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俯視著山河凝聚的因緣

  浮雲是飛散的衣裳,泉水滑落成澗

  太陽透過春寒照亮你踞臥之姿

  時常是不寧的,以斷崖的韡紋

  磐石之色,充滿水分的蒹葭風采

  提醒我如何跋涉長路

  穿過拂逆和排斥

             楊牧【俯視─立霧溪1983】【之一. 啊!這是花蓮的空氣!】



 今年五月初,我照著約定的火車班次,往台東的關山前進。一整周工作上所累積的壓力與疲累,在跳上車廂後突然解放。就定位後沒多久,就忍不住呼呼大睡起來。



 列車迂迴的行經八堵瑞芳、福隆頭城、羅東宜蘭⋯⋯不知過了多久,在半夢半醒之間,隱約看見窗外的點點昏黃的燈光堆疊成光塔,這裡是和平,和平的火力發電廠。



「是花蓮,花蓮要到了!」



 一過了和平溪,空氣中彷彿含量了某種特殊的分子,能發出某種的特別的氣味,很輕易的就能夠喚醒我的大腦,讓我每次搭往花蓮的列車,都會在過了和平溪之後就立刻醒來。我痴痴的面向車窗,望著沒有月光的車廂外,想要從黑暗的海面上找到一點點太平洋的波光,哪個是我曾經悠游其中的海灣;哪個又是我賴著躺著不想離開的砂床?--即使知道這是徒然。但是啊!這片黑暗彷彿藏著一種魔力,讓我的雙眼無法離開!



 不久後,列車就到達花蓮,停在月台上好一陣子,我忍不住下了車,在月台上輕輕的踩著步,直到上車的鈴聲響起,才慢慢的走回了車廂。在踏上階梯前,我大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是花蓮的空氣啊!」



 強忍著在花蓮下車的衝動,我還是照著原來的計畫、坐回車廂裡的位置,急駛於縱谷的列車,快速的往台東飛奔南去。







【之二.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這天我在書店裡,不經意的拿起了這本書,純粹只是書名,沒有名家的推介,沒有網路上一片好評的迴響,只是因為這書名吸引我,我非常直覺的在一整列的五顏六色中,以手指推出這本薄薄的小書『山風海雨』。



 隨手翻啊翻的,我沒有注意到作者是誰,主題是什麼,也沒有特別的目的想要找些什麼東西。但是啊,翻到其中的某一頁,眼前幾個地名的文字,竟化為絲線般在我的心頭牽引了幾下,一種特殊的大腦分泌物催化成了某些難以名狀的酸素,抽動了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從花蓮往南行的火車一開動,不消幾分鐘便進入縱谷地帶,左邊遠處是海岸山脈,右邊還是偉大的中央山脈。⋯⋯】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這一本小書的作者是楊牧,書中所敘述的,是太平洋戰爭末期,關於花蓮,關於作者的童年的小小故事。於是我馬上聯想到五月初火車上發生的事,當我看著花蓮站的燈火,隨著車廂的漸漸加速的後退,那時,我的心底也有著那麼一點點類似,酸酸、軟軟的抽動,只是,我現在在島嶼西部醜惡繁忙的都市中,這種感覺更加倍地強烈。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