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南湖溪水勢滔滔



【3】越嶺之路

  離開山屋後,馬上就進入多加屯山。由地圖上看起來,多加屯只是一條平緩稜線,但真正走起來卻是上上下下,不算太輕鬆。而清晨露水下的陡滑山徑更是處處暗藏陷阱,行走時我不慎在某個樹根上不小心滑了一跤,使得手指當場受傷了。評估後覺得並不會影響行進,於是仍照著原本的路線規劃向前行。


  跌跌撞撞的來到了多加屯山與審馬陣山之間的木杆鞍部,這裡是北一段環型縱走的終點與起點,在這裡,我們期許著五天之後能夠順利的再度回到這邊。一般的順走的行程,都是到了這裡後繼續往上,先到審馬陣山、南湖圈谷之後再沿著南湖南峰西南延伸的稜線下切到中央尖溪溪谷;以一天的時間輕攻中央尖山之後再循南湖溪回到木杆鞍部。我們的行程恰恰好相反,先從木杆鞍部下切往南湖溪去。我們的行程其實是比較累的,因為從中央尖溪上到南湖圈谷,有一千兩百公尺的陡坡,加上一些上上下下的高度總和,也許接近一千六百公尺呢!

  那為什麼我們要這樣自討苦吃呢?那是因為此刻在中太平洋上空有一個相當大型的擾動,雖然還未發展成熱帶低壓,但根據JTWC或JMA的預測都有可能成為颱風的。雖然說這兩家的預測均不會對台灣造成影響,但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我們便想說把難度較高的中央尖山先完成了再說。南湖圈谷雖然位居深山,但路線平緩直接,使得一天之內從圈谷山屋下到思源啞口的公路是相當可行的。

  為了完成這北一段這整段的縱走,我想前面辛苦一些應該是無彷,而且我們只有兩個人,對於時間的調配上是比較機動容易應變的。

  但是啊,原本以為只是稍微辛苦了點,誰知道....


林木清新的中央尖溪




  從木杆鞍部往下切不久後,就會接到溪溝路了。這是地圖上也沒有畫水線的小小溪溝,此時正逢雨季過後,走一小段路之就遇到溪水了。這樣會使得行進難度增加了一些。但這畢竟是支流,所以水量也不可能太大,都還在輕鬆愉快的範圍內。

  但是啊,當我們抵達南湖溪山屋前的南湖溪主流,看到這樣的溪水真是不禁傻眼。一般的記錄上是這樣敘述的:南湖溪的溪水乾淨清澈,水深及踝....,可是現在在我們眼前的,是一條聲勢滔滔的兇猛大河。我踏上河水邊的石頭上,看著對岸的南湖溪山屋與眼前湍急的水勢,用登山杖試探一下深度,嗯,我想應該至少到腰部以上吧。儘管指引登山者的布條在眼前飄啊飄,但遇上這樣的兇猛水流我想強行通過是相當不智的。於是我向上游探去,看看是否有更好走的水路。

  從這裡往上游看,河右岸有一個崩坍地形,看起來河床開闊得多。等我走到該崩坍地的下方,果然跟我想的一樣。這裡因為有崩坍地形的關係,堆積了一些土石,使得部份的溪水能夠從河床大石縫下流過,溪水於是淺了一些。確定路線後,我們便快速而小心的通過該崩坍地的下方,越過及膝的溪水,到達了南湖溪山屋。

  這一個山屋是早期建造的木屋形式,從外觀看起來已是相當老舊了,被茂盛的芒草從簇擁,周邊可供紮營的空地並不大也不多。我想若是人數眾多的話實在有一些麻煩,可能得整一下芒草叢吧。山徑在山屋後方,必須越過一個山嶺之後,才能到達中央尖溪。這一個山嶺,從地圖上看來並不特別陡峭,記錄上也無多著墨,但是啊,這一段路卻是我此次行程走的最為痛苦的一段路。

  不知是太久沒有爬山,或者是前一陣子轉職的關係搞得我心力交瘁,我覺得這一次我特別容易口渴,從以前的省水機變成浪費水資源的大水牛了。在南湖溪山屋時,因為我不太想要背太多水,所以對著溪水入喉猛灌。雖然說我在大口大口享用時有稍微遲疑了一下,不知這樣作會不會因電解質失衡而抽筋,結果就是莫非定律在此時毫不留情的發生了!

