聲,應該錯不了。

  樹林會吸收聲音,因此不會傳得太遠,既然聽得到,我想應該很快就能找到。於是我開始往回切去,路已經和來時完全不同了,原本覺得像是腰繞路的,卻斷了頭,無法上也無法下,只得繞過去。但這麼一繞,路感又更不同了,我在森林中上上下下的繞著,步伐越來越急切,那莫名的恐懼感不斷湧上心頭。

  走著走著,突然看到有一棵樹,長在一面岩壁上,『是那邊嗎!?如果是就好了!』我急急忙忙,爬著陡坡攀著樹枝爬上去。

  爬過去之後,卻是個半圓形的陡坡山坳,完全不是剛才那棵〝長在石頭上的樹木〞。

「夾子!!夾子!!你有聽見嗎?」失望之餘,我又大聲喊叫著!

「呼呼呼呼~嗚嗚~呼呼呼~~~」這是,人聲嗎???

「夾子!!夾子!!」我再次喊叫!

「呼呼呼呼~嗚~呼呼呼呼呼呼呼~~~」這次,不但分不太清楚是不是人的聲音,連方向也分不清楚了!


那一段指路的大崩壁



「慘了!」我暗自叫著,靠著一棵樹,想起以前課程裡教的〝STOP〞及〝Hang a tree〞,我抱著這一棵樹,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想要稍微平息一下大口的喘氣。

  我摸著胸口大口呼吸好一陣子,張開眼睛。從這個位置在樹梢間看得到剛才走過,那個需要高繞的大崩壁。我想了想,反正,至少要先走到原路,雖然沒有地圖,但是我有指北針,而且,這條稜線就在上方,那一片崩壁一直很清楚,我就想辦法走到那邊去吧!

  這時,我覺得思緒穩定了許多,於是我抓著方向,切著同一個地方往前前去。每走一小段路,我就會呼喊一下夾子,因為我有可能會切過他的上方或下方,如果有聽見,那我就能回到原來的地方。

「夾子!!夾子!!」走完一段路,我喊著。

「A~~呼呼呼~~Kau~~呼呼呼~~」聽見了!這次我聽見了!而且很清楚是人聲。大概在上面。

  我看了一下,右前方的山壁比較平緩,也有樹幹可以抓,我便走了過去。

  爬上去以後,我又再度喊:「夾子!!夾子!!有聽見嗎?」

「AKau,AKau,我在這裡」到這個地方,清楚多了,而且,遠遠的,我看到枝葉間有熟悉的橘紅色頭巾、草綠色衣服,是夾子!

  夾子似乎也看見我,大聲的呼喊。

  不過,即使在彼此看得到的範圍內,卻不能直接走到,山坡很陡,錯蹤複雜的樹木和岩石讓路變得複雜,走了好一段時間,才回到剛才那一棵〝長在大石頭上的樹木〞,而夾子,正好在那邊等我。

「先休息一下吧,喝個水」夾子說。

「呼~~~~~」我長長的嘆了口氣,拿出巧克力大口往嘴裡塞。

「挖,超可怕,這是我第一次迷路耶!」我說完,在塞了一口巧克力。

「幸好你沒有亂走,你亂走的話,會變得更糟」我說著。

「其實我還是有找了一下,不過路太亂了,我一直做記號,但是走了一小段就發現亂到不行,所以我就回來等」夾子說著。

「幸好你沒有在找下去,不然就慘了!」

「我差一點就打電話了,超可怕!」

「呵,今天才第一天耶」.........


  沿著來時路走,終於知道為什麼會走錯了,路在這裡轉了一個彎,從我們的角度看去有一條直路,但正確的路是應該要右轉,而該右轉的地方有一棵茂密的蕨類,也就遮住了我們的視角,而直走的方向又真的有一條路跡,我想,應該很多人走錯吧。

  從這裡下去就真的很快了,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就下切到了記錄中有鐵皮工寮的合流口。



合流口的瀑布,鐵皮工寮已經消失



..........................................

