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去年的夏天,我趁著青春的最後尾巴,去拜訪一直聳立在學校西邊,堪稱是東華守護神的木瓜山。木瓜山以前,是台灣三個最大的林場之一,那裡有成千上萬、滿山古老而巨大的原生檜木林。但是經由日治、國民政府的砍盡抄絕,木瓜山現在已經沒有巨木了。鄰近的嵐山、林田山、大檜山也和木瓜山一樣,從巨木的故鄉,變成巨木的墳場。 儘管這一些史料,在出發前就已經非常熟稔了,但是在踏上木瓜山最高處的寬稜,映入眼簾的還是好多好多棵巨大的樹木,這種感覺是相當複雜的。因為我們已經覺得這些大樹是已經是非常的雄偉,並不是想像中那樣山區只有先驅樟殼樹種。但是,這些樹之所以還沒被砍伐,是因為祂們還不是最大的。最大最美的那一些大樹,早就已經漂流異鄉,遠渡重洋。



 在這個森林裡面,我跟貞如講了一個巨木的故事。大意是說,這一些原生的巨木林,祂們在人類的足跡到訪之前就已經存在。但是經由人類無情的砍伐後,原本的巨木林消失了,只零星剩下一些殘存的大樹。而這些失去兄弟朋友的古老先民,卻往往會在短短幾年內相繼枯萎死去。



 這些樹是孤獨而死的。



 因為他們彼此競爭、但也彼此依靠。這麼多、這麼高大的樹木,為了爭取中級山雲霧帶裡有限的陽光,他們必須盡量的往高處探去。但是這山脈的東邊,也是風雨頷前之地。每個夏日都有不斷形成的颱風接連侵襲,這些在晴天彼此競爭的敵手,此刻卻又需要對方高大的身軀相互掩蔽、共同抵擋年復一年的風雨來朝。



 這只是眾多說法的一種,但是我們常常見到的是,這些山林遺老,死前的姿態往往是以頑拮據地、孤傲頂天的姿態立在原本屬於祂的地方。不是被暴風烈雨所擊倒,而是獨自孤單的凋零、終歸循著同伴的腳步,往大地的最深處遁去。





 我想到的是我這過去的一年。這一年,我竟然毫無志氣的,往草堆、灌木叢裡去。



 在出社會之前,木瓜山寬稜上凋零而不倒的巨木幫我上了一課,甚至後來我去龍山寺請求指點迷津,觀世音菩薩也來提醒我的詩句,則是明知其言卻沒有去參透藏在暗晦文字中的本意。一直到一年過後,我重新審視這過去的三百天,才驚覺是很不堪的、虛擲蹉跎。



 我何必去害怕『競爭』呢?也許不是害怕而是懶惰,但不管怎麼自圓其說,這都是過去無法改變的事實。但我知道我現在已經跨過這一步了,競爭這一件詞,的確有其殘酷、現實的一面。但是從正面的角度去看,透過競爭,才能讓自己更加的茁壯、得到更多的成長!能夠彼此切磋、彼此成長,有所競爭的環境,才是快樂、有成就感而能夠持續前進下去的環境。一大片箭竹草原的中間是不會有大樹的。



 這是木瓜山去年告訴我的事,我卻到現在才能夠了解,藏在枯幹身後的金玉良言。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de
  • 套句我朋友跟我說過的話:
    別害怕去面對你將要迎接的這一切
    即使是競爭
    加油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