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0亞西遊記每日連載於格主FB動態中,有興趣的朋友請點左邊 My Facebook 欄位觀看
【6】天梯

  沒有強烈的陽光,但是我全身冒出的都是冷汗;風與霧爬上冰斗的碎石坡抬升從身後襲來,我的雙腿的疲累就快到達身心所能承受的臨界。一步、一步、再一步,我仰望著碎石坡頂高高舉起的引路鐵牌。

  當我的視線穿過稜線的最頂部邊緣、越過陡坡最上方最後一顆白石的一刻,我滿身顫抖,身體倚靠著登山杖大力的喘息。狂風掃過我的雙頰,而眼光乘著氣流飛去,最後停在高原的盡頭遠方的群山之上。

  這就是南湖了!南湖,永恆的國度!

由南望北南湖下圈谷




  從中央尖山再度回到營地時,天色仍早。明天將是這一趟行程中最累的一場硬仗,我們想要早一點出發,因此一回到營地,我們便找尋著明天要走的山徑。對著記錄看著地圖,我們左看右望,尋找著河水對岸可能有山徑的地方。

  當我們找到布條與上方的拉繩了,乖乖!這是怎樣的路啊!有一句話說:「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眼前的這一條路,還真的是垂直往上看來是要直達天聽了!山徑是一條還未成氣候的碎石溝(也許五百年後會成為一條真正的溪溝),看來是要踩著陡峭的崩坡然後再攀上橫渡幾乎垂直的岩壁,看起來真是噁心。看到路況這樣,我們就決定天亮再走了,以策安全為先。

  不過翌日我們真正爬上去之後反而又覺得還好了,因為走完了那一段橫渡的岩壁後接連而來的是望之令人腿軟的無盡的陡上。一段又一段、永無止盡的陡坡總是會在爬上一大段到達視覺盡頭的大樹後,又在前方在出現一個。這樣漫漫長長的上山路並沒有很明顯的轉折或特別突出的地形,我們很難從地圖上得知我們到底走到哪裡了。地圖上有一段是等高線較密的,有一段是等高線較疏的,但走起來怎麼樣感覺都是陡,陡到後來,都頭昏眼花了。

  台灣高山的縱走路線常常都是這樣的,山屋建在溪溝或溪水旁邊,因此前往山屋或離開山屋,都要走一段很陡的山路,才能到達稜線。這一段路也是這樣的。我們六點開始行走,八點半才到達稜線上方。而路徑即使接上稜線了,看到了箭竹草原,但這並不代表陡上就此結束了。台灣的登山客們常常用「天梯」來形容中央尖山的碎石坡。但走過中央尖溪上南湖圈谷的這段路,我想更有資格喚做「天梯」。

  這條天梯是漫長而艱辛的道路,雖然一路上有許多不同的景致或地形變化:也許是巖石疊立的二葉松林,也許是廣裘開闊的稜線草原,也許有幽深緲遠的溪谷、有法象威儀的尖峰⋯。但是這一切的一切,都被形同天梯的陡坡,沈重無比的步伐遮住我們的雙眼。總是在匆匆一瞥山川景致,輕輕的嘆了口氣後,再背起疲累的身軀又繼續趕路,連拿出相機的力氣都沒有了。

  莫說我們這一趟路走的太沒有品質,因為從南湖圈谷到中央尖溪溪畔的這一段路,只有零星幾個克難的營地或廢棄的山屋,不但沒有固定的水源,甚至現在是雨季過後的第三天,連個雨後積水的看天池都沒有,我想大概也只能這樣認命的走下去了。

  時近中午,烈日逐漸被盤旋的雲霧氣流所掩蓋。在一陣要命的冰河碎石流坡陡上之後,竟然就到了南湖南三叉口。這真是讓人喜出望外啊!原本預計十二點半才能走到這裡,結果我們竟然提前了近一個小時,走半休十的策略果然有效!簡單的打理我們的午餐之後,就往南湖南、巴巴山邁進!


小護士橫渡巴巴山岩壁




【7】亞熱帶冰河之國

  當高度逐漸往上攀升到海拔三千公尺的地區,就會進入第四紀冰河所雕塑的高山世界了!這是以南湖大山為盟主、眾山群谷所簇擁的冰河王國。當我們接近南湖南峰登山口時,在越來越奇異的岩石地景中,很明顯的就感受到一股特別的氛圍,這種感覺和以往我們所登過的高山迥然不同。

  南湖南峰的山頂,就在登山口附近,從登山口至登頂,僅僅只要十分鐘,甚至可以說是不知不覺就會走到山頂了。此時雲氣已經完全的掩蓋住南湖大山的身影,我們無法從這個角度看南湖大山,不過另一個方向的中央尖和聖稜線卻都還是晴空朗朗,展望還算不錯,但不會太特別。真正要體會到南湖南峰的雄奇,得走到巴巴山之後才能知曉。