【3】惡水滔滔萬大南


「萬大南到了!!」

  我們歡呼著,終於碰到萬大溪水了!開闊的河谷大概有一兩百公尺寬,從這邊向東南看過去,簡直就是個山中的大廣場。在海拔一千公尺以上的溪谷中上游,竟然能有這麼寬廣的溪谷,我想其他地方應該很難見到。

  不過,看到溪水的開心,只在渡溪之前。從河床下切點開始,大概在溪右岸走個兩百公尺就要渡溪了。

「果然跟記錄寫的不一樣,怎麼這麼快就要渡溪?」夾子說

「你不覺得每份記錄都不一樣嗎?」我答。

  只是事後回頭看去,不管是那一份記錄,我想渡溪的次數沒有一份比我們多的。直到最後的主支流匯流口,我們渡溪至少6次以上。渡溪的麻煩在於只要渡溪一次,就得脫鞋一次,穿穿脫脫的十分麻煩。第二次之後,我們就決定不穿登山鞋了,乾脆就拎在手上走算了。

  萬大南溪溪混濁不已的水中充滿大小砂石,活像是稀釋的沙土泥漿,雖然不深,但是石頭隨著溪流沖打在腳上的感覺不是很好,幾次之後,就覺得痛了。而充滿頁岩的河床,走來更是難過,夾子拿出他的拖鞋行走,比我用赤腳是舒服得多,但也僅僅不到半小時,在某次過溪的時候,他的其中一隻拖鞋被溪水沖走了,這是他第二次掉東西。


濁流滾滾,夾子正涉水渡溪



  於是我們的速度越來越慢,萬大南溪的主支流在寬廣的河道上彎來彎去的,逼得我們必須頻繁過溪,而且奇怪的是,明明越往上游水應該是要越少,但我們的感覺卻是越來越急。

  三個小時候,我們終於走到目的地的合流口,但是,這裡的溪水卻是湍急不已。奔流的溪水在充滿砂石的河床上切出一層右一層的砂崖,最高的甚至有兩層樓高。

  路就在對岸,我們必須渡溪,才能繼續走下去。

  來來回回找了一下,幾乎沒有好的渡溪點,河道不寬,約十~二十公尺,但是惡水滔滔,充滿砂石的溪水看不清到底有多深,但是從水面溪流的波紋看來,至少到小腿、膝蓋一帶。我們找了個比較河道寬一點的地方,準備從這邊過去。

  渾濁的惡水看不清深度,只好用登山杖來試探,但是水流兇猛,每一個想要刺探的點,都被河水水勢推往偏下方處。夾子牢牢的抓著我,想用兩個人的體重來過溪,但是河水越走越深,最深處已經到背包底部,靠近臀部下緣了。這裡的河水當然更急,雖然很小心,但是提心弔膽的,還是很怕被沖走。

  儘管驚險,但我們還是相當順利的到了對岸,上了岸,我對夾子說:「這河水瘋了。」


寬廣萬大南溪谷,還有漂流巨木



  辛辛苦苦到了對岸,才發現路跡又不明了。上河新版25000的地圖在萬大南主流的右岸標了一條路,但是我們在樹林裡繞了好大一番,怎樣也找不到有一點路跡,森林中雖然有一個獵寮遺址,但是沒有布條、沒有路徑。這時雖然才剛過中午,但是卻滴起小雨。我跟夾子當下便決定在這裡紮營,而下午剩下的時間,就用來找路。

  所幸雨很快就停了,但我們找路並沒有那麼順利。

  這條路線,是沿著萬大南溪的支流逆流上溯而行,但是路線大多不在溪谷中,而是在溪谷旁的山坡腰繞而行,目的是為了避開溪谷中各種可能的困難地形。如果說是順走的話,從腰繞路下到溪谷,只要沿著溪谷往下走即可,但我們現在是逆走,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要上切,如果沒有布條指引的話,會找路變得更加困難。

  而我們現在正好就是這種情形,而且也許是幾次颱風下來,溪谷地形驟變,雖然我們有找到一些布條,但是那都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現在回想,那應該是舊路,可是因為河道改變,原來的路就再也不能行走了。後來決定,一直往溪谷的上游走去,沿路再看看有沒有能夠上切的地形。

  果然,找了好一陣子之後,我們走到溪流轉了一個大彎的崩壁前,看到了我們要找的路徑了。河谷兩岸再這裡崩的亂七八糟,要不是高高的樹上掛著一只快爛掉的布條,我們也猜不到那邊會是上切點。至於那布條怎麼掛上去的,我們猜測那應該原來有路,但是它崩掉了,只剩眼前這個有點高度的砂土陡坡。

  回到營地竟然已經有點晚了,雖然不是緊急紮營,但沒有到預定的營地,這樣也算迫降吧。連兩晚迫降,也算是破了記錄了說。今天一直赤腳在頁岩砂石上行走,腳底板痛到不行,那就好好休息吧。大吃特吃好一頓飯之後,早早熄燈,瘋狂的溪水帳篷外轟隆轟隆的,一下子就睡著了。


瘋狂的萬大南溪!兩百公尺寬的河床, 溪水最高時竟然可以到...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ostpoem
  • 寫來輕鬆,可是看來真的很辛苦呢<br/>想不到這麼痛苦的敘述<br/>還能有優美的修辭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