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的玉山之行,其實左腳的腳踝在排雲有一點扭倒,那已經是四五年來的陳年舊傷了,配合右腳膝蓋的半殘,堪稱完美的組合啊XDXD!!一拐一拐的下塔塔加,回到郭公的車上時我已經快不行了,在清水休息站時,我得還抓一下郭公的肩才能行走。

  已經約定好很久,新年的武陵之行,該怎麼辦呢?老實說,是比玉山更讓我期待,更讓我心縈的旅程啊!這個腳傷讓我陷入要去不去該怎麼辦的長考?禮拜二,拜我老家的藥膏之所賜,腳踝好上了一大半,但顯然不足以走一趟陡上一千二上到新達,我很猶豫著該不該跟遠在花蓮的隊員們說......但我真的很想去,很想跟他們在一起!於是,只得耐心祈禱,等著禮拜三,禮拜四一天天過去....


  幸好,我老家的藥膏發揮了它的神效(可以問兔子喔∼他有用過!)一天比一天好轉得明顯,等到禮拜五出發當天,我幾乎可以確定,至少大背上得了肩了,但是,能不能走上以陡上聞名的武陵,我還是不敢確定。

  於是,一路祈願著,從桃園,到台北,最後到了宜蘭跟大家會合。(在台北時竟然巧遇火星人!也許正預告的武陵幸運之旅的開始!?)

  到宜蘭已是近午夜,到客運站時,大家都鋪著睡墊躺在地上囉!但顯然都還醒著!很興奮的打了個招呼!好久不見啦!!隊員中有兩個夥伴是我比較不熟悉的,一個是秋豪,一是小護士,其他的則都是穿林越嶺,跨山跨海的老友了!

  很棒的是,跟職場完全不同的禮儀規範,初次見面,隨性的問候,就知道是隊友了!因為我們都是山社大家庭的一份子啊!很讚的氣氛,一種回家的感覺!!

  接著海怪在凌晨時分也來了,騎著哺哺從台北一路風塵僕僕~人員都到齊了!不知為什麼,這時我有一種好棒好棒的感覺!好想歡呼喔!雖然還在山下….

  宜蘭國光客運站的廣播歌曲麻將一夜,在一種連呼吸聲都有著奇妙的韻律氛圍中,很溫暖的感覺直至天明。

  坐在開往梨山的公車上,大家都睡成一片了,但我心裡還是暗自盤算著,我的腳到底o不ok?等一下會先有一段四公里的路至池有山口,已經想了一個禮拜,如果連到那裡也不行的話,那只好在山下道別,三天後我在桃山登山口迎接你們!

  其實身為一個嚮導,這有點不太負責,但我也不知該怎麼辦….

  於是半夢半醒間,也昏昏的睡去了。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