  從南湖南峰到巴巴山,有兩公里左右的距離,路程大概要花上三個小時。因此很多人為了趕路,會捨棄掉巴巴山。現在時間還早,我們當然是不能夠放棄的。在南湖南峰山頂沒多做停留,便往巴巴山前去了。

  往巴巴山的山路上,必須上上下下經過四、五幾個連峰,也不算很輕鬆。現在正逢霧氣瀰漫,走這條山路的感覺,不禁讓我聯想到五月南二段的轆轆山,也是一樣霧中上下的漫漫山路。大約經過第三個山峰後,就會來到巴巴山山屋遺址。

  這個山屋藏身在兩峰的鞍部之中,一個略成圓形的森林谷地。這一個森林,幾乎是我所看過的森林中最美麗的!一棵一棵姿態優雅的冷山或圓柏,立在前後層次各異的岩石之上。而森林底部,並不是只有常見的玉山箭竹,而是一種特殊的苔蘚類植物,在大石頭上滿滿的厚厚的鋪上了一層好,像柔軟的碧綠色的地毯。山霧緩緩的拂動樹梢,此刻的我們,就像進入了童話世界,誤闖仙人隱居的莊園。


巴巴山屋遺址苔蘚森林




  進入巴巴山之後,又是另一個美麗的高山世界了。這裡可以看到許多明顯的冰河蝕刻、然後在遭受風化作用所產生的地形。走在寸草不生的岩壁或稜線上,山風薄霧吹過耳際與身軀,如憑虛御風而行。

  而此時若往北看去,正好可以望見南湖南峰的山形如刀尖般拔地而出,凌空朝天刺入雲霄,百岳之名可說當之無愧。只可惜霧氣漸濃,我們是在通過登頂前一個較不穩定的地形石才望見南湖南峰的。待我們走到山頂較安穩的地方,南湖南峰的山形早就隱身於濃霧之中,再也無法窺見了。

  我們回到登山口之後,才大大的休息了一番。畢竟走了一整天的陡上,精神體力幾乎用罄,疲憊的以靠在自己的大背包上,渾然不知接下來的路可還漫漫迢迢呢!

  南湖南峰與南湖大山之間是一條嚴峻而破碎的稜線,因此路徑在此轉為稜線東方腰繞而行。也許是心理放鬆,以為到了南湖南峰,離南湖圈谷就近了;也許是一個上午共一千兩百公尺的陡上讓我們體力耗盡,這一段腰繞路走來,真是無比的艱辛。

  我們必須先翻繞上主稜,這一段路都是巨大的岩石, 一些看起來有一點擦痕,也許是冰河遺跡。而背著重裝在大石頭間上上下下的著實辛苦。更要命的是翻嶺之後就是急迫的陡下,越陡下我們越心驚,下的越多,等一下我們得補的更多啊!這一段大石頭陡坡,大約得下降一百公尺,陡坡的盡頭是美麗的圓柏森林,這一片森林,我們後來稱它是惡夢的森林。

  這一片「惡夢的森林」其實並不醜陋,相反的,它非常的美麗。此刻我們的飲水已經快要用罄,而這森林中路徑是要陡不陡的漫漫長坡,每每看見遠方已經是最高點了,等到我們走到那邊,會發現那根本只是肩狀突出,或是又要下降到某個山坳淺谷。迢迢長路,走到後來,都已經分不清現在到底是夢是清醒了。

  好不容易,走到一片開闊的碎石平原,這裡看起來很像大水窟山南方的某片荒原,在霧中有一種蒼涼的壯美。穿過碎石原、再度進入一片森林,哇!南湖池山屋遺址就在眼前了!據說南湖池山屋跟巴巴山屋景致類似,一樣都非常美麗,如今看來果真是如此,都是苔蘚遍佈的圓柏森林。但是巴巴山屋的森林感覺上比較精緻,而南湖池山屋感覺比較粗獷,各有各風格之美。

  但是最讓我們高興的是,我們已經走到了南湖池,這就表示我們與南湖圈谷只剩下半個多小時的距離了!


南湖南的崩石坡




【8】南湖,永恆的國度。

  劇情往往沒有這麼簡單,總會在接近完美結局時,突然來個回馬槍。走出南湖池所在的森林後,出現一個不大不小的冰斗。不同於森林的悶熱無風,由於地形的關係,旺盛的氣流狂風夾帶濃厚的白霧,讓我們必須小心翼翼彼此跟緊的行走,怕會在霧中失去方向。

  最後,到一個又是陡坡的碎石崩面。我暗自想著,這應該是最後一個了吧,心頭一橫咬著牙根,跨步向前去!