  大略在攀升兩百公尺的高度之後,我就已經覺得大腿肌肉有些不適了。當下我馬上跟小護士拿了些鹽巴加水飲用,但是卻是為時已晚。在上到稜線之前,終於我的大腿肌肉擋不住電解質失衡下的劇烈使用,很不幸的爆炸抽筋了。大腿抽筋之後所能作的,就是休息與按摩。雖然再處理後我的情況有所改善,約十分鐘後我又能再度行走,只是這段稜線路仍是上上下下的,只要一有長一點的上坡路段,我必定會抽筋一次!而每次抽筋都要花上十分鐘才能恢復,情況頗糟,只能說幸好我是在快要走到稜線上才抽筋的,不然在時間上會更加的難以控制。

  這痛苦的越嶺之路,終於在走到地圖上標明x2712的越嶺點後,讓我解脫了,之後就幾乎再也沒有上坡路段!附帶一提,過了這個越嶺點之後的二葉松林竟然手機可通,真是太神奇了!原本想說今日都在溪谷中上下打轉,是打算沒辦法知會留守的,結果還是能夠通話,北一段果然是全段幾乎都無通訊問題的奇妙路線。

  之後都是非常舒服的二葉松林,踏在上頭頗為愉快,更重要我的大腿肌肉終於可以鬆了一口氣,因為這時我們是有時間壓力的!

中央尖溪美瀑流泉





【4】擊空明兮溯流光

  越過x2712與x2241這兩個山嶺之後,就會到達了中央尖溪溪畔,這是真正水路的開始。我們必須汲行過冰冷的河水,然後往接近溪流的源頭的營地前進。這一段水路,在不同的記錄上有個極為迥異的差距。有一些隊伍像是歡樂愉快的逸樂玩水;有一些隊伍看起來有如戰爭慘烈血淚斑斑。

  時間已近下午三點,因為我的抽筋使得比我們預計的時間還要晚一個半小時,而距離天黑的時間約還有三個小時,這也是一般記錄上的時間。但我們現在是處於溪流的豐水期,河谷路程並不適合摸黑,我們該怎麼辦呢?

  在研讀地圖上的稜脈後,再對照目前陽光照射的角度,我們發現大部份的河床都能是夠照到下午的陽光的。今日天氣大好,儘管已是下午三點但天空連一片雲都沒有;加上出發前我事先仔細的比對中央氣象局的氣象圖,這三天850百帕與700百帕的相對溼度都是非常低的,我判斷這一兩天都不會有突如其來的午後雷陣雨。而且,我跟小護士兩人都是有相當豐富的溯溪經驗了,快速的討論後我們決定賭一把,繼續前進。

  幸好,中央尖溪的溪水不若南湖溪般猛烈,行來尚稱寫意。偶有一些較困難的地形,也都有簡單易走的高繞點可以迴避。盛夏高山河水依然冷洌,幸好太陽光暖洋洋的,在踏過數翻寒徹皮骨的流水之後,總是在對岸有明亮、金黃色溫暖的指引著我們的方向。

  我們的速度還不錯,總算在河谷向西的山壁仍映照著下午的金橘色陽光之際,到達了預定的營地:中央尖溪山屋。這個山屋跟南湖溪山屋是同時期建造的,看起來也一樣是破損陰森森的模樣。看到山屋是這個樣子,我們兩個都很有默契的,沒有人提議要往山屋裡去,自動自然的就從背包掏出帳篷來準備搭營。中央尖溪溪畔到處遍佈著前人整理過的營地,有一些看起來相當平坦舒適,我想睡在帳篷中還是比黃鼠狼四處流竄的山屋來的安穩。

  雖然這裡是深山幽谷,但中央尖溪的河谷並不寒冷,甚至石頭大多還有些溫溫的,我想和陽光的角度有很大的關係。暖暖的石頭上的帳篷,我們僅僅看了幾眼漫天耀眼的星斗,就早早入睡了,這是為明天的硬戰,也就是此行重點的中央尖山儲備體力。

遙望中央尖主東鞍




.............................

【5】向草青更青、天藍更藍之地

  中央尖山被山友們稱呼為「台灣第一尖」,事實上觀看中央尖山要從山的南、北方向看過去才會顯得尖聳,若從山的東、西方向觀看,雖然也是十分雄偉突出,但是卻不是呈現尖銳的金字塔型的山容了。在其他地方有些獨立的小山頭也是有著尖銳形狀的岩石山頂,尖銳的程度也不下於中央尖山的,但是,以高度論、以一整座龐大的山形來看,中央尖山絕對是台灣最巨大的尖山了!在楊建夫【台灣的高山】一書所述,中央尖山也許是台灣島上另一座世界少有的冰斗峰(目前台灣已被確定唯一的冰斗峰為合歡尖山),在如此種種條件下,「台灣第一尖」的名號是當之無愧,中央尖山也成為了台灣愛山人心之嚮往的重量級名山!

