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在二月,僅僅只有三個禮拜的時間,山林倏忽地換裝以這場季節大秀,來宣告春天的來臨。

二月底,再度踏上帕托魯東稜山系的廣大山區,這是花蓮市最重要的集水區,也是我魂牽夢縈的思念之地。花蓮的兩年,總是這樣夢著,有一天,我能走在這個山區,由南往北,在迂迴曲折的稜線或鞍部之間探索,最後循西的方向走向奇萊。但這夢想著實太過遙遠,眼前的百葉才是現在的目標。


三週前,才在山北的另一端加里宛行走,這週就換走在山南的百葉了(有趣的是同時之間我們有另一隊在加里宛,雖然最後他們到登山口就徹退了=.=)。而上次造訪還是冷冷草木蕭肅的寒冬,今朝再來,卻是截然不同的春日風情啦,最重要的是,蕨類的孢子囊掉光光,山林看起來真是舒服多啦~~哈~~

這次的行程,是土托第一次的開隊,我、兔子與+0之外,尚還有兩個新生:阿噗與味增。這兩個新生的表現真是不錯呢!兩個女生在泥濘的叢林間勇往直前無所畏懼,而且也相當主動,上週才認識的ABern也是很不錯的新生,看來山社的未來真是一片光明大好哇~

出發的前一天雨水霏霏,但隔日倒是個大好晴天,美麗的朝霞照得西方群山一片金紅,心情大好!一路上,百葉正隔著木瓜溪與我們朝手!而遠方的奇萊,紅通通的望著大地,不久的將來,社上也會有隊伍去拜訪呢!

土托等人已三探登山口,而我也來過兩次了,百葉的登山口,是看鯉魚潭最棒卻也是最不為人知的角度。今日天氣大好,縱谷尚在前一夜雨乍醒的青色氤氳之中,鯉魚潭水氣雲蒸,藍光閃閃,而或遠或近的花蓮群山卻是清晰無比呢!此刻風光太美,竟給他一玩下去就超過半小時啦!恢復理智後匆匆上路。





背包上肩後的第一段路,是個有曾經被開發過的墾區,然後再度被山林蝕回的山徑。記憶中上次我來拜訪時,還有些被廢棄的蕉田樹苗。而現在,漫山的芒草錯雜著的筆筒樹、非州鳳仙,還些微地記錄著人為的活動印記。沿稜而行,路線會漸漸轉為初英山-吉安山間西北向稜線的南面平緩腰繞路。這一段路讓人印象最深的是巨大而根莖纏繞的姑婆芋,像蛇一般的老莖在地面扭曲成濕滑的山徑,讓我有些疑惑。除此之外還有成片的巒大秋海棠,一些台灣堇,以及在春日展現新綠的各式蕨類,包含花蓮少見,新葉呈美麗豔紅色的東方狗脊蕨。(其實我看到東方狗脊蕨時真的是倒抽一口涼氣,若早個三週來到這裡,我可能會精神崩潰吧=_=)。

「也許這裡有過大片人為的痕跡?」心理這樣想,但我確實是無法找出一些蛛絲馬跡的徵兆,來證明我的猜想。以木瓜溪口,承載著堪稱全國最旺盛的水氣對流之地,加以南面的充足日照,但為何此處的林相是如此的單調而貧乏呢?這讓我想到去年尋找百葉登山口的印象:乾燥而瘠寥的空氣,與清水、木瓜那樣豐潤而充滿層次的森林氣味大庭相逕。今日再度來此並真正的踏入其中,相對映之下便反應出森林面貌來了。

遇一土地界標之後便往1317峰,也就是吉安山陡上腰繞切去,這一整座山頭的南面,似乎都是同樣臉譜與同樣的氣味。然而,當我們翻過稜線,就立刻是不一樣的景像了!

1317峰過後,是一條幾乎正南北向的稜線,在稜線上很明顯的可以發現地上的植披與方才有很大的差異。蕨類的品種幾乎不同了(我認的蕨不多,畢竟我怕),似乎多為鳳尾蕨那一大類的,還有方才消失的地生蘭又再度出現。而頭頂上的森林,其樹姿又更是有所不同啦,只是,樹木我認得更少,僅僅只能分辨出樹型展現的不同的樹種,但無法直呼其名,是該好好的背圖鑑啦!此時倒木漸多,而過倒木這件事讓大夥哀聲連連,更直接一點應該說是:幹聲連連。