  這一面天梯路的臨去秋波,在它的面前我幾乎要投降,第一次,我爬山感到精神體力近乎耗罄,我感到身體的熱量從我身上沒有衣物遮蔽之處,被那些從身後吹來的風毫不留情的帶走,但是我的身體力氣卻早就快要被掏空了。

  濃霧中我看不見前方的道路還有多遠,記錄上說高度大約五十公尺,一步、又一步,我只能用不可靠的直覺來猜想。也不知走了多久,終於看見前方霧中有一根高高立起的東西,我直覺那是三插口的鐵牌!我高興的歡呼大聲跟小護士喊叫!如果是以前的習慣,我一定會快步奔去,只是這一次,我連最後的十公尺衝刺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一步一步的緩慢爬行。事後我看了記錄,這段路我們其實只走了二十分鐘,但感覺卻像是數小時般苦長!

  最後,等我的視線終於越過了稜線頂端,我看到了南湖的群山和圈谷,這是偉大的南湖,永恆的國度!

  狂風只到稜線的另一面,雲和霧也是,都只在我身後呼嘯直升而上。當我踏上南湖的土壤,天地平靜無風,最後的夕陽照出了南湖東峰、陶賽、馬比杉的稜脈,雲彩狂亂不羈的在天際線上空揮毫。不同於方才的混亂與辛苦,此刻這壯美而大氣的群山,正以萬年不變的靜謐與我對語。


寒漠高原盡頭的南湖東峰




  我們在這裡休息良久,接下來的道路,終於可以讓我們鬆一口氣了。黃昏的南湖群山圈谷,真是美麗非凡。每一棵圓柏或杜鵑的姿態,都像是刻意雕塑的盆景,相間著盛夏的奇花相互爭豔,再加上環伺的眾山峻嶺 ,這簡直就不像是人境,這應該是諸神的居所、上帝的花園。

  南湖圈谷山屋就在圈谷的盡頭,一棟精緻小巧的紅屋頂屋舍,後面還有幾棵高大美麗的玉山圓柏,可謂人間仙境。我遠遠的就看到一個藍色的人影在山屋門口,心中暗自有個底了,等我走進一看,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是我弟的學長志銘。

  因為事前就已經知道彼此都要來南湖了,因此不會說特別訝異。但這畢竟是颱風天過後,他們也還是上山了也是小小的嚇了一跳。與他同行的還有以前隔壁實驗室的鴻祥,四月初的時候我們曾經一起拜訪過奇萊主北,現在又再度相遇,實在是有趣。

  之後我們就跑去山屋外面看圈谷日落。從山屋外面往西看去,是一個冰河侵蝕的U形谷,而聖稜線就在兩山向對的寬谷之中。雖然今天沒有氣象萬千的雲海,但是此刻的天空雲霞雕色、日暮輝煌,一樣是憾人心魄的美景。

  等到夕光漸暗去,黑夜翩然的降臨,華美的圈谷之夜才正要開始。儘管在事前就已經對圈谷的星光寒夜有過各種幻想,但真正身處其中,才知道這些想像都不足以和圈谷的夜空相提並論。

  看完日落、吃過晚餐後,我們才出去看星星,但是一推開山屋的大門,就足以令人震攝:背景是耀眼的天幕,兩側是偉岸的山崖。之前在武陵四秀時第一次體認到星光的模樣,而此時眼前的圈谷星空,才真的是無與倫比華麗的極致!行走在圈谷的道路上抬頭仰望,銀色的星光映出山脈的風骨,天象垂麗、地形鋪理。雪白的岩壁與遼闊的銀河一同閃爍著光芒,偶然飄過散著逼人寒氣的薄霧,讓冷冽的高山之夜有著神性的夢幻。

  今夜的山屋人數眾多,我們早早就熄燈入眠,畢竟累了一天,而且我們也想要看偉大的南湖日出的模樣。


圈谷晨光




  翌日,果然又是一個滿山晴空藍天朗朗的好天氣。雖然因為小護士身體不適而晚出發了些,我們未能趕上山頂的南湖日出,但是冰河U形谷的晨光絕色,也是讓我們驚嘆不已的!