  中央尖山的攀登,算是不太容易的。出發前,我的好友兔子就跟我們說,爬中央尖就是要靠意志力,除了意志力還是意志力!這點要到我開始走那天梯般碎石坡,才體會到這些話的其中的奧義。攀登中央尖山,大多數山友的路線都是沿著中央尖溪的溪谷溯行而上,到達中央尖山主峰與東峰之間的鞍部後,再走上主峰東側的草坡攀至山頂,我們也是走這的路線。

  一開始我們溯著中央溪的水流而上時,還覺得真是快意逍遙,中央尖溪的溪谷景色絕美,水冷寒清巨石並立,處處是姿態盈巧的飛瀑與流泉,眼界所至盡是秀色天成。這一段溪谷的溯行水路距離並不近,但走起來還滿快樂的。但是等我們離開溪水,進入碎石坡區域時,就是一種煎熬了!

  一開始的路是比較大的岩石,在上面爬上爬下的,雄偉的主東鞍與巨大、霸氣孤傲的主峰斷崖岩壁就迫在眼前,這是目前讓我們興奮讓我們前進的動力!隨著高度漸升、太陽越來越曬,那主東鞍和主峰森白色的岩石壁,卻還是以一模一樣近在眼前、遠在天邊的表情矗立在高處,像是嘲笑我們的渺小一般。

  中央尖的碎石天梯,越往上腳下的碎石頭會越來越小,也越來越難著力,幾乎是每踏一步,就得滑退半步。無限的藍天下狂暴的紫外線狠狠的打在身上,也藉由周遭碎石大辣辣的強迫反射每一個角度,刺得我一片眼花。我只感到我的角膜遭受光線無情的搥打,難言的疼痛經由視神經的傳導,還有接不上氣的大喘與口乾舌燥讓我的大腦一片混亂。


主東鞍北側草原谷地




  像是無意識的機器人,待我攀上主東鞍最後的陡上之前,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呆若木雞。但是當我終於站上坡頂、望見稜線的另一面時,瞬間醍醐灌頂的即刻清醒,全身忍不住的微微的發抖。主東鞍部的北面是草木不生的碎石溪溝(也就是我們來時路),而南面,卻是截然不同的景觀!這是一個略成圓形,疑似冰斗的谷地。谷地上的緩坡草色如新、成群冷杉交擁疊碧,背景是奇萊東稜的峭崖連峰,八月驕陽下映出的濃郁彩度讓我覺得有些虛幻。稜上沒有猛烈的狂風,遠方淡青的山嵐幾乎靜止,若不是小護士由遠漸進的腳步聲,我會以為時間就此停滯了。青山不老、天地同壽。

  中央尖山三面險惡,唯有東方的箭竹原是可以親近的。在鞍部休息一陣子之後,讓小護士先行前進,而我則在後面慢慢地行走,邊拍照邊欣賞此處難得的絕景。這一片箭竹緩坡在正午的陽光下顯得草青更青、晴空天藍更藍,中央尖山的白色岩石山頂站在翡翠色草原的終點,像一座紀念碑立在遠方閃閃發光。

  我在小護士後方看著她行走,想像著這是一列登山客蜿蜒前進的畫面,我一直很喜歡這一種感覺。是的,事實上我在身處在這裡是一種突兀,我的世界應該是在雲底下的,我原本並不屬於這裡。但透過這種近乎宗教儀式的苦行,我們總以為能用汗水滴落泥土的方式與青山同化為一體,但這只是想像的畫面:若古代人以壁畫與浮雕描繪人生進入天堂的夢想,那我所期待的現在就如同朝聖的行者般,向上進入神性的廟堂得到救贖的昇華後,會再度墜落回娑囉娑囉滾滾五惡濁世。

  最後我們終於登上中央尖山!這裡也許是全台灣最孤絕的山頂,從山頂往下看每一面都是斷崖,即使是東面在登頂前山徑也變成一段陡峭的石壁路線。之後我們下山後和星星老師聊到中央尖山頂風光,他說中央尖山的山頂好像摩天大樓的屋頂,形容的真好!

  也許下一次回到此處,我會循著星星老師所走過的腳步、獨自從西面的死亡稜線登門在訪吧,我可以這樣期待!


中央尖東側草坡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de

  • 又寫一篇出來了ㄟ
    加油阿
    寫得真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