1317以北的南北向稜再往北延伸,會成兩條分別為西北及東北向的兩條稜線,西北向的稜線是我們要走的路,東北向的稜線據後來遇上的獵人所述可通往札年與水源。

說到獵人,這條南北稜一路上盡是陷阱。我並不反對原住民狩獵,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陷阱的設置堪稱一種是該傳遞或延承的知識與傳統技藝,所以那時一路上我是跟大家說:若發現陷阱裡有獵物,我主張不要去動牠的。不過,後來+0發現一隻陷阱裡的白鼻心(據+0所說她看到時心臟還在跳動,所以把牠弄醒),我時在受不了牠絕望無辜又澄澈透明的眼睛,那水汪汪哀求的眼神太可愛太惹人憐,讓我還是忍不住出手,和+0合力把牠放走了。

我們在稜線交會前的開闊地午餐休息,遇到一個年邁,非常慈祥而友善的老獵人,對我們寒喧幾句,並告知路況與路徑方向後,便與他帶來兩隻狗,悠閒卻又迅速的離開我們的視線。老實說,當他走後,我和+0卻又面面相遽了…這樣一個年紀這麼大的老人,就這樣一人獨自上山,上到屬於他的獵場。我想,他沿途應該發現他的一堆陷阱被破壞掉了,而且想都不用想那必定是我們幹的。而他遇到我們時的態度卻又是如此的謙和。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我覺得我好像是在人家家裡偷東西作壞事的小孩一樣有些心虛,但也許又掺著一些同情的成分,總之我也說不清那感覺。我在後來的路上,一直跟大家說棲地的破壞才是動物數量減少的主因,狩獵對於數量的影響並不多等云云…來掩飾內心的矛盾感。之後晚上聊天時,味增說這兩件前後相連互關的事件給了她很大的思考,真是好現象,如果說能在登山時候,在判位與行進之外還能夠有所思考,我覺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之後續行,轉往西北向的稜線,要注意的是,這段稜線轉向的地區路徑沓渺,頗有可能走錯,我們回去的路與回來的路是不同的!稜線轉往西北之後,又是不同的景觀了,也就是記錄上觀光級大獵路的地方。在這條稜線大獵路在最一開始的地方有一條往下的叉路,兔子說這是他們之前來百葉的路,而方才那個獵人似乎走這條路下山了,因為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陷阱了。

這段路是一條很乾淨的獵路,記錄上的描述是「就好像是天天有人打掃一樣」,造成這樣的原因是此地的林相,稜上森林多為石楠、榕科之類的先驅樹種,而林下的植披種類不多,蕨類、秋海棠很少,但有地生蘭,再度出現許多臺灣堇。因此看起來還頗乾淨呢。

但快樂的時光並不久,很快的就遇到巨大的倒木。但這倒木不比之前的可以鑽行或橫跨,它是巨大的一叢擋道,只能由旁邊饒過,或是直接爬行而上,甚至還有更麻煩的,需要下稜線鑽行一段路繞過倒木之後,再切回主稜。如此之下時間便多耗了許多了。

在遇上一個超麻煩的倒木地形之後,我往前探去覺得無法在日落前趕到預定的四獵寮營地,與領隊土托隔空喊話討論過後,我們只好徹回前一個三獵寮營地紮營。而也許是後來的晚間的雨,抑或是氣氛轉向逸樂的關係,晚上眾人的討論結果是以4:2的懸殊比例決定隔日我們要徹退而不攻頂了,雖說我和+0是頗想要登頂看一看,但是這樣的投票結果也沒辦法了。

而林相,是第三段稜線難行的重點,是怎麼樣的原因,會有這樣林相呢?嘿,這是我爬山以後,便一直想探索的秘密之一啊!雖然目前為止我還不知曉,但我想我有一天,一定會知道的。

對我而言,每一座山都是獨一無二的。高度不同,緯度不同,地質不同,位置不同,稜線的角度不同,那日照、受風、集水也都將會是不一樣的啊!然後,每一座山所呈現出來就會是萬般風情了。甚至每一條稜線,我所面對的,都會是一張不同的臉呢!這一次的百葉之行,三條不同方向的稜線,就是迥然互異的三個世界了,這是我最初始料未及的,三度來百葉的登山口,我都以為百葉是一座枯燥的中級山呢,而這一次,就讓我對她燃起信心了,我還想再看一看,百葉北方又會是什麼樣的面貌呢!?還有往西北續行的七腳川、榮山、甚至更深邃的南江口,也許有一天,我將會再度來拜訪的!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