  為了躲避可能侵台的悟空颱風,我們取消了馬比杉山的行程提前一天下山,這也使得我們今天變得極度輕鬆,得以細細品味南湖的山水壯闊之美。

  我們用一整個上午的時間,慢慢的在上下圈谷之間繞行。早晨陽光的南湖大山山頂極為壯觀,山頂展望絕佳,對面的雪山聖稜、遠方的玉山,還有如槍尖的中央尖山,各式山形之美在此極盡的展現。

  而南湖東峰下的寒漠地形更是一絕。據說這是台灣唯一的寒漠地形,行走在上面,星星老師說那邊很像外星月球的表面,而我聯想到的是亞歷桑那的公路上的礫石荒原。不過我們後來在那邊看到倒臥在地上的雨量觀測計,這就真的像是墜毀在外星的探測小艇了。

  在南湖東峰的山頂,我們巧遇了台大的山友,好玩的是,這個山有曾經在馬博山屋遇過賴小派,續上次我在南二段愛玉亭與到收留賴小派的竹科山友之後,我又在南胡東峰的山頂遇到一個,看來賴小派的仇家還真多啊,哈哈哈!


行走在南湖上圈谷




  最後我們往東峰北側的山徑走向上圈谷。如果說南湖是台灣山岳之美的極致,那上圈谷就是集所有南湖的美之大成!我曾拜訪過美國科羅拉多、優勝美地的國家公園、中國、日本的國定公園;也曾走入澳洲的曠野大地,歐洲阿爾卑斯的瑰麗群山。而這裡,南湖的上圈谷,跟那些千里之外的勝地相比毫不遜色。

  在蔚藍的晴空下,在高山草原、古老的圓柏森林懷抱中,走在這裡我近乎是激動得心蕩神馳,微微的顫抖而不能自己。這已經是超越幸福感、超越快樂,甚是超越信仰的一種情緒了,怎麼會有如此美好、如此動人的土地呢?如果有神靈,祂們必定居住在此;如果有天堂,那也同樣必定在此了!

  我們發現翠綠色的草坡邊緣有一泓清泉,我們上前去掬水痛飲,嗯,果然是美麗之地的美麗之泉!從此上圈谷的泉水就融在我的體內和血液一起流動了,而南湖上圈谷,也將成為我的夢想盤旋之地,將來我必定會一而在、在而三的拜訪這裡。


南湖圈谷U形谷



今年最後的南湖柳葉菜





【9】預見下一次的足跡

  中午回到山屋,和志銘相互道別之後,我們就要循他們的來時路回去了。踏在南湖北峰下的碎石坡上,我們看到了兩朵盛開的南湖柳葉菜,這應該是今年的最後兩朵了,帶著緋紅色的祝福,揮別永恆南湖、永恆的國度。

  當我們踏上圈谷最邊緣上的南湖北峰,就真的要離開這上帝應允的美麗國度了!這時霧氣霎時升起,只能從雲隙間看到一點圈谷的身影。走上五岩峰之後,深深白色的濃霧撲天蓋地而來,之後南湖群山就這樣藏身在雲裡,一直到我們走到審馬陣山屋,想要等待審馬陣水池池畔著名的南湖日落,但祂再也沒有露臉了。

  隔日我們回到公路上,回到人類的塵囂世界。來迎接我們的是好友小彗還有星星老師。我們在車上聽星星老師講著幾十年來南湖的大小故事,也得知上圈谷的泉水是可遇不可求的機運,他說他拜訪南湖十數次了,還不曾遇過上圈谷有湧泉!

  這時我望著車窗外,下午蘭陽平原充滿溼潤的水氣,連近一點的丘陵都看不清楚。此刻的南湖應該還是浮在淡淡氤醞上吧,還是飄著與霧鎖萬壑群峰呢?南湖啊南湖,遠在天涯,卻又容易親近,下一次我想要很細緻的探索南湖山區所有的峰頂與山谷,到時會不會發生什麼樣的奇遇呢?


南湖溪畔,我的SCARPA



南湖大山,我和小護士的登頂照

創作者介紹

洋阿猴 :: 足下千里

阿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ode
  • 很妙的巧遇阿
    南湖..真的很美
    也是我想一再造訪的地方
  • AKau
  • 我要春夏秋冬都想去耶!
    不同的花季也想去,
    反正人生嘛長路漫漫,去南湖的機會我想還是很多的!
  • filahill
  • 宗祺他哥:我是智銘,從北一段回來後就開始期待著你的記錄,南湖真得是很美的一個地方,由你的語言我更能深刻地體會到它的美,謝謝囉!我想有機會南湖必定也會是我將來一而再再而三到訪的山岳,當然真得替宗祺感到可惜了,因為當時他去不成...
  • AKau
  • Hello~~志銘你好哇!!有機會我們在一起爬山啊∼∼
    宗祺他應該沒關係吧∼∼反正去南湖也有的是機會,
    應該還是有滿多機會可以跟的!!呵呵